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机组休息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岑大鹏给张笑一安排了座位和办公桌,现在村委会十分狭小,四个人一个办公室,张笑一就坐在岑大鹏旁边,跟秘书一样。

张笑一懂事的拿了一块抹布,认真地擦起窗台、桌子、椅子,还有沾满黄sè污垢的电话机。借着淘抹布的机会他大概摸清了村委会和村支部的组织架构,村支部和村委会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由3人组成,即村支部书记、主任、副主任,另有村会计、团委负责人、妇女会负责人、治保负责人各一人。岑大鹏是村长兼村支部书记,副村长秦毅远兼村支部主任,村支部副主任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灵秀村小学的老校长,现任校长秦兰的爷爷秦兴邦。秦兴邦年世已高,快八十岁了,可岑大鹏还不想让他退休,哪怕只是挂名也一直挂着。

很快熟识了同事们,张笑一沮丧地发现村干部中唯一的女xìng妇女会主任,年纪也不小了,肥胖的身材更是令人无法直视,看来běi jīng户口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rì上三竿,暖洋洋的rì光shè进办公室,平静的生活展现出最普通的一面,张笑一无聊地翻报纸,《人民rì报》和《中国青年报》看了一遍又一遍,本来就缺觉,现在更困了。

周二下午,小学校只有一堂课,三点左右,两个小姑娘走进了村委会。静了一上午,小女孩儿的窃窃私语声现在听起来竟是那么有趣,张笑一从敞开的门看过去,确定不认识她们,他一度还盼望其中有岑水心。想起岑水心的前世齐红绢,他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有倾慕、有心痛,因为左传雄(郑彦)在,她注定是他无法企及的人。

女孩儿们进了旁边的办公室,妇女主任殷勤地安排她们坐下,给她们准备白开水和水果,从她们的对话中张笑一听出其中一个女孩儿是妇女主任的女儿。女孩儿们边吃水果,边做作业,欢声笑语不可避免地传出来。张笑一环视办公室,村长、副村长,他们都默不作声,仿佛喜以为常,另一张桌子是副主任秦兴邦的,他不坐班,自然不能发表意见,张笑一不由感慨,地方上就是人xìng化,要是城里,别说hèng fǔ机关,就是他们那个报社,也不允许员工带小孩儿进入,严肃的工作环境岂容喧华。

如此大约半个小时后,岑大鹏突然起身,大步出了办公室,走到传出女孩儿声音的办公室门前,笑声立时停了。张笑一好奇探头看,只见岑大鹏先把隔壁办公室的灯摁亮,然后一脚跨进门,严肃地声音响起,“天暗了,不开灯坏眼睛怎么办。”呵,任谁听这台词都知道说话人是假严厉。

粗暴威严的岑大鹏居然有这样一面,张笑一心里又一阵感慨,他平时对岑水心也这样吗?张笑一记得齐红绢是孤儿,经历坎坷,虽然她并没跟他说过多少话,但他特别喜欢偷看她,她的大眼睛,以及眼睛里流露出的悲伤、落寞和隐忍,让他至今想起来仍格外心疼。

现在她有了慈爱的双亲,应该幸福了吧?张笑一想,心里不由为她高兴。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由你给她幸福;原来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那边,岑大鹏虚张声势地冲其中一个小女孩儿吹胡子瞪眼,“水云,来了也不去我办公室,我很可怕吗?”

眼睛大大的小姑娘马上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大大,我爸妈今儿出去摆摊卖京白梨去了,家没人。”她正是岑大鹏本家兄弟的女儿岑水云,岑水心五服以内的本家姐姐,同时也是她的同班同学。

“大大,水心回家了。”岑水云没敢说,岑大鹏就是很可怕,不但在村里,在家族里亦是一个严肃得可怕的人。

“她妈只是家庭妇女,又不出去工作,她不回家上哪儿去。”岑大鹏看一眼另一个眉毛弯弯的女孩儿,“秦颖越长越漂亮了。”

秦颖的母亲即妇女主任闻言喜形于sè,“女大十八变,小颖跟我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

秦颖羞涩地低下头,心说我长大了可不要跟你一样,腰粗得跟水桶似的。

岑大鹏根本没理会这母女俩怎么说怎么想,他心里想的777机组休息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是,女儿岑水心好像从来没到村委会看过他。这个孩子从小就太懂事,太聪明,太善解人意,只是这样的女儿却让人总有一种距离感,感觉无法靠近她的心。

“作业都写完了吗?”岑大鹏甩掉头脑中的思绪,问。

“没,还有一篇作文。”岑水云答,面露难sè,十岁的孩子写作文总会遇到些困难。

“真巧,今儿咱村有了文书了,还是大报的记者,让他指导你们写作文。”岑大鹏扯嗓子叫张笑一,要是女儿在这儿就好了,一块儿让张笑一辅导了,也不知道平时水心写作文时有没有遇到困难。

辅导小学生写作文,张笑一是头一次,他倒是没少指点新记者写文章,一般都是写完了交给他修改。于是他照方抓药,坐下来等她们写完给他看。

两百多字的作文,可要了两个孩子的亲命,写了快一个小时,张笑一计算着时间,村委会四点半下班,他恐怕得加班了。

好容易秦颖先写完了,羞答答地把作文本递给张笑一,妇女主任和岑大鹏也伸过头来看。

“题目:金秋的麦浪。”张笑一接着往下读,却没注意身边的另两个大人脸上呈现出怪异的表情。

“8月底,正是běi jīng的金秋时节,我和爸爸妈妈坐公共汽车进山里玩儿。”张笑一想笑,小孩子的作文就是有意思,这儿不就是山里吗?整天住在山里还用坐汽车进山?“我们去了金项妙峰山,公园里的花都开放了,五颜六sè,可漂亮了。一望无际的草地绿油油的,像厚厚的地毯一样,点缀着五颜六sè的牡丹、月季、菊花、芍药。”张笑一的眉皱了一下,描写倒没问题,就是妙峰山有这些花吗?他记得妙峰山盛产玫瑰花。“下了妙峰山,我们又去了果园。果园里的果实都成熟了,果树上挂满果实,粉红的桃子,火红的苹果,黄黄的雪花梨,草莓最喜人……”

“不像人话了!”突兀的大吼打断了张笑一朗读。

张笑一和两个孩子抬头,就看到脸sè铁青的岑大鹏。

“草莓是草本植物,怎么能长在树上?!”岑大鹏严厉地瞪着秦颖,“你没种过草莓呀?”

秦颖小脸儿红红的,嘴巴一撇一撇的,看样子马上就要哭。

妇女主任尴尬地护着女儿,“村长你凶什么凶,小颖又没写草莓长在树上。”

“还没写,你看这句话怎么写的?”

“我…我忘了草莓是长在地上的,写错了。”秦颖弱弱地说。

张笑一赶忙打圆场,“村长,笔误,小孩子哪知道那么多水果名,凑字数呢。”

岑大鹏按捺住怒火,张笑一跳过水果一段,接着读作文,“这一天玩得真快乐呀!最后我们坐汽车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一块很大很大的麦田,金黄的麦子映着金sè的阳光,秋风吹过,层层麦浪翻滚,很美,我想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了。”

“啪。”岑大鹏夺过张笑一手里的作文本,狠狠摔在地上,“一派胡言!”

“哇~~”秦颖扑进母亲怀里大哭。

岑水云吓得目瞪口呆,在她的印象中,岑大鹏只有在特别严重的问题上才会发这么大火。
777机组休息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妇女主任轻声安慰着女儿,埋怨地看着岑大鹏,可是敢怒不敢言。

“哭什么哭,她还有脸哭?你问她,她是不是农民的女儿?农民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麦子?”岑大鹏把怒火转向妇女主任。

妇女主任咬着嘴唇,辩解:“村长,咱村好几年没种过麦子了。”

“严宁(妇女主任的名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懂不懂,我们村不种了,别的村还有种的,你闺女看不见吗?八月的麦浪,说出来我都嫌丢人!忘本也没这么忘的,她还没进城呢。”岑大鹏越说越生气。

张笑一觉得这么骂下去不是个事儿,连妇女主任都快哭了,他搜刮以前储存的知识,终于找到一条能用的,“村长,中国这么大,各地区的麦收时间都不一样,像咱们北方是5月底6月初,或者六月初到6月15号之前收麦子,陕西宁夏甘肃气候比较冷,麦收就晚,7到8月收麦子也是有的。”

“张文书,别跟我说陕西甘肃的情况,我都没去过更别说这小丫头了,这是原则问题,再说她都写到八月底了。”张笑一坚持原则的脾气上来了,妇女主任脸sè发苦。

张笑一望了一眼墙上的挂表,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他还得在这儿陪挨骂。

副村长秦毅远和其他村干部被骂声惊动,聚到这间办公室,听了事情的原故,又传看了作文,都默默无语。他们要是帮着村长,妇女主任和她女儿就更惨了,要是帮着妇女主任,忘本这件事自己心理上也过不去。

大人都沉默了,秦颖在母亲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岑水云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看大人们,再看看秦颖,决定不能抽手旁观,她仗着胆子对岑大鹏说,“大大,这事儿不怪秦颖。”不等岑大鹏冲她瞪眼,她又说:“老师规定这么写的,您看。”

她把自己作文本上的老师要求给岑大鹏看,要求上写得明白,必须有金秋、麦浪、果园和鲜花的描写。

岑大鹏大睁着一对豹子眼,越看越心惊,“妈了个巴子,罪魁祸首在这儿。”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作文本,冲秦颖大声道:“别哭了丫头,走,跟大大找你们老师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