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互相摸呻呤

厚与平野重锻回归之后,就成了全本丸刀剑的指定陪练。

他们从不知道, 本丸的同僚们居然对“训练”如此积极, 一个个拼了老命地战斗, 就像身后追着洪水猛兽似的。

三场车轮战下来, 厚藤四郎顿时恼了:“歌仙殿, 你是‘兼定’刀派的男刃, 大可找和泉守殿对战, 何苦揪着我不放!”

歌仙兼定眼神凄切:“厚,蓦然回首, 姬君就在阁楼不远处。”

厚藤四郎:……

直到这一刻,厚藤四郎再次回忆起了被秦寻真暴力支配的恐怖, 以及躺在手入室“高位截瘫”的痛苦。

他恍然明白了歌仙兼定未尽的意思——是命!是不公平的命让我站在了你的面前!

姬君is watg you……

偷懒千万条,警告只一条。训练不积极,被殴两行泪。

厚藤四郎:……

他还能怎样, 能怎样, 只能握起短刀继续装坚强==

眼见下方的刀子精战成一团, 越打越凶、越挫越勇,倒是没不长眼的刃偷闲。

秦寻真旁观了一会儿, 正准备趁着各刀派没刃时去搜搜违禁物品……不料骨喰抱着一堆电子设备入内,放在办公桌上,恭敬地站在一边。

秦寻真顿了顿, 恍然想起厚与平野重锻之际,她下达过让一期与骨喰陪同前往的命令。

美之名曰“当刀刀斋的副手,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实际上却是——

骨喰:“姬君,厚与平野重锻时的录像以及所需品的资料,都在这里。”

秦寻真:“刀刀斋呢?”

骨喰冷漠脸:“来不及回本丸,被杀生丸大人追杀着往武藏地域跑了。”

秦寻真:……

“刀刀斋怎么惹了杀生丸?”

骨喰死鱼眼:“杀生丸大人命他锻刀,刀刀斋对他说‘来,张嘴,让我看看你哪一颗牙比较好拔’。”

秦寻真:……

骨喰面无表情地还原着那一天的场景:“刀刀斋还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总对老年人动手呢’、‘你父亲当年还不是让我乖乖拔牙’、‘难道你有蛀牙所以不敢张嘴吗’……”

“之后,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秦寻真:……

嘴贱自有犬收==

刀刀斋被地狱恶犬……哦,不对,被杀生丸大人亮出鞭子抽打了一路,从东边滚到西边,从南边滚回北边,呜呼哀哉地逃往远方,他们拦也拦不住。

幸亏一期哥拼命护住了重要的资料,要不然——如果刀刀斋真死在杀生丸手上,他们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优质的刀匠了。

但资料在手,又被姬君掌握。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秦寻真开启了学神状态,打开资料、播放录像,复又拿出纸笔不断地记录、排布和演算,仔细观察着刀刀斋重锻刀剑的手法,对比着与铸剑有何不同。

材料的配比、力量的运行、时间的把握、火候的掌控……

秦寻真整理了足足三天,通宵达旦、埋头苦干。终于以短刀为基础,推测出了胁差、打刀、太刀等等刀剑的重锻方法,并一一记录在案。

她提笔在这份资料上盖了个“s”级,便随意地扔在一边,冲今日的近侍刀物吉贞宗吩咐道:“去把暗堕本丸的魔化药研找来。”

物吉贞宗:“是。”

秦寻真曾做过承诺,要为暗堕刀开一次重锻。

不过,几时重锻、怎么重锻、谁来重锻,还不是她做下的决定。

推演已经完成,如今就差一个实践的机会。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她不会拿自家本丸的刀做实验。

厚与平野都是极...化短刀,而那振魔化药研,也是极化短刀。

极短对极短,虽有不同,可本质操作步骤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最后一步有些麻烦,正常刀剑注入的力量是灵力,而暗堕刀注入的力量却是魔力……

可这些之于她而言,不是问题。

因为她找到了一个标准的“魔力”载体——宇智波鼬。

不得不说,“宇智波”血脉的特殊性,着实引起了秦寻真的注意。

无论是宇智波佐助还是宇智波鼬,他们身体内的力量排除“查克拉”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冷之气。

它为宇智波造就了无数种变强的可能,却也在不断侵蚀着他们的生机和身体。

譬如太极图中的阴阳,“宇智波”所代表的该是“极阴”。

但,孤阳不生孤阴不长,这是奥义,也是至理。“极阴”找不到“极阳”相调和,最终只会沦落到覆灭的地步。

若非这俩兄弟都开始修习灵力,与付丧神构建了“哺育”与“反哺”的关系,一点点滋养起经脉与身体。

否则,怕是只需十几年,他们轻则遍布沉疴,重则走向死亡,没有翻身的余地。

“极阴”能给予他们力量,可得到这力量的代价太过沉重。但若是将“极阴”注入到暗堕刀体内呢?

暗堕刀重锻缺的就是那一缕“魔力”,而宇智波的力量很好地满足了这个条件。

“极阴”十分霸道,它会侵害人类的身体,却对付丧神够不成伤害。而宇智波输出了这股力量,体内的“阴”与灵力便能达到平衡。

只要操作得当,怕是会开发出全新的能力……

半小时后,魔化药研来到了天守阁,他堪堪推开门,就对上了一双猩红的写轮眼。

勾玉旋转,连成一片,铺天盖地的睡意袭来,他身为魔·极短居然半分扛不住,倚靠着门框软软地倒下,人事不知。

宇智波鼬:“他睡着了。”

秦寻真:“带到锻刀室去。”

宇智波鼬身为一名双面间谍,不仅给晓组织打工,也给木叶打工。如今换了个地方换了个老板,他依然是最称职的“打工仔”==

他将魔化药研扛到了锻刀室;他将无数资源扒拉出来,配份整理;他双手结印,吐出豪火球生火;他挽起袖子、扒掉外套,任劳任怨打铁……

宇智波鼬:一切为了弟弟!为了弟弟的一切!肝!

材料有了,配份足了,火候到了,大爷似的看着他干活的秦寻真总算下场,拎起昏迷不醒的魔化药研,轻轻一抖——

“铿”的一声,魔化极短化作了一振白骨覆体的短刀落在了地上。

秦寻真的手一“抓”,将短刀摄入掌心。随后用力量将之凌空托起,送入了熊熊烈火之中。

秦寻真:“鼬啊,加把火。”

宇智波鼬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

秦寻真:“鼬啊,再加把火。”

宇智波鼬结印,火遁·凤仙花爪红!

秦寻真:“鼬啊,火力还是不够啊。”

宇智波鼬结印,火遁·豪龙火之术!

在熊熊烈火之中,魔化极短渐渐开始剥离一层又一层的白骨,发出纯黑的色泽。就像大海深处的黑珍珠,圆润、自然、夺目。

秦寻真:“鼬啊,再用点力啊……”

宇智波鼬:“……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秦寻真:“打火机啊。”

宇智波鼬:……

足足煅烧了一个小时,才渐渐接近重锻的尾声。翻着那一振通体漆黑的暗堕魔刀,胜利女神就在彼岸朝他们招手。

秦寻真魔性的催促声再度响起:“鼬啊,你会喷水吗?”

...宇智波鼬:……

结印的手,微微颤抖。宇智波鼬深吸一口气,不断地告诉自己对方是支付报酬的金主,这才哆嗦着结了个印——水遁·水牙弹!

两条水龙扑向烈火,与灼热的魔化极短撞在一起。

在大量升腾的高温白雾之中,锻刀室分分钟成了桑拿房。

秦寻真幽幽道:“鼬啊……”

宇智波鼬打了个寒颤。

“来,握住这振短刀,输入你的力量。”

……

魔化药研在极度闷热的环境中苏醒,一睁开眼,就发现周遭水汽缭绕,白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一惊,从“床”上坐起,就瞧见自己浑身赤条条的,只剩腰间一条白毛巾遮羞。

魔化药研:……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哦呀,你醒了!吓我一跳呢!”催命般的声音想起,同样围着条毛巾的鹤丸坐到他身边。

魔化药研:“……这是哪里?”

鹤丸:“桑拿房啊!”

魔化药研拍了拍手下的“床”:“正常的桑拿房里会有锻刀的器具吗?”

鹤丸:“有啊,因为在三小时前,这里是锻刀室。”

魔化药研梗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魔化药研抓狂,“我应该在……应该在……对,在天守阁!”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呢?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鹤丸:“你在天守阁晕倒了。”

魔化药研一怔。

“我们本丸的药研不在,没人会看病。为了防止你的病情进一步加深,为了防止我们受到感染,于是,姬君对你采取了高温杀毒法。”

鹤丸认真道:“为了你,锻刀室都成了桑拿房呢。”

魔化药研:……

高、高温杀毒法?

“为了不让你感到寂寞,我们都进来陪你杀毒了呢!”

魔化药研死鱼眼:“……我、我们?”

没多久,一个接一个腰间挂着条毛巾的男刃冒了出来,在这高温“桑拿房”里,魔化药研觉得空间十分逼仄,处处充满危险。

“咔咔咔!”山伏国广竖起大拇指,“姬君说,让我们在桑拿房回忆一下被刀匠锻出来的温度,果然是一种很棒的修行呢!”

龟甲贞宗满脸飘然:“就像是长大后,再一次回顾泡在羊水中的温暖,哦,主人~~我亲爱的深爱的主人~~我好想躺在你的怀里~~”

小龙景光一手撑头,蜿蜒的金发凌乱地披在脊背上,他微红着脸轻轻喘息,一手抓紧了毛巾:“快、快要不行了呢……呼、呼、呼,姬君,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呼、呼、呼……”

烛台切光忠一巴掌拍在小龙景光的背上,郑重道:“身为‘长船’派的男刃,不能说自己不行!”

小龙景光:“不愧是光忠,每一次都在我迷惘的时候,重新点燃我的激情!”

“景光!”

“光忠!”

“一切为了姬君!为了姬君的一切!”x2!

魔化药研:……

他犹如一尊石像,僵硬在“床”上,听着周围魔性至极的交谈以及各种让刃误会的话语,大脑一片空白,满脸都是懵逼!

比身边有一振搞事鹤更可怕的是什么?

那就是遇上了一本丸的蛇精病啊!

那么问题来了,他该怎么飞跃疯人院?

死遁吗?

事实证明,这年头比遇上一本丸蛇精病更可怕的是想死也死不了!

暗堕本丸内。

死期已过还活蹦乱跳的魔化药研麻木着脸,注视着不远处上蹿下跳的...搞事鹤,内心是崩溃的。

他现在满心满眼只有一个问题——

他怎么还没死?

……

秦寻真倒是想彻查一番本丸的读物和影音制品。

但她心里也清楚,做这事儿就跟教导主任查寝室、上司没收员工游戏机一样,十分不讨喜。

一个操作不当,还会给“学生”、“员工”留下老巫婆的印象,破坏上下级的和谐关系。

当然,她完全可以选择不查,任其发展,给予刀剑们放飞自我的天空。

可只要一想到全本丸往歪路上越走越远,她觉得……拉缰绳这个项目,很有必要呐。

所以,这事儿得办,却不能借着她的口,更不能借着她的手。

其实,天时地利人和的要素,在本丸里应有尽有。只要好好利用,不愁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到时候,非但能转移拉仇恨值的目标,还能将所有违禁品一网打尽!

即使花费的时间长一些,也没关系呢!

约莫过了一周左右,小乌丸正陪着鸣人玩躲猫猫的游戏。彼时,鸣人猫在庭院的假山中,往里躲、再往里躲,不小心摸到了一本书籍。

鸣人好奇之下捞过书,打开一看:“哇!”

这些大姐姐都好好看哦!就是穿得有点少!

毫不掩饰的惊呼引来小乌丸,他微笑着走向鸣人:“啊,抓住你了呢!”

鸣人兴高采烈地将书籍举过头顶:“小乌丸,我发现了宝藏呢!”

小乌丸:“真厉害!让为父看看你发现了什么宝藏?”

小乌丸接过了土黄色封皮的书,满脸慈爱地打开。

五秒钟后,他面无表情地合上,黑眸之中酝酿着海啸一般的风暴——是谁?是哪一振刀这么厚颜无耻!居然想带坏他养的崽!

“小乌丸……”

“乖,把你看到的忘掉。”小乌丸捏着书,咬牙切齿,“剩下的交给我吧。”

身为一阵暗堕刀,他一直与本丸的正常刀剑们保持距离。

他是“刀剑之父”,自然有身为“父亲”的尊严和准则,既然自己已经暗堕,为何还要拖着自己的“孩子们”。

故而,小乌丸从不在乎与本丸刀剑之间的情谊和交往。于他而言,远离他们,是他能给出的最后的温柔。

但现在——

暗堕小乌丸决定再一次与全天下交恶!

哪怕被一整个本丸的“孩子们”记仇,他也要把这种带坏孩子的书籍音影全部找出,通通毁灭!

太过分了!

他的崽还那么小,就给崽灌输这等违禁品,真当他暗堕了掀不起风浪了吗?

小乌丸表示,他就算暗堕了,也是全本丸刀剑的爸爸!

因此,正午时分,从未参与过大广间聚餐时间的暗堕小乌丸特地穿了一身正装,牵着鸣人的手坐在席间。

当着所有刃的面,小乌丸将一本土黄色封皮的书递到秦寻真面前,再恭敬退下,安分地坐在下首。

秦寻真明白,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她微笑着翻开书,定睛一看,笑容转瞬凝固、笑容渐渐消失、眉峰微微蹙起、嘴角缓缓下拉,最终大惊失色,脱口而出:“这……成何体统!”

她将书“啪”地一声放在饭桌上,众刃没按捺住,伸长脖子往前头一看——天呐!小乌丸公然给姬君写真集!这是为哪般?

秦寻真冷着脸,沉声道:“怎么回事?”

“抱歉,姬君。”小乌丸第一次喊出了“姬君”,突然发现,这个称呼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只是在与孩子玩捉迷藏时捡到的东西。”

“我一时不察,孩子已经翻阅了……”

...秦寻真没作声,只是扫过全本丸的刀剑,压力山大!

小乌丸:“对于成年男刃的书目,我无意追究什么。但,如果连捉迷藏都能翻找到这种书籍……”

“这只能说明,它们已在本丸泛滥成灾,才会出现走到哪儿捡到哪儿的现状!”

“姬君,本丸除了孩子,还有不少短刀。若是违禁品得不到有效的处理,我无法给予孩子一个干净的成长环境。”

“所以——”

小乌丸抬头,暗堕之气缭绕:“我要求在孩子尚未长大之前,彻查本丸每个刀派的违禁读品!”

众刃:……

卧槽!小乌丸你不能做得这么绝!

“人类孩子的成长周期只区区十几年,十几年后,他已是成熟的大人,有了基本的判断力,不必担忧他行差踏错。”

“且,十几年的时间之于付丧神,不过沧海一粟,忍一忍就过去了。”

“姬君!就是现在!彻查吧!”

“唯有措手不及!才能查个彻底!”

小乌丸的态度十分坚定,言辞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秦寻真作为本丸的掌权者,一代英明神武的霸道总裁,对于员工的合理意见,怎能不批准呢?

小乌丸啊,你真是本丸的亲爹啊!

秦寻真像是意识到了情节的“严重性”,在众刃“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的眼神中,微微颔首。

并吐出了震颤全本丸灵魂的字眼——“查”!

众刃虎躯一震,本体一紧,想起自己收集的宝贝们……不!不!姬君,求求你,不要!不要过来!

神奇的是,冷汗直流、脸色苍白、饱含泪水的刀剑并非是太刀,而是……软萌可爱、天真纯良的短刀?

秦寻真:噫!卧槽!

作者有话要说:  ps:秦寻真:万万没想到,短刀才特么是一群王者!

一期一振:是谁!是谁带坏了我的弟弟!我要杀了他!

全本丸:一期殿的滤镜有八百米厚吧==

ps:魔化药研:求求你让我死吧……我真的不想活下去了……

美帝·死神来了:不,不收,不敢收,那个女人的味道,该死得恐怖qaq,再见。

魔化药研:……(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