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而如今少年总算是在一番折腾后回到了地面上,虽然有些惊吓,少年再次看表,在下水道中过的时间正如他料想的一样——两个小时十五分钟,虽然有两个小时都是在迷路和逃命。

晚上七时,少年索伦只剩下一封信了,而能够如此迅速地完CD要多亏了雷克旅馆的老板——老福特先生答应帮忙的缘故。索伦低头看向信上的地址——霍斯街175号2楼B,芬恩先生收。索伦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一早给老福特先生,芬恩是很不受这座城市(米克瑟)的人民欢迎的啊。但索伦还是得去送信,尽管索伦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男人给他的神秘小刀藏在衣服口袋。索伦那一脸不愉快的表情经过了火车站(在那他差点被挤得,令人不仅禁认为沙丁鱼罐头都比这好一些的人群给推来推去。)接着,他在面包店的后巷中遇到朋友占米,占米一把捉起索伦的手。就向采石场走去。无视了索伦表示要工作的话语直接带他去自己负责的区一处区域说:“索伦,你知道芬恩吗?”索伦的表情瞬间认真起来,忙问原因。占米指着身后的一个男人说:“芬恩之前不是在炼钢厂工作的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索伦从来没见过芬恩,但眼前这男人正好于寄信人描述的一致。于是索伦在表示不清楚后直接把信给了他。芬恩在看过信后吓得把信扔在地上,然后以绝望的表情与声线大叫到:“不!我誓死不回去!艾力克会把我给杀了的,一定会的!”接着便跑了。几乎所有的工人都以疑惑的神情看着他,除了一个人,那就是工头西奥,西奥皱着眉,以一个微妙的眼神盯着芬恩。占米转而对索伦说:“听闻以往芬恩曾得罪过那里的工头艾力克和掌管该工厂的汉斯少校,所以他才那么害怕。”又是这个名字,索伦隐藏约感到不对劲,但今天遇到的事已太多,实在不打算再深究下去了……他转身告别占米往吉尔餐厅馆走去,他现在只想好好吃上一顿,毕竟研究所并没有提供饭餐啊!

每当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少年就会应因肾上腺素急升而激动不已,这对少年来说是久违的感觉了。自己究竟多久没有这么情绪高亢——感到自己作为一个有情绪的生物活着?少年一边强忍着兴奋的心情露出来的诡异表情派信,一边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挥剑、劈砍、跳跃、躲避——任何一个细节都被少年彻底回想,不晓得有何意义,只知陶醉于此。少年为了与这城市有多一些接触,都会赶在午夜十二点前完成工作,而现在是二十点,还有四个小说。少年把视线离开手表,转身往他人所不齿的贫民区出发。从这萨凡纳镇到贫民区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但之间却有着天壤之别。少年平时生活的研究所在城镇外一个被群山环绕的盆地,距离城镇有一个小时路程。少年今天希望再多去一个目的地,为此而抄了他未曾踏入的近路。

唔……望着这喧闹的酒馆以及摆满武器的武器工坊,少年心想:什么时候在鲜为人知的角落有这种店铺的存在?这时,喧闹的酒馆突然发出阵阵嘘声,且传来重物倒地的闷声。人群忽地把视线看向少年。准确的说,是他身边的地板面。不知何时,地上倒了一个健硕的中年男人。一个青年泰若自然地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出来,手上拿着以红色的布包覆着白色长枪对准了倒在地上被死前的恐惧以及身体的痛楚所折磨的男子。众人疑似已知晓之后的事,而这也正如他们所料——青年放过了男子,转身离去。少年却无法把注意力从青年身上移走——“总觉得他很温暖。”是的,那是正如在这寒冬之中的一杯暖茶一样温暖你的身心的暖。少年用他所认知的一切来描述那位青年,尽管如此苍白的语言无法描述出真人的万分之一,少年对此对青年感到很对不起。少年在深吸一口寒气后,便又变回了没有感情的“半生物”,以平淡的心情向目的地前进。

“哟!”突然有一把爽朗的男声唤住了他。索伦转头一看,只见是刚才在酒馆手持长枪的男人。看见索伦疑惑的神情,男人介绍的:“哦!原来我是竞技场的选手啦!但之前有埃鲁克王国军前来搜查,似乎是伊欧蓝兰的通缉令已经传开来了。所以葛兰克的朋友,可以借我容身之地吗?”索伦挥挥手表示不清楚,况且对方正被危险的伊欧兰军追捕,实在不能轻信。而且他也不知道葛兰克这个人。库奇接着解释着:“你别误会啦!我没有什么企图。只不过看来,‘那个男人并没有告诉你他的绰号呢!’不过他本已无名,这也只是我叫他的花名罢了。”索伦瞬间明白了局势,于是他带着库奇去研究所暂避。途中他们一直小心留意有没有追兵,好不容易到了索伦的房间,索伦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被通缉?”库奇把长枪放下,坐在地上应道:“我杀了他们的王。”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让索伦感到无所适从——这是能如此轻易说出口的东西吗?库奇起身把长枪拿起挥舞了几下后,便倚在墙角。然后库奇说道:“那国王是个混蛋,双手不知沾了多少鲜血。我本是日音岛居民,有次师傅斯卡带我去伊欧兰见他的另一个朋友——蓝奇。结果才发现他被杀害了,而原因只是——‘我们的王无聊想杀人。’”库奇在说到这里时,突然停下来面带悲伤地以愤怒的口气继续说:“后来我和师傅去找了他,结果那家伙直接派兵过来追杀,我的师傅在给他重击后被人从后方偷袭死了,我便在给那个不配为王的混蛋致命一击后逃了。”库奇露出无奈的表情,索伦在一旁仔细听着。在一段沉默得令索伦倍感无能的寂静后,索伦终于开口道:“你饿了吧?我去找找看有什么吃的。”库奇点了点头,然后梳理了一下他那碧蓝的头发后,腼腆的问:“你能替我找些衣物来吗?”索伦应了声后便出去了。库奇开始打量起这间房间:这里实在是小的要命,放了张帆布床、一张椅子和桌子,天花板挂着的是魔水晶灯,之后就没有别的了。库奇从仅有的一扇小窗往外看去,只见满是烟雾与煤灰的贫民区就在眼前,街上的行人都忙着为生计而忙碌,眼见之处没有一个酒鬼。从另一方面来看,或许穷人比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来的忙碌。

这时,索伦回来了,他捧着一袋食品及衣物走到库奇面前。“你挑吧!”“挑什么?”“这些啊!”“你倒是说清楚啊!”索伦这个单纯的少年正以无奈与些许不满的表情面对库奇,面对这种表情,就算是库奇也招架不住,他只得无奈地从床上站起来,从袋中拿了几件衣服和一条面包后做到椅子上。索伦用着天然呆的表情:“你这人真的很奇怪呃。”闻言,库奇几乎没好气地从椅子上摔下来。过一会儿库奇向身躺在床上休息的索伦问道:“哪里可以洗澡?”索伦坐直身子后直接走向门口,招手示意库奇跟过来。他们蹑手蹑脚地绕过护卫,去到了一扇门前。只见那扇门上有挂着牌子,写着“罗森中士的房间”索伦说:“他很好的,不用怕。”“那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不去不太好吧”——库奇道。就在他们进去后,发现罗森中士正好在看书。罗森中士看了眼索伦,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库奇。他立刻恍然大悟起来——“通缉犯和小鬼,进来吧!”中士以平静的语调突出这几个对索伦这两人而言仿如天籁之音的话语。随后中士把书合上,放在椅子上,把索伦等人引入房间。中士的房间可就好的多了!有一张单人床,同样式的桌椅,一扇正常大小的窗和一个淋浴房。库奇向罗森道了声谢后便去淋浴了,而中士则拿了一份饭餐给索伦吃。中士道:“别老是到军用厨房里去偷面包或去吉尔饭馆拿剩饭啦!多来我这儿吃饭就好了。”索伦对于罗森的行为感到受宠若惊,但他却没办法逃离自己的命运。这是洗完澡的库奇出来了,他问索伦道:“对了,你有带着葛兰克的小刀吗?”之前他忘了,所以现在才提出问题。索伦点了点头,正当他要拿出来时,库奇突然掩住了索伦的嘴巴——外面走廊正有人走过。库奇带着索伦翻到窗外,躲在排气板上,这时才有机会看看索伦的小刀,库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便交还给索伦,看来是已经辨别了真伪。而此时此刻的罗森中士正在清理库奇他们留下的痕迹。“咯,咯,咯“从房门外传出三下敲门声。中士伪装好后隔门问道:“谁人?深夜来访又有何事?”门外传来另一把声音道:“在下是三等兵917号,想通知中士阁下明早请带三个人造人实验品到魔力转换室。由于是汉斯上校突如其来的命令,因此抱歉打扰了阁下。”“不,没事。你也早去休息吧!”“遵命!”确认917号真的走远后,罗森中士把库奇和索伦拉回房间。“对了中士,我有话想跟你说。”库奇和罗森好奇地望向索伦,于是索伦把所有事情说了出来。“艾克托上尉?好像是汉斯上校曾经的战友来着,只不过后来两人去了不同的兵团。”中士说完后和索伦一起看向库奇,库奇面对着两人的目光,耸了耸肩并表示自己初来乍到,对此一无所知。“不过芬恩好像是阿凡那人哪。”库奇再次以平淡的口吻说出令人震惊的话。(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