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妄想日和

老夫人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立刻瞪圆了眼睛,指着寂应雄的鼻子道:“你这不孝子!”

寂应雄顿时反应了过来,连忙认错:“娘,只是儿子太惊讶了,您这脸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

老夫人七十岁的高龄,如今有了一张美貌妇人的面容,倒是让在坐的不少人心中生出疑惑来,还有几分惊喜,大多数的妇人,更想知道的是老夫人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将脸变得这般年轻的。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转头笑着看着林江洛,她虽然上了年纪,可年轻的时候没少保养,可不管怎样,也是止不住衰老模样的,就算能够年轻一天,她这辈子也算是知足了。

“还不是我孙媳妇细心,知道老身所想,特意找来流颜给了老身?”

老夫人一脸得意的笑了笑,一双眸子之中满是满意的色彩。

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很多人都相信了。

因为流颜的效果早就听说过,可是她们还没有见过罢了。

一是那东西实在是不好买,每天只有十瓶,还不能都卖给一个人,所以流颜阁每天没听若市,可是还是有很多得不到的,这东西不是买了一瓶就能用一辈子的,即便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已经买过了,当第二天出现的时候,还会早早的派着仆人过来排队。

所以那东西的价值也可想而知。

而且,就连不少权贵拼了命去调查,也无法得知流颜阁背后的主人是谁,能够拿出这种神奇东西的,哪里可能会那么简单?

众人自动脑补,已经将流颜阁背后的主人想象成了高人一般的存在,一瓶流颜的价值更是十分珍贵,听到林江洛竟然能够拿到流颜给老太君,顿时有不少人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说实在的,这流颜价格对这些人来说不算太高,只几千两白银一瓶罢了。

关键就在于,有钱买不到。

下方一个角落里,**熏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坐在老夫人身边,怡然自得的林江洛,眼珠子差点儿没有瞪出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林江洛竟然是寂家大公子的妻子。

她哪里会想到,一个野种出身的孩子,能够被世家权贵看上。

不对,寂家大公子能够看上这女人,定然是因为她的身份,她是借了云家的光,才能顺利嫁给寂家大公子的。

想到这里,**薰更加生气了。

“娘,这女人简直太无耻了,怪不得眼巴巴的上来攀亲戚,原来这边已经勾引了寂家的大公子!”

唐氏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稍安勿躁:“那瓶流颜是你三舅舅送给她的,如今她竟然卖了人情去给老太君,你说你三舅舅会作何所想?”

“娘,您说的有道理!”

**熏顿时眼神亮了起来,三舅舅要是看到林江洛不识抬举借花献佛,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她转过头去看云明玄的了脸色,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去看台上的方向,正在笑着和云明旭说着什么。

云明雷一向冰冷不爱说话,整个人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势,坐在云老的身边,目光平静,面无表情。

**熏心中对这几个人的无动于衷有些诧异,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林江洛的身份。

唐氏眼尖的打探到了这些人的神色,立刻拉住了**熏的手,放在唇边按了按:“千万不要去找这丫头的麻烦,恐怕这丫头比你更早一步的抓住了寂家人,还得了寂老夫人的心思,以后你要动手,一定不能让人知道!”

唐氏小声在**熏耳边说着,**熏听罢,咬牙启齿的看着林江洛。这些东西本来应该是属于她的,她居然一来就抢了彻底。

可是谁不知道,寂家二少爷才是真正的掌权人,至于那个大公子,早就被寂家主赶出去了,还有他的那个娘。

即便是公主怎么样,一样会被打出门。

想到这里,**熏终于平静下来,只是袖子下方的手指,却仅仅的攥着。

林江洛,可别让她抓住把柄,否则一定要你万劫不复。

林江洛根本没有看**熏一眼,静静的坐在那里,面容宁静,仿佛大家闺秀,谁也看不出,这女子的出身只是商贾之家。

寂家主听明白了原因,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寂沧澜:“你倒是有心了!”

寂沧澜低垂着眉眼,眼底划过一道冷意,完全没有将寂应雄的话放在心上。

寂应雄也懒得理会这个和他不怎么亲近的儿子,和老夫人寒暄了几句,转过身招呼宾客,就在此时,一道艳丽的风景从一旁缓缓走出来。

未闻其人先闻其声,女子娇柔温润的声调在场中旋转,顿时,让不少人的心安静了下来,不在出声。

整个宴会仿佛在一瞬间噤声,只剩下那犹如黄鹂一般的声音:“祝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寂老夫人的脸色明显有些不悦,仿佛看到那女子,会脏了自己的双眼。

林江洛抬起头,看着向着这边行礼的女子,顿时让人感到惊艳。

女子抬起眸子,柳叶弯眉,脸颊小巧,一双杏眸含着春水一般的光彩,菱唇微微抿着,带着几分倔强之色。

美人如诗美人如画,面前的女子,仿佛画中走出来的翩翩仙子。

女子穿着一身素蓝色的长裙,层层叠叠着乳白色绣线的莲花,眨眼看上去,仿佛花仙子降世。

即便是上了一些年纪,可站在那里,依旧是不老的美人。

林江洛心思微沉,看了一眼寂沧澜。

寂沧澜的面色带着不悦,眸子里的冷意越来越浓。

而寂应雄却大步走到了女子身边,将还在行礼没有起身的女子给扶了起来:“秋儿,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好了,你留在房间里吗?”

女子面容多了几分苍白,带着点儿无奈之色:“今日是娘的寿辰,我怎可自己留在房间之中躲清闲?”

寂应雄无奈的看了寂老夫人一眼,叹了口气,就是因为秋儿,他娘才对他这般冰冷。

老夫人明显面色不善,一眼都不愿意看女子,女子咬了咬唇,低下头,秋水一般的眸子之中,晕了淡淡的雾气。

美人含泪,英雄难过美人关,寂应雄面色一变,连忙安慰道:“这边有我就好,楼儿呢?”

女子已经三十多岁的年纪,可是一点儿都没有苍老的痕迹,一双美目顾盼生辉,还带着几分亮泽。

“楼儿生了病,恐怕也不能出来了,我们母子给寂大哥添麻烦了!”

寂沧澜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来,笑着看向寂老夫人的方向:“奶奶,我带着洛儿走一走,就不在这里陪着您了!”

老夫人怎么不知道寂沧澜心中所想,立刻点了点头:“这寂府大的很,要不要找个仆人带着你们转转?”

寂沧澜直接拒绝,二人世界怎么能让第三个人参与?

林江洛早就有些坐不住了,这寂家的人一个两个的都十分诡异,看着她的眼神,每一个带着善意的。

寂沧澜直接拉着林江洛的手,下了台。

从寂应雄和那个叫做秋儿的身边擦过,没有说一句话。

寂应雄面容含怒,“寂沧澜,你就这般对你娘的,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寂沧澜百无聊赖的回过头,瞥了那女人一眼:“本郡王只有一个母亲!”

林江洛知道他口中说的是长公主,心中对寂家主的行为更加不了解。

长公主虽然为人要强,可却也是一个好女子,却怎么从寂家脱离出来了呢?

她有点儿想不通,难道是因为那个秋儿?

也只有这个说法了,看着寂应雄那个模样,完全是将叫秋儿那个女子捧在手心里疼爱着。

有个这样的情敌在,任谁也呆不下去。

两人直接离开了宴会,走到了寂府的后院当中。

寂应雄被拨了面子,脸色有些难看,秋儿在一旁细声道:“寂大哥,不要因为我们母子,影响了你和澜儿的感情,长公主离开这里的事情,对澜儿打击太大了!”

说着话,她低垂着眸子,眸子中蓄满了雾水:“都是我的错,我要是不来到寂家,一定不会发生这么多事的,要不是楼儿……”

寂应雄一皱眉:“不要再说了,怎么可能是你的错,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宣月心思狭窄,怎么能当的了一家之主?”

“寂大哥,长公主其实……”

秋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她抬起一双水眸,潋滟的光芒让她完全不像是三十多岁的妇人。

不少人的眼光被她不自觉的吸引了过来。

秋儿抿着唇,低声说了句告辞,然后在丫鬟的陪同下离开了现场。

在场的众人倒是不太了解寂家的家事,可是宴会还是要办的。

那边热火朝天,谁也没有看到,一道淡粉色的身影从宴会之中走了出去。

**熏被丫鬟带领着,直接进了拐角处一个朝阳的房间。

屋子里带着淡淡的药味,**熏用鼻子一闻,就知道里面有人受了伤。

她面色一变,快走了两步,直接让守在门口的丫鬟下人退出去,然后她大步走到床榻旁边。

躺在床上的男子面容有些苍白,带着几分阴柔的脸上,投下暗淡的虚影。

寂君楼猛然睁开双眼,眸子微微眯了眯:“你总算来了!”

**熏担心的看着他:“我已经和爷爷说了我们的关系,所以被云老头看的紧,不过云家说林江洛才是云家的孙女,楼大哥是不是抓错人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