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莫路小师弟,我们同是一个门派的,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而伤了我们同门的情谊呢。”

莫路没有答话,他知道南宫乱这是想从说话的声音中判断出自己的真身所在,自己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找到自己的机会呢。南宫乱见一招不成,他恼羞成怒道“莫路,你这是要逼我对自己的同门出手啊!兄弟们,给我布绮罗剑阵。”

说话间,被围在圈中的十几个人忽然动了,各自站在了一个位置上。莫路踏上修炼之途时日还短,从未见过剑阵,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子,让你看看我们的剑阵的威力。”南宫乱站在众人中央,挥舞着长剑直指莫路,“小子现在跪下,给我赔罪,也许我还能放过你,要不然你就死在这里吧。”莫路不理睬他的话,依旧在重重的幻影中穿梭者。

南宫乱这边的剑阵已摆好,个人手中拿着的长剑发出了璀璨的剑芒,四散在空中,渐渐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罩子,无论莫路怎么攻击都突破不进去。而且从光罩上迸发出的反弹的力道,震的莫路虎口有些发颤。

“绮罗剑阵第一变,天乌变。南宫乱在阵眼中指挥着,整个剑阵突然一变,光罩上乌光四起,一道道威力巨大的剑气向着外面迸发而来。莫路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施展着迷踪幻影在雨点一般密集的乌光中闪躲着。

不时地也有乌光从他的身边飞过,迫于自保他只能拿剑抵挡着攻向面门的乌光,这一下耽搁迷踪幻影有了些停顿,在剑阵里的众人脸上有了喜色,不断加大剑阵的威力,莫路在剑阵密集的剑气的攻击下左闪右突,四周的幻影渐渐的消失了,场上只留下了他的本体。

莫路心中有些焦急,再这样拖下去,自己有可能就要挡不住了,必须想个办法才行。南宫乱看准了莫路的迷踪幻影身法被破掉了,眼睛中精光一闪手中长剑再一挥动,剑阵再变光罩呈现出了赤红色“绮罗剑阵第二变金乌变”火红色的剑气快速的凝聚,一眼看去像是一把长剑,在刹那间朝着莫路飞射而去,莫路纵使有迷踪幻影身法,这次攻击来的也确实太快,莫路一刹那间慢了一步,被赤红色的剑气给劈了个正着。

剑气从他的前胸贯穿而过,从后背飞出,四散在了空气中。莫路脸上多了一些红晕,嘴里大口大口的向外吐着血,身体缓缓的软倒在了地上。

南宫乱看见陌路如按倒在地上,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莫路!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不知道珍惜,我也只能送你上路了。”南宫乱没有散开剑阵,他怕莫路是在使诈。

又是一击,这次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被一式完整的金乌变给打了个对穿,胸前的衣服在剑气的冲击之下都变成了飞灰,就连肉身都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血纹。

他萎缩在地上抽搐着显然有些痛苦,南宫乱见此情景似乎不太像是有诈,也就放下心来。他走出了剑阵,缓缓的朝着莫路走去,手上的长剑吞吐着赤红色的剑气,准备结果莫路的生命。但就在此时,本来紧闭双目的莫路忽然张开了双眼。

他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石朝着南宫乱扔了过去,南宫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挥动着长剑想把药石打飞,就在药石和长剑碰撞的刹那,“哄”的一声,南宫乱以及身旁的众人都被笼罩在了爆炸的范围之内,“啊!莫路,我要你死!”爆炸的光圈里面响起了南宫乱愤怒的惨叫声。

“咳咳!看来一颗不够呢!莫路吐了一口血道,又是一颗药石被扔了过去,爆炸的白色光圈里面,光芒更甚,随之里面的惨叫声却渐渐的变小了。

待光圈就要消散的时候,里面没有了一丝的声响。远处的清水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担心着莫路的安慰,从一个通道口跑了过来,正好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莫路把自己门派的人给杀了。

此时,在贺云宗内,凌霄峰的一个密室内,十几个玉牌纷纷爆炸,看守玉牌的弟子立马禀告长老。

一身赤红长衫的老者看见这些破碎的玉牌,周身的气场顿时一变,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只是要爆发的前兆,尤其是他看见南宫乱的玉牌也破碎了以后!整个密室里面都回荡着一声怒吼,天地元气在这个密室里面肆虐,那个看守玉牌的弟子急忙跑了出去,不想在这里被这个长老的愤怒给牵连了!过了许久,密室里平静了下来。

“来啊!”门外走进来两个弟子,“南宫长老!”“给我去查,到底是谁,敢杀我们贺云宗的弟子,尤其是南宫乱,一定要给我追查到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要把那个人给五马分尸,杀尽全族才能泄我心头之恨!”“弟子领命!”

清水怀里抱着莫路,莫路现在神智有些不清楚了,刚才挨了两下剑阵的攻击打碎了他胸前的好些肋骨,剑气更是钻入了他的静脉内,对他的经脉造成了极大地破坏。

清水抓着他的手,但是他已是一个血人,身上的血不断地留了出来。清水见莫路变成了这个样子,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不要管我,自己也可以离开的,这样不好嘛?干嘛要来这里主持你的什么正义呢?你以为你是个大英雄嘛?你就是一个大笨蛋。”

听见清水说的话,莫路平静的笑了笑“小傻瓜,你救过我的命,就算是这条命还给你又何妨,我做事就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见到不爽的事情或者人,我就要管。南宫正那个大傻叉,他咎由自取,敢动我的女人。

嘿嘿!咳咳!”见莫路又往外咳着血,清水取出怀里的一颗疗伤的丹药就往他嘴里送去,但是他现在轻轻的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要吞咽下去一颗丹药了。“呸!小弟弟真不害臊,还没长大呢!就想要女人了。”她的脸红了起来,她看着莫路的伤势越来越严重,若再不救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她咬着嘴唇,像是在做着思想斗争,莫路依旧嬉笑的看着她的脸,只是脸色又红润转成了苍白,“你快走吧!刚才的爆炸指不定要引来阿修罗呢!这样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不!绝对不能让你留在这里,你救了我一命,我还没报答你呢?”莫路轻轻的笑着,“要以身相许吗?”清水的嘴唇已经与莫路的嘴唇紧紧的碰在了一起,一颗丹药从她的嘴里化进了他的嘴里,莫路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清水会有这样的动作,从来没经过男女之事的他,身下的小弟弟快速的成长了起来。

这个动作保持了一会,清水慢慢的抬起了头,她的脸已经一片通红,转过脸去。“你要对我负责哦!”“负你个大头鬼。”清水锤了他一下“诶有!”莫路惨嚎了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清水见莫路龇牙咧嘴的惨嚎有些手忙脚乱,刚才的接吻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她有些心慌意乱,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接吻。

莫路见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又是一阵大笑,旁边的清水娇羞的鼓起了嘴巴!别有一股可爱的样子。“我们还是快走吧!”清水这才从手足无措中回过了神来,他扶起莫路,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师弟,他们早已是断气多时了,这让清水又是一阵伤心流泪。最终两人架起长虹远远的离开了这里。

今天就一章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