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也许是感受到了情月的不怀好意,白羽手中的野鸡扑腾的更是卖力,甚至都有那么几根羽毛被折腾的掉下,落在了努力压抑怒火的白天宇身上。

白羽这厮,难道都不知道把鸡拿远点的吗?情月无奈的冲着使劲扑腾的那只野鸡吐出一个不足婴儿拳头大小的火球。

虽然见识过几次小狐狸吐火球的情景,但是白羽依旧被吓得立马扔开了野鸡。

那野鸡想跑也跑不了,因为,那个火球的目标便是它的右翅膀!

就是火球擦到的那么一瞬间,野鸡的整个右翅便光秃秃的很是干净……

情月从白天宇的手中跳了下去,就像面对前世那些栽在自己手中的猎物,围着那只半秃的野鸡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她是仲裁者,不急!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可能是这天狐的后代品种不一样,除了个头儿之外,整个狐狸机能那是一天一个变化,但就说那爪子,连白天宇都不敢在不施加内力的情况下和这小爪子硬碰硬。

这小爪子连石头都能一爪拍碎!就更别提情月特意展现的变身后的特异功能——吐火了。

那准头随着一天天的练习,更是没得说!那火球还是局域性的,还不扩散,真是怪异中透露着神奇,有时候白天宇都在想,难道人变成狐狸之后都有这吐火的本事?

亏了情月不知道白天宇所想,不然肯定能够想到这闷骚男人已经再打那虚构的“灵丹妙药”的注意力!

这一路快马加鞭的,连个旅店都不曾住过,仗着是男儿身,愣是露天住了这么多天,真是可恨!难道不知道她很娇弱的吗?

为了抗议,她已经绝食七个钟头之久了。

就在二十分钟前,这个闷骚的王爷终于决定休息半个时辰,而白羽就被派去寻找野鸡,只是这找到的鸡虽然大,但是未免也太瘦了点。

瞥了一眼球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动弹的野鸡,情月顺着白天宇的胳膊,一溜烟儿的就爬上了肩膀,挨着白天宇的侧脸就是一通蹭!

起码在白羽和白星眼中,那确实是宠物冲主人撒娇的那种蹭,很恶心、汗毛乍起那种……

实则,唯有板着脸的白天宇最为清楚,因为他耳边飘来这么一句话:“让那两个蠢蛋离远点,这鸡给他们烤的话,我就被饿死了。”

虽然不太相信都成狐狸了,还是只小的,烤鸡这么超难度的任务能够完成,但是小女人已经提出来,他还是依着为好。

“拾柴”白天宇也不多说,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白星和白羽两人,直接两字打发。反正烤不好也是小女人她自己整的,怨不得人!

白天宇将肩膀的小狐狸拖于手中,怎么就这么喜欢这浑身长毛儿的小东西呢?

白星白羽对视之后,双双向远处走去,没有点名谁去,就是要求他们俩个。虽然不认为拾个柴需要两个人,但是作为多年的贴身侍卫,某些眼色还是懂的。

而就在这两人离去之后,情月带着某种奸笑冲着那只抖擞的野鸡奔去,她现在的利爪有了新的功能——拔毛!

不到十秒,这只鸡还是那只活力十足的野鸡,少了的仅是那一身鸡毛……

【不好意思,晚了!明天继续更新,虫子洗澡睡去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