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婚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杏儿眨了眨眼,说:“这里?这里不就是出云州么。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古渝疑惑道:“出云州?有这个地名么?位于北荒、南疆还是泽西、东土?恩,不对呀,难不成是中州?”

圆圆白了古渝一眼,说:“什么东西南北,乱七八糟的。我们出云州是无尽海域中排行八的大州,你连这都不知道?”

古渝双眼一瞪,伸手抓住圆圆的肩膀,说:“什么?什么无尽海域?这里不是华州吗?”

“哎呀,你弄疼我了,快放手。”圆圆吃痛的叫道。

古渝松开手,道:“不好意思。这里,不是华州吗?!”说完还帮两人把绳索解了。

杏儿道:“什么华州呀?无尽十八州里面哪里有华州这个地方?我听都没听过。”

圆圆:“我也没听过,不过也许华州是你们老家的说法,想必你就是华州的人吧?”

古渝点点头,道:“是的,我是华州人,无尽十八州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我听都没听过?!”

圆圆揉了揉手腕上被勒出来的印子,说:“不会吧,你这么孤陋寡闻?无尽十八州就是无尽海域里的十八个大洲呗,每一个大洲由一个势力掌管着。我们这个出云州就是风庭之主,也就是杏儿的父亲风无痕掌管的。你连这都不知道?”

古渝脸色微变,沉声道:“无尽海域,无尽十八州。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杏儿翘起嘴:“怎么会没听说过?!没听说过,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古渝想了想,说:“我与人争斗,身负重伤昏迷不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地方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圆圆皱着眉,说:“还有这一回事?这么说你刚来这里不久?”

古渝叹了口气,说:“是的,我刚来第一天就栽在你们手上了。对这个世界知一无所知。”

杏儿眨了眨世纪婚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眼,忽然脸色大变,冷冷的说:“这么说你之前说的那些银晶石的事情全部都是骗我们的?”

古渝不置可否,说道:“没错。其实银晶石这种东西,在我们华州只是当作货币来用的,我们管它叫做银晶币,并不像你们那么看重。你要的话,我还有很多。”说着手中又一抖,红光闪烁之后,一大捧银晶币散落在座位上。

杏儿颤抖着接过古渝手中的银晶石,有点结舌的说:“这、这些银晶石都给我吗?”

古渝掀嘴一笑,说:“是的,你要就拿去吧,不过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得有点诚意?”

杏儿恍然大悟,赶紧伸手往腰带上摸索,忽然脸色微变,说:“咦,我的解药呢?”说着连忙低头去找,圆圆拉了拉她的袖子,说:“不用找了,我有解药。”说罢给古渝递过去一小瓶药剂,说道:“把药液均匀涂抹在腹部,下次上厕所的时候就可以把毒虫全部排出来了。”

古渝接过药剂,笑了笑:“谢谢。”揭开瓶盖毫不迟疑就往肚皮上涂抹。圆圆诧异的说道:“你就不怕我把毒药给你涂抹吗?”

古渝嘿嘿一笑:“怕,当然怕,但是你现在绝对不会这样做,我自然无需担心那么多。”

杏儿撇了撇嘴,说:“你怎么知道圆圆不会给你毒药?就连我都猜不透她会怎样做。”

古渝与圆圆对视一眼,说:“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否则要是动起手来,就算我被毒死,你们也绝无幸理。”

圆圆别过头:“哼。”

杏儿:“你把你的来历告诉我们,难道不怕我世纪婚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们把你抓去卖了?”

古渝哑然失笑:“把我抓去卖了?先不说你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难道这比你们对我下毒虫还要严重吗?”

杏儿吐了吐舌头:“切。”

圆圆:“解药给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们。你之前说过拿了解药就把我们放了的,你不会不受信用吧。”

杏儿闻言也紧张起来:“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古渝想了想,心里暗道,自己在这里人生路不熟,有必要先跟着她们熟悉一下环境再作打算。旋即摊了摊手,说道:“放了你们当然可以,这不,你们现在不已经自由了么。”

两女对视一眼,眼中隐隐有庆幸之色。圆圆:“那你要去哪里?我们可以送你一程。”

古渝摇摇头,说:“不用了。”

杏儿:“为什么不用,你不用客气,我们是为了赔罪的。”

古渝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客气,我之所以说不用,是因为我准备跟着你们。”

“什么?!你要跟着我们?!”两女不约而同的道。

古渝诧异道:“干嘛那么吃惊,我在这里人生路不熟,让我去其他地方,我也不知道该往哪去,必须先熟悉下环境。再说,你们不是要对付杏儿的姐姐么,那么一个护卫团,光凭你们两个的实力,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圆圆刚想说什么,忽然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要帮我们吗?”

古渝扬了扬眉头:“大忙帮不上,小忙倒是可以帮一点,就当作是你们雇佣我吧。不过我的一切开支都必须由你们负责。”

杏儿立刻捂住自己的钱袋:“啊?!要负责你的开支啊?!我一个小城主,可没有多少钱的噢。”

圆圆狠狠的掐了杏儿一把,骂道:“你个抠门丫头,人家肯帮你,你还舍不得那么点小钱。”

杏儿翘着嘴准备反驳,耳边忽然传来破空之声。古渝抬头看去,忽然脸色一变,只见一名中男子正紧跟在鸭嘴兽旁边,脸色淡漠,正是昨天在蛇洞里的两名强者之一。

杏儿循声去看,怔了一下,片刻后不可置信的咂咂嘴,道:“爹、爹。”

风无痕的脸色淡漠,衣衫在空中咧咧作响,说道:“风杏,过几天爹的寿诞轮到在你的城里举行,届时会邀请各大势力的人来参加,莲儿正朝你的城里去,辅佐你布置,难道你不知道么?现在是要到哪里去?”

杏儿脸色煞白,连忙低下头:“孩、孩儿不知,请爹爹喜怒。”

古渝低着头,撇了撇嘴:这父女的关系似乎也怪异得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