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女儿最新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说时迟那时快,无头尸体横飞,双翅在摆动,还没有死绝,但是紧接着噗的一声其中飞出一团暗淡绿光,一声戾鸣,就飞遁向远方。

“死!”桑南虽然不知道绿光是什么,但想来是jīng魂类的东西,岂有放虎归山的道理,右手一指而出,嗡的一声身前骤然浮现十几柄银濛濛长剑,锵的一声剑鸣下化作十几道流光飞出,围着绿光一阵纵横交错,将其斩的形神俱灭。

他正是催动了御剑术,将自己能催发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不想出差错。

“砰。”凶鸟无头尸体掉在水潭边,地面裂开,碎石滚动。

桑南立即飞身而下,将地上斩邪宝剑捡起背在背上,右手一招下,旁边插进地面的银矛砰的一声落在了手中。

他目光一扫死尸,脚一跺地便朝不远处崖壁上那片浓茂红树木飞去,那只火红之鸟明显受了重创,他在潭中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咕咕…”崖壁红树之中,一块凸出的巨大石头上,有一个用红sè树木搭成的房子大鸟巢,火红之鸟浑身焦黑,双翅展开躺在其中,奄奄一息,发出哀鸣,一双暗淡的红sè眼睛露出哀伤,怜爱望着面前一个红sè的巨蛋,很是舍不得。

这个红sè巨蛋有脸盆大,上面遍布微微闪烁的红sè灵纹,蛋体散发着火红的光芒,有一股炎热,一看便知不凡。

火红之鸟支撑不住了,它脑袋上面一顶鲜红的羽冠,此时开始燃烧,化成一团火焰跳动不已。

而它则突然恢复了一部分生机,眼中出现了一丝顽强的神光,这是激发最后的生命潜力回光返照,它燃烧本命真羽,化成一团传承之火,飞向红sè的蛋,没入其中。红蛋瞬间一颤,似是突然极为伤心。

火红之鸟见此,恢复了一丝神光的眼睛更加舍不得,不过它仍然强行张开嘴一吐,一支一尺长金sè翎羽飞出。

这翎羽看似是羽毛,但通体却金光闪烁,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转,散发着威压。

此刻一经火红之鸟吐出,它就想要逃走,但红蛋表面突然出现了之前没入进去的火焰,一个跳动下就出现在了金羽身上,金羽顿时就是一颤,任它无论怎么挣扎都无用,被火焰裹着就融合进了红蛋中。

做完这一切后,火红之鸟眼中的神光顿时熄灭,头颅一晃,砸在了红蛋身前,身躯就一动不动了。

桑南站在鸟巢不远处一棵红sè树木的一条枝杆上,红叶隐藏着身形,本来是想观察一下火红之鸟的状况再决定出不出手的,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幕,心中受到了大触动,忍不住想起自己的身世。

“我的父亲与娘亲是谁?又在哪儿?”他心中自问。

“咔嚓。”正在其心思愰惚之际,脸盆大的红蛋表面出现一道裂缝,最后越来越多的缝隙出现,啵的一声下破了个洞,一个红sè鸟头探头探脑钻了出来,脑顶上一顶羽冠火红中有着点点金sè,鸟嘴鲜红,十分可爱。

它一看到身前焦黑的火红之鸟顿时就“啾啾啾”伤心之极的叫了起来,声音轻脆动听,开始在蛋体中剧烈挣扎,情绪极为激动。

“咔咔咔。”蛋体碎裂掉下,一只通体火红的漂亮小鸟出现,二尺长,浑身羽毛散发着艳丽的红芒,四shè而开。

它扑凌着翅膀,颠颠撞撞的朝火红之鸟奔去,红宝石般的眼睛竟已湿润,刹那间就扑到了火红之鸟的脑袋上。

小红鸟哭的很伤心,啾啾不停,用小脑袋不停摩擦火红之鸟,要它醒来。

桑南看的心中直发酸,眼睛竟有种发热的感觉,火红之鸟作为一个母亲,拼命将追来的凶鸟击成重伤,恐怕就是为了在这里杀了它,保护孩子。

它之所以不将凶鸟引向其它地方与之拼命,那是知道自己就算将凶鸟杀了,它自己也会死,根本回不到这里再看孩子一眼,故此到此地才这么做,其中一切多半就是为了那根金羽,为了自己孩子的前途。

他后悔了,当时他若是游出潭水拔出银矛抛出去,肯定能将凶鸟击伤,从而就不会有现在这种结果。

不过这种事情谁又说的定呢,如果当时变成前门拒虎,后门来狼,火红之鸟杀了凶鸟后又来对付他,岂不是自找没趣。

毕竟当时他是处在此地多时,火红之鸟未必不会以为他是来偷蛋的。因此坐山观虎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渔翁得利才是正确的,也怪不得他,只能说是天意。

“小红鸟真可怜,它这么小,看着有可爱又萌呆,它母亲已经死了,它该怎么生存,难道等着被其它凶兽当食物吃掉吗?不行,我要带走它。”桑南心中思量,他毕竟只有十五岁,面对这种事情心里真的忍不住同情,同时对自己先前未有出手之事有些芥蒂。

正在他准备落下树去带走小红鸟时,脚步却一止。巢穴内七丈长的火红之鸟头颅突然微微一赵薇女儿最新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动,一下子睁开了暗淡无光的眼睛,它强提的那一丝生命力竟还存在,并没有死亡,刚才只是它坚持不住昏过去了而已。

小红鸟哭的肝肠寸断,泪眼朦胧,伤心无比,像是个可怜又无助的孩子,此时一见母亲有了反应睁开了赵薇女儿最新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眼睛,顿时就大喜,以为母亲活过来了,再也不会离开它了,顿时就啾啾欢快叫着,一双鲜艳的羽翅抱住了火红之鸟左侧的脸庞,小脑袋亲昵的磨来磨去。

它的身形相对于火红之鸟来说太小了,在其面前就是小不点。

火红之鸟看着自己的孩子,心中有一万个不舍得,暗淡无光的眼睛全是怜爱。

“咕。”它发出一声叫声,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但小红鸟听后却高兴了起来,它松开抱住母亲脸庞的翅膀,一双小红爪颠颠撞撞退出去几步后,在母亲的注视下翅膀微微一展,想要飞。

可是不知怎么的,它翅膀无论如何扇动都飞不起来,其顿时泄气了,很有灵xìng的沮丧起来。

“咕…”火红之鸟又叫出一声,头颅低了下来,小红鸟听了后高兴的骨碌骨碌爬了上去,歪歪扭扭站在了母亲的脑袋上。

而火红之鸟像是突然拥有了力气,展开的双翅一撑巢穴两侧,同时两只巨大的红爪很强硬的站了起来。

桑南在上方见此,终于忍不住了,眼睛一热,泪水止不住流出,火红之鸟早已油尽灯枯,此时能站起来真是个奇迹,他看的出来,它是想带孩子去飞,让小红鸟知道天空的广阔,可是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啊!

他很想帮助它,可是他知道之前凶鸟的闪电不止将其体表击的焦黑,早已侵入它体内,击破了五脏六腑,破坏了生机,并且它类似凶鸟一般的绿sè光团在当时就已溃散,只是那时闪电太多,并且发生在它体内,外表根本看不出什么,如今只有一点点靠着执念支撑着没有湮灭,它很伟大!

小红鸟并不知道母亲的状况,它很单纯,比火兽还单纯,只知道母亲醒过来就是‘病’好了,不会再离它而去的。

它神sè高兴,怕怕的站在火红之鸟之前羽冠存在的地方,最后它没心没肺的笑了,表情十足。一下子趴在上面,一对红爪子笔直向后,被长长尾羽遮盖了七七八八,两只翅膀则垂了下去,刚好抱住两侧,并没遮住母亲的眼睛。

火红之鸟等孩子做好后,转动身躯,双翅一拍,扑腾一声居然真的飞了起来,瞬间穿出红sè树叶的遮挡。

桑南透过叶子缝隙望着飞行出去的火红之鸟,心中一阵酸瑟。

“啾啾,…啾啾啾……”小红鸟欢快的叫着,声音稚嫩可爱,它望着眼前的蓝天白云,山川大地,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对这世界充满了好奇。

火红之鸟听到孩子的欢快,眼中尽是舍不得,也放心不下它,可惜的是,眼神越来越暗淡了,只得努力拍动翅膀,飞的更久。

不知多久后,小红鸟也叫的累了,就这般静静趴在母亲头上,感受着母亲那让它依畏的气息。

突然,在高空中盘旋飞动的火红之鸟身形一滞,直直往下面坠去,小红鸟瞬间惊谎失措,但火红之鸟翅膀又一动,滑翔着飞了出去,直奔巢穴而去。

它不行了,要死亡了,怕摔到孩子,要将它送回巢穴。

小红鸟见母亲没事,以为是逗自己玩的,又快乐的用小脑袋噌了噌母亲的亮丽脑顶,表达亲昵。

狂风吹动着它的鲜艳羽毛与羽冠,让其凭空多了一抹孤苦伶仃。

火红之鸟在离巢穴只有二百米时就已力有不继,虽然拼命想拍动翅膀,但身上却越来越无力,最后飞出五十米后便往下掉去,它眼睛就要彻底无神了。

“啾啾。”小红鸟突然感觉母亲那种独有气息越来越少,直至要消失了,不禁悲鸣,神sè的高兴无影无踪,泪眼朦胧。

可是无论如何,火红之鸟都无力回答它了,从空中不停往下坠落。

然而,便在此时,一百多米处的红sè树木中一道黑影驾驭银sè长剑而来,几个闪动下就出现在坠落的火红之鸟下面,双手一举它身体,其脚下银sè长剑顿时一颤,往下面沉了十米才稳住。

实在是火红之鸟有点大,它绝对上千斤,桑南举起是容易的很,可这并不代表御剑术能沉载这么重。

已经无力的火红之鸟一惊,眼中硬是露出了一丝jīng芒,护子心切的它竟然在死亡边缘又挣扎回来了一分。

桑南当即高声道:“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请相信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