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但怀疑归怀疑,本宫更愿意相信格雷的能力,既然他说是自杀,那肯定就是自杀。现下本宫所担心的,却是不知德妃会不会因本宫方才那番话心生芥蒂。

想到此处,本宫含恨瞪了格雷一眼。

若早知他只需要三秒的时间,本宫又何必放大招,重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导致德妃以为本宫想趁机削权,从而心生芥蒂。

“德妃妹妹说得在理,确乃是本宫杞人忧天了,时辰不早,本宫也该回去了,贤妃的后事,就有劳德妃妹妹打理了。”想了想,本宫如是说道,打算撤离现场。

德妃倒也没说什么,莞尔一笑,略一福身,温顺地道:“臣妾恭送皇后娘娘。”

近来本宫出行,一向不许宫人随行,昏君批评过几次后,本宫才勉强答应,出门时至少要带着他送给本宫的心腹,小白。

那孩子长着一张娃娃脸,十五六岁的样子,生得细胳膊细腿儿的,本宫一直认为,若是真遇上什么危险,肯定是本宫救他的可能性比较大,带在身边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还很碍事。

比如现在,本宫想与格雷说几句悄悄话,可他寸步不离的跟着,导致本宫根本无法与格雷交流。

走到门口,本宫抬头望了眼头顶的青天白日,拿手遮在头顶,吩咐小白:“小白啊,这太阳这么大,你回去拿把伞过来接本宫。”

“奴才遵命。”

那孩子老实巴交地应道,说着便往门外走,前脚刚一跨出门槛,却听到身后的德妃开口说话了。

“皇后娘娘,不必麻烦白公公亲自跑一趟了,臣妾这里有多余的纸伞,娘娘若不嫌弃,尽管拿去用便是。”

德妃如今是个带孩子的人,身边不能没有油纸伞。

“那就多谢德妃妹妹了。”本宫欣然接受,遂让小白过去取伞,并趁着小白离开的功夫,本宫面上保持微笑,用舌音对身旁的格雷说道:“格雷啊,我觉得那几个丫鬟一定知道些什么,你能不能抓一个回去,咱们慢慢拷问?”

“哪几个?”他问我。

本宫盯着跪在贤妃身旁,才刚试图拦住本宫去查看贤妃遗容的几个丫鬟,挑了挑眉,继续用舌音对格雷道:“刚才跪着那几个,咦,你干啥去啊……”

在本宫惊愕的眼神中,格雷折返回去,细长的指节按上镶嵌着蓝宝石的剑柄,一道白光闪过,雪亮的西洋剑俨然已经出鞘……

眼见他提剑上前,本宫大骇,心说这厮到底是想干啥?在场的人,除了本宫以外,没人能看得见他,就算他拿剑架在别人脖子上,别人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根本没什么卵用。

那边的小白取了伞,正往回走,德妃带着一群下人,再次蹲身行礼,恭送本宫。

我看见格雷走到人群的最后面,拿剑指着站在最后的一个宫女,远远的丢了个疑问眼神过来,似是在问本宫:这个怎么样?

本宫不知他意欲何为,只得装作没事儿人似的笑着,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下一刻,便看见他举剑刺向那宫女的胸口!

活了二十几年,本宫连杀猪都没亲眼看见过,乍然见到格雷动手杀人,本宫头皮一阵发麻,但仅在眨眼间的功夫,便见他手中的西洋剑收了回来,剑尖指向地面。

日光透过破旧的窗户缝隙,洋洋洒洒地照射进来,格雷手中雪亮的剑刃上,竟连一滴血也没有,而那宫女也只是略微皱了一下眉头,满脸疑惑,似乎刚才的事只是本宫看花了眼。

等本宫抬起手来,想揉揉眼时,才见那刚被格雷刺了一剑的宫女身子一歪,往后倒去,本宫专注地盯着她胸前的衣裳,只见到一道破裂的口子,却不见有鲜血喷涌而出。

格雷反手将剑插回腰后别着的剑鞘,上前接住那宫女翩然倒下的身子,用‘公主抱’的方式,将那宫女打横抱在胸口,大步朝本宫走来。

但凡接触到他的东西,立时便会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否则,在场的人若是看见那宫女漂浮在半空中,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

门外的小白将油纸伞撑开,高声喊道:“皇后娘娘起驾!”

本宫不知她们可有发现少了一个大活人,心虚地提着裙裾,大步迈过门槛往外走。

从前我听人说过,在岛国,有一道用母鱼鱼卵制作的名菜,做法就是从活鱼的肚子里取鱼卵,刀子要足够锋利,厨师动作要快,在眨眼间的功夫划破母鱼肚子,使得鱼卵从母鱼肚子里流出后,伤口能瞬间愈合,鱼放回鱼缸里,什么事也没有。

耳听为虚,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可信度有待证实,但从刚才发生的事来看,我相信那并不是无稽之谈。

回到坤宁宫,本宫将小白撵出去后,立马关上大门。

那宫女被格雷放在内殿中的美人榻上,面色红润,像是睡着了一般,本宫迫不及待地上去,开始扒她胸口的衣裳。

“你做什么?”格雷一巴掌拍过来。

本宫皮厚,打不疼,自顾自地扯开那宫女的裹胸,一只被束缚住的大白兔跳了出来,本宫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白馒头似的左胸脯上,隐约看见皮肉下的深处有一条红线状的血痕,一切正如本宫所料。

“看够了吗?”格雷单手搭在胯骨上,呈‘稍息’状站在美人榻前,居高临下地皱眉打量本公告,虎视眈眈。

这是‘总有贱人害本宫’篇最后一章,明天开始,将会更新修改过的新篇幅,从第一章开始,全部是修改过的新章节,故事主线不变,只是人设有些变化,第一人称会变成第三人称,有喜欢的文文小伙伴们,可以从头看起,作者菌知道自己对不起大家,灰常抱歉,在这里给大家赔礼道歉了,厚着脸皮求不抛弃~~~~xh211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