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是禽兽

“呵……”王空在绝望的,生命的最后一刻,冷漠的笑了。

“你所看到的真,未必是真的真。你所看的的假,也未必是真的假。”王空突然想起了“老师”消逝之前的这句话。

他曾觉得在冰帝那个领域的另外两个行装奇异的神秘人是他的敌人,但在生命的最后,他一瞬间全懂了。

他们,是来帮他的。是他们帮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神”,在那个领域中,除了苏晨曦,包括自己,全部都是神!那个叫做琉璃的女孩,也表现过自己的神力(她曾隔空点响过那些紫色的水晶柱,而且她称冰帝为师父!)

那么,继续把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琉璃曾经不管是在梦中还是什么中见过自己活着说见过——“天”,那么我们现在做个大胆的假设,“王空”就是“天”!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通了,万千年前,有一群“神”盯上了“天”,而万千年后的今天,又有一群“神”盯上了曾经的“天”现在的——“空”。而王空,也拥有时空透视的神力……

那么王冰儿在这里又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其实也很简单。

就如领域一般,它们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并不能公之于众,所以,那些想加害于王空的人,只能让王空自己一步步把推向深渊,而能让王空做出这种事的人,只有王冰儿……

那两个神秘人,王空推测是想强行打破这种不知道循环了多少次的轮回,它们想在这一世强行改变它,也就将自己引导到了冰帝的领域里,企图以王空与琉璃的相遇,或是干脆让王空一直留在那里的方式,改变这一切。但是冰帝的立场又难以捉摸(王空他们进入领域的一瞬间冰帝就发觉了,但到了最后才现身打伤了两个神秘人,清除了苏晨曦的记忆,送走了自己),所以又将一切回归到了正轨,也就又回到了现在的局面。

“你看到的真未必是真的真,你看到的假也未必是真的假……”王空口中喃喃道,“呵……敌人变成了朋友,“朋友”变成了敌人……无趣的人生呀……”王空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水泥板将自己压死的那一瞬间,既然有神要自己死,那么,自己就算知道了这一切,又怎样呢?自己有什么能力,不去死呢?……

“王空——!!”尖厉的叫声传来,王空在记忆中仿佛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声音了。

王空轻轻扭过头,“苏?……你,你不是……”王空从死亡的冷漠中被强行拽了回来,苏晨曦正快速地向王空这里冲来!

“别……别……别过来呀!”王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因为他现在绝对是站在哪里水泥板就落在哪里,但如果后退的话——楼顶的水泥板残渣已经开始掉落下来了呀……

“怎么办!怎么办!”王冰儿已经是王空这一辈子的一个心结,但在这生命的最后,竟然还要再多上一个,真的是死不瞑目。苏晨曦,你已经为我死过一次了,何必再来一次呢?

很快,千钧一发之际,又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王空的意识再次无比沸腾起来,就算给他一万个理由,给他无数个解释,他也无法解释这个场面——“妈……”王空妈妈以一种王空无法形容的速度向王空扑来,瞬间撞开了前面的苏晨曦,一把将王空环入怀中,自己背朝楼顶,下一秒就想将王空推出去,但是,一切都晚了……

王空妈妈的力道在一瞬间消失了……

在王空妈妈完成之前的一系列动作的同时,水泥板也在快速地掉落,而本该落在王空身上的水泥板,貌不留情地砸到了王空妈妈的背上……两根刺目的钢筋,贯穿了这位母亲的心脏。

“妈……妈……”王空的眼泪瞬间无意识地就流了出来。

“原,原谅我……”王空妈妈双眼灰暗地说道。

“妈……啊”王空想说话,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妈,别离开我……我跟你你说,冰儿找到了,虽然……,但一切都是有办法的,妈,别离开我,求你了,别离开我啊……”王空断断续续,泣不成声地说道。眼泪流到了面部的每一个角落。

“找到就好……”,她强行咽下一口血,虚弱地接着说道,“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王空妈妈双眼轻合……就这样死死扛着身上不知到底有多重的水泥板,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

第二次,和失去奶奶那时一样的感觉袭来——王空的思维停止了,大脑正剩下无边无限、白茫茫的——空白。但这一次,王空下意识地又开始说话起来,又仿佛是自言自语……“妈,你骗我,你以前最喜欢骗我了,每次跟我说要买玩具都不给我买,你这次还是骗我的,对不对……”王空眼睛一亮,“对,你一定是骗我的,我还没有原谅你呢,你快醒过来,快呀!”王空吼了起来。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万念俱灰。

水泥板又开始颤动了起来,伴随着王空妈妈尸体骨骼的碎裂声……

“随便,随便怎么样吧……”王空紧紧搂住了妈妈的尸体,轻轻一吻,“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吻您吧……”闭上了双眼……

“砰——”水泥板重重压下,尘土四起……

第二十六章:没有王空的世界

王空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云端之上,夕阳照射着云层染成华美的金色。很美。

“我死了吗?”王空喃喃道。

“对。”虚空中传来一道男声。

“我该去哪里呢?”王空漠然问道。

“轮回。”男声接着说道。

“轮回么……”王空若有所思。

“根据天则(天道法则)你有一个机会,能让你在这个空间,实现任何一个愿望。”

“……”王空想了片刻,抬起了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想知道,我死后的世界,后来怎么样了。”

“好。”男声轻声答道。

云层开始变化,逐渐出现各种各样的颜色,过了几秒,画面定格到了王空所在的学校,这时的整个学校在震动。

同时,王空的耳中传入了这样一段话:“本市新闻报导,市第二高级中学发生局部地震,造成两人死亡,一间教室震毁,其余并未发现伤亡及建筑物损毁,具体原因暂时不明,专家正在持续调查中。台将持续为您报道。”

“嗤……”王空淡漠一笑,只是在“两人死亡”这4个字出现的时候,微微一颤。

画面再次开始变幻,显示出四个字——“一个月后”王空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眼神一丝一丝地变得冰冷。

学校被震毁的教室,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早已被修复,反而成了整个学校最漂亮,最新的教室。

教室里仍然坐着那么多熟悉的学生,但王空看不到自己的座位,估计早已被扔到了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关于王空突然出现在教室里的记忆也早已被那些神所篡改,改成了他早就坐在了那里,然后不知是什么原因,王空和她的母亲一起死在了那里。

苏晨曦在这一个月里,虽然前两个星期失魂落魄,像是自己也死了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悲伤终被生活所占领——王空虽然死了,但是生活依然在继续,她也还有着爱着自己的家人,关心着自己的朋友……

到最后,苏晨曦的笑容越来越多,谢言“趁虚而入”百般殷勤。而彻底失去王空,虽在开始的时候对谢言漠然无视,但也架不住日久生情,仿佛渐渐地也开始接受了谢言。而且谢言本也就相貌出众、成绩优秀。估计苏晨曦答应他也只是时间问题。看着这一切的王空并未有什么剧烈情绪,只是淡淡一笑,他觉得苏晨曦能开始自己的那一份爱情,挺好的。

变化最少的估计就是胖子了,他确实在王空死后的一个星期里变得沉寂了不少,甚至还在家中暗自哭过。但是一个星期后就又恢复了那种没心没肺,到处侃大山的那个胖子,王空嘴角轻起,没有任何失落,反而觉得这才应该是胖子,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最后,画面转移到了王冰儿那边,再也等不到自己至亲的王冰儿在这一个月里呆呆地坐在一个阴暗的房间没有踏出一步……

看到这里,王空闭上了双眼,实在不忍再看下去“对不起……”

……

“停吧,该上路了。”王空用冰冷的声音对着虚空说道。

这世界,有没有我,又怎样呢?我连一个小女孩也保护不了。

万念俱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