郭美美炫富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这些天迟允诺已经接受了自己失去半条腿的事实,接受的过程异常的平静,平静的让张静君有些惶然。

他清醒后,摸着膝盖下空空的位置,面无表情。

张静君紧张的红了眼,“允诺……”

“我的腿没了。”语气好似在说别人的事。

她伏在床边,坚定的望着他,却仍旧忍不住落下泪来,娇柔而凄楚。“允诺,以后我就是你的腿。”

迟允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怎么那么傻?”

张静君怔住,一滴泪就挂在眼角,倔强的不肯落下。

迟允诺叹口气,“我的腿先扶我下地吧,我想亲自上一下厕所。”

张静君反应一下才明白他口中的“我的腿”是称呼自己的,又惊又喜的站起身,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头,用力的撑起他。

迟允诺方便完回到床上,两人都已经满头大汗。

“静君,从今以后我就是个废人了,你真的想好了要陪我一辈子?”

张静君无比坚定的点头,“迟允诺你没资格赶我走。”

“你上辈子到底欠我什么。”

“明明是你欠了我,所以你这一辈子都要还给我。”

“傻子。”

张静君听着这一声“傻子”默默的落下泪,心里却欢喜的开出了花。

是不是,他终于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南梦回探望迟允诺的那日,最忐忑的两个人就是张静君跟迟晚成了。

“我们要单独谈一下。”南梦回一开口,迟晚成跟张静君异口同声的大叫“不可以”。

南梦回一个眼刀甩过去,迟晚成委委屈屈的道:“十分钟。”

迟允诺看向杵在屋里不肯走的张静君,目光温柔平静。

张静君蹙了蹙眉,妥协下来,“五分钟。”说完,不甘不愿的离开。

迟晚成看她出来,哼笑一声。

“你笑什么笑,妻管严一个。”张静君讽刺的道。

迟晚成脸色一冷,嘴角微勾。“妻管严证明我妻爱我,那些放任不管的才是……”

“你……”

“你什么你?”

“我……”

“我什么我?”

“迟晚成!”张静君怒急的吼道。

迟晚成又是高贵冷艳的一哼,转头就走了。

听着外面的吵嘴声,南梦回忍不住的勾了唇角。迟允诺安静的看着她,她嘴角的笑仍旧那么美,但愿她永远能这么美的笑着。思及此,迟允诺深吸一口气,他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诚心给予她祝福的一天。

“你可怪我?”南梦回开口问道。

“我为何怪你?因为这条腿?”迟允诺笑了笑,“是我自己挣断保险绳的,为何怪你。”

“因为我自私。你跟晚成只活一个,我会选他活。”

“你的自私比不过你的残忍。”迟允诺望着他,虽然知道这就是事实,心里仍旧不舒服。

“我就是这么自私又残忍的女人,所以不值得你爱。你自私又残忍的对待过我,同样不值得我爱。迟允诺,原来我们都不是值得对方爱的人,所以扯平了。”

“是啊,扯平了。”

南梦回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他,他依旧俊朗,望着她的目光还是温柔似水,比以前更加沉静、安稳还有释怀。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充斥着太多的诱惑,引诱着我们的灵魂。只是从生死的边缘徘徊一圈,这些诱惑与生死比起来,就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

谷素锦撤回了对迟笙的流放,可迟笙却仍旧没有回来。失去了一条腿的废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价值。迟允诺并没有过多的难过,反而松了口气一般。这些年,他作为迟笙的儿子,过的真的好累。

现在,挺好。

张静君忐忑的推开病房门,跟个牢头似的说:“五分钟到了。”

探视时间结束。南梦回忍不住笑出声,待张静君脸色越发的黑沉才收敛笑意。若不是她挺着肚子,估计张静君早就泼她水了。正了正脸色,她从皮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放在床边,“晚成决定收购诺珠宝,让它成为迟氏的全资子公司。如果你同意,迟氏愿意用股份收购郭美美炫富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让你成为迟氏的小股东。”

张静君眼睛一亮,这抹亮光让迟允诺已经要脱口的拒绝咽了下去,轻轻应了声“谢谢”。

命运是公平的,当你认为一切都是不公平的时候,只是你自己打破了心里的平衡。将心摆正,自然月岁静好。曾经的迟允诺跟着那半条腿一切炸死了,而今天的他再也不是曾经的他了。

看着张静君跟南梦回都笑的暖暖的,他的心也暖暖的。

这一刻,他心甘情愿的认命。

“梦回,再见。”

“再见。”南梦回转身离开。

两个人都知道这一声“再见”是真正的道别。深爱过的人,如何舍得成为朋友。做不成朋友,只能挥手道别。

迟家的嫡孙出生在一个秋雨绵绵日子。

一大早,淅沥沥的落了雨。秋叶在雨中旋落,飘飘洒洒的像是黄色的蝴蝶在雨中翩然。南梦回刚感叹“真美”,肚子里的宝宝就开始叫嚣着也要出来看看妈妈眼中的美景。

“晚成,我好像要生了。”

迟晚成跑过来,看到她一头冷汗,羊水已经破了,大惊失色,站在屋里高呼着“奶奶,要生了生了。”

谷素锦在楼下,听见“生了”二字,茶杯直接丢在地上,什么都不顾的往楼上跑。一看情况,立即叫了司机,扶着南梦回去医院。

“梦回,你别怕,一定没事。”迟晚成声音抖得跟什么似的。

南梦回咬着牙,她只是疼,并没有怕。好像怕的人是他才是。“你别怕,我跟孩子都没事的。”

“我没怕,没怕,没怕……”迟晚成傻了似的反复重复着,南梦回若不是疼的厉害,真想给他一巴掌。丢人啊!

到了医院,南梦回直接被推进产房。迟晚成被拦在门外,原因是他情绪不稳,会影响产妇生产。

听见里面凄惨的叫喊声,迟晚成快把医院的走廊走穿了。

谷素锦看着他,也有些觉得丢脸了。

十点三十六分,一阵响亮的啼哭声响彻产房,小家伙中气十足,哭声洪亮。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恭喜,是个儿子。”

谷素锦笑着接过孩子,“晚成,跟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迟晚成看着儿子憨憨的点头,除了傻笑什么都说不出来。

南梦回是被儿子响亮的哭声吵醒的,迟晚成看着儿子,满脸的不知所措。“老婆,我没碰他,他一直哭。”

“傻子。”南梦回的嗓子嘶哑的很,谷素锦拎着汤走进来,吩咐月嫂把孩子抱给梦回。

“小孩子哭闹,一是饿了,二是拉尿。”

孩子窝在南梦回怀里,小嘴用力的吸着,果真安静下来。迟晚成感叹着神奇,可看着儿子大口大口的喝奶,又有些心里不痛快。回头问谷素锦,“喝奶粉不行吗?”

谷素锦一眼看穿孙子的想法,总算明白为什么梦回经常揍他。果真欠揍啊!

月嫂热心的解释,“孩子喝母乳好,奶粉怎么跟母乳比。”

迟晚成蹙眉,“那母乳喝没了怎么办?”

“母乳怎么会喝没?”

“就那么大,怎么不会喝没?万一喝没了怎么办?”

月嫂:⊙﹏⊙b……

谷素锦:真不想承认你是我孙子。

南梦回:先生,你哪位?

小宝贝:妈妈的奶奶好好喝。

孩子吃饱了就呼呼睡觉。迟晚成一口一口的喂南梦回喝汤,催奶的汤水着实不好喝,可为了孩子,南梦回硬咽下去。

看她喝的那么困难,迟晚成都难受。“老婆,要不我替你喝。”

南梦回翻个白眼,仰头把汤灌下去。

谷素锦终于忍不住的给孙子后脑勺一下,“梦回喝了下奶,你喝了下什么啊?”

迟晚成:oo……下汗

谷素锦给孩子取名迟瑜。寓意他是一块迟来的美玉,谁都遮不住他的光泽。

小名是迟晚成取的,叫小雨点。

“小雨点,你要快点长大哦。”南梦回俯身亲亲他娇嫩的脸颊,孩子闻到她身上的奶味,往她胸脯拱了拱,小脸贴着自己的奶瓶酣然睡去。

就在迟晚成抱怨儿子整日霸占他老婆的时候,顾枫跟南林辉来探外甥。他们夫妻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在医院躺了近三个月才出院。

顾枫看着小雨点,喜欢的不得了。

“这么喜欢,还不生一个。”

“这不正努力呢,你以为我不想。”顾枫叹一声,亲亲小雨点坐到床边。“你弟弟狗改不了□□,刚从医院出来,那些花啊蝶啊的立马扑上来,赶都赶不走。”

南梦回嗤笑,“我听说你们在医院的时候就遇上个白莲花的小护士。”

顾枫怒骂,“等我生了儿子,非切了他的子孙根,看那些莺莺燕燕还凑不凑上来。”

话音刚落,南林辉推门进屋,笑呵呵的问:“你们聊什么呢?”

南梦回笑道:“正聊什么时候让你当太监呢!”

南林辉脸一黑,尴尬的挠挠头,看着顾枫有些怯怯的。

送走这二位,迟晚成凑到南梦回身边,一本正经的问:“老婆,要是哪天我犯错了,你会不会也跟顾枫那么狠啊?”

南梦里立马摇头,“切下来多血腥。”

迟晚成一乐,“还是我老婆温柔。”

“直接下点药,不就完事了,切多麻烦。”

迟晚成一身冷汗,一把搂住她,立誓表忠心:“老婆,我保证我身心都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南梦回笑眯眯的亲他一下,“真乖。”

时光匆匆,幸福的日子飞驰而过。

小雨点三岁的时候,迟晚成又动起了留学的念头,这次他学聪明了,拐着老婆一起去。

“奶奶身子那么硬朗,活到一百岁都没问题。迟氏现在这么稳定,有表哥看着,根本不用担心。小雨点已经上了幼稚园,忠叔忠婶拿他跟宝贝似的,我们大可放心。老婆,你不是也想去感受一下艺术的魅力吗?一起去吧。”

成功说服了南梦回,夫妻俩立马秘密申请学校、订机票。

等谷素锦发现的时候,俩人已经上了飞机,只留了一份信。

“奶奶:

你老吃嘛嘛香,身体倍棒,一定能活到一百岁,所以迟氏跟小雨点交托与你,我与梦回学有所成,立即归来。

勿念。

孙:晚成”

小雨点抓着太奶奶问:“爸爸妈妈干嘛去了?”

谷素锦拿着他们留下的信,气的手都抖了。“阿忠,给我查他们在哪?抓也给我抓回来。”

忠叔愁苦,要是晚成一人还好抓,梦回这次跟他站在一个方队,他哪是那丫头的对手。只是他们不知,根本不用抓,这俩人没过一个月就自己回了家。

大概迟晚成就是没有留学的命。南梦回上了飞机就开始吐,十几个小时,吐得几乎虚脱。

“怎么还晕机了,老婆,要不吃一片郭美美炫富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晕机药?”

南梦回虚弱的点点头,待空姐拿来药,迟晚成都送到了她嘴边,她却想起什么的,立马推开药片。

“怎么了?”迟晚成担忧的看着他。

南梦回苦着脸,“老公,我好像不是晕机。”

“那是什么?”

“害喜。”

“害喜?”迟晚成大惊失色。

南梦回嗷呜一声,认命吧,他们啊就是跟意大利无缘。

走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时是三个人,谷素锦哪里还顾得上生气,高兴地不得了。

南梦回看着迟晚成遗憾的样子,有些不忍。“老公,要不你自己去学习吧。”

迟晚成一叹,理所当然的说:“我怎么舍得下你。”

说不感动是骗人,只不过,这感动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听迟晚成给自己打气的道:“没事,三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就三年吗!我等!”

⊙﹏⊙b汗

老公,你可真执着。

迟晚成眨巴着眼望着南梦回,“老婆,咱们约好,三年后一起去意大利留学,好不好?”

三年后,小雨点就要上小学了,怎么能丢下他去留学。不过南梦回怎么忍心说不好,脆生应着“好”。看着他喜笑颜开的样子,她想:婚姻啊,善意的谎言是必需品。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