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又痒了

第三节血舞

破天白光阵形成的可怖能量终于散尽,因能量和强大气流激荡起的雪花漫天飘舞飞扬。依郁抬手轻揉双眼,但双眼中所看到的弥漫天地飘扬纷落的雪仍旧是血红sè泽。

悬浮于半空的白云微仰抬着脸,凝视着漫天洒落仿佛永不会停止的红雪。

银璃盯着面红雪飘落之地,唏嘘不已,如果换个时候,如果不是在今天不是因意外变故,此刻倒下的人绝不会是杀神。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战斗的姿态可以那般飘逸完美,亦从没有遇到过有人凭借单凭放逐者功法避得自己全无反击还手之力。

银璃环视周遭半响,却没有见着应该出现的杀神印记,当即平复心神,将注意力集中至远处,眼睛当即一亮,复又变的神sè凝重。一个该能感应到的人,却竟然全无踪迹——黑凤。

银璃心下揣揣不安,却已知晓原因,不必说,定是如同杀神和毁灭神影郁一般,死在疯神洗礼下。很多年前黑龙因自己向疯神发起挑战,这一次事后,黑龙会否因黑凤的死,再度向疯神发起挑战?

银璃拍动翅膀,朝着白云身前脚下毁灭神死亡之时残留真神印记之地飞移过去,心下颇是难过。黑凤的灭亡,龙王军团中最被人尊敬的男人并非黑龙,而是黑凤,一个明明拥有过人资质和能力,却整个军团的需要。舍弃修炼任何具备杀伤破坏力技能,甘心当一个永远只能承受无尽创伤痛苦,做一面盾地人。

银璃的思绪飞回往昔……

初次见到黑凤的时候,是在勇者酒馆,黑龙引荐。那时候的黑龙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护者,如许多护者一般平凡无奇,于过多的升活力属ing和相关技能。战斗力甚至比之其它护者都更孱弱。

身着件单衣的黑凤见着两人时,展露个灿烂地笑容。而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银璃发呆,模样很有些傻呆……

黑凤原练地是护者,一个纯追求攻击力的护者,以此弥补黑龙攻击力的不足,那些时ri,黑凤的表现让不成气候的黑龙军团大家都之叹服,其在战斗中的锋芒。如同一柄光彩四shè的利剑。

黑龙十五阶级时,掌握了纯修属ing地奥秘,当时龙王军团十余号人无不兴奋雀跃。经过一番商议之后,订立了数种极端职业修炼路线,其中有五人主动要求重新修炼,剩下最后一面全无战斗能力的不死之盾护者职业时,没有人愿意。

“我练。”黑凤跃众而出,开口表态。

那一刻。银璃相信有许多人都如自己般,之惋惜,惋惜的几乎有种冲动去代替他练。黑龙是第一个开口的,却被黑凤阻拦开来道“你是军团长,其它人职业阶级也都不低了,况且。说句狂妄的话,这种职业没有几个人能坚持到底。”

于是,所有人都沉默了。

银璃还记得黑凤做出那决定之时,目光最后落在左手抓着的剑上。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那只手一直在剑柄摩挲着,目光中满是留恋。银璃当时注意到了,于是出个主意:“练不死盾没有大家有效的帮助,怕是练不成地,但眼下我们阶级都不高。不如等我们戴上翅膀,在轮流帮助黑凤吧。这期间让黑凤继续用护者力量徽替军团打些宝石如何?”

这议获得一致同意。黑凤当时冲银璃露出笑容,什么也没多说。

不死黑凤。即使骨肉被剁成肉泥,亦能快速自我愈合复原。伤势能复原,但受伤的承受的痛苦并非不存在,黑凤后来的存在就是了受伤,了承受无尽痛楚。军团中所有人都尊敬他,他的身体所有人都抵挡过无数攻击,他的双手无数次将怪物地兵器抓引至身体,他的内脏,脑浆,血液,白骨……无数次展露在龙王军团成员面前。

但龙王军团中同样有许多人怕他,如果一个人的内脏,脑浆,骨碎一次次曾经展露过在你眼前,每每见到这个人时,很难不感到恐惧。在军团外黑凤是个怪物,在军团内一样时,即便大家并不会因此耻笑鄙夷,但却无法控制那种自然产生的恶心感。

黑凤长年累月都是孤独的,无论修炼时又或是不修炼时,总是du li一旁,安静的抽着燃烟,安静的听着大家交谈,如非必要,黑凤是不会说话的。那张俊郎的脸永远那么平静,即使在受伤时,也从不流露出任何痛苦之态。

严格而言,黑凤只有哥哥,没有朋友,没有伴侣,没有人见过他流泪,没有人见到他痛苦,仿佛这些根不存在。

银璃突然想起,似乎从黑凤成不死盾开始,就再没有见过他如最初那般露出灿烂的笑容了。竟然此刻才想起这么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地,会那么笑地黑凤存在于记忆占据的时间比例实在太少,太少。不死黑凤,从来都是那样,什么都没有,包括真正地笑容。

银璃决定停止回忆,原的几许遗憾因回忆被放大,扩大,变成难过。

白云面前脚下,静静悬浮着两枚真神印记以及两件真神印记完全融合所需的融合物。银璃没有注意这些,停落在那两枚真神印记面前,抬头眺望着半空的白云,突然想起,也已经很久没有如这样般,仔细的看眼前这个,可能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男人了。

“什么要杀黑凤?”银璃忍不住脱口而出,语气中藏着质问的意味。白云仍旧自顾仰望着飘扬地红雪,神sè平静。仿佛根不打算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银璃没有追问,深吸口气,抬手擦去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恢复往ri含笑的神态道“我不该问这种多余问题,你向来如此。姐姐呢?”

白云这才低头迎上银璃的注视,语气平静的道“我觉得今天不太适合她在场,也许会有些让她不愉快和无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事情发生。”

银璃闻言笑笑。轻声道“是的,任何会伤害到姐姐心灵地事情。你都会不惜一切的让它避免发生,无法避免地时候,你会将之摧毁。”

白云神sè不变,又复仰望高空红雪,轻声道“很久以前,我和幻璃第一次在海岸边见到黑凤时,他一个人抱膝痛苦。哭的肆虐而疯狂,我和幻璃都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有那样沉重的痛苦。”

银璃沉默无语,脸上的笑容已经消逝。

白云继续着道“你知道幻璃的,当时她过去很温柔的亲吻了他的额头,黑凤用很惊愕地目光注视着你姐姐。当你姐姐问他有什么可以帮助他时,他却笑着说哭过就好了,请我们不要替他担心,他已经好起来了。因此我对他很有好感。他是个很体贴的人,知道幻璃是个善良的人,这份善良他强作欢笑,欢笑才是对一个关心自己的善良美丽妖jing的最好回报。”

“第二次见到黑凤,是在那之后很多年的恶魔聚会之战。他悄悄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成神后。再碰面希望我能用疯神审判毁灭他。他觉得,天地间除了神罚怕也只有疯神审判能把他毁灭。今天是我和他的第三次碰面,他的心意仍旧坚决,他出言请求,持续地恳求,所以我答应了。”

银璃失神半响,摇头着道“他一直在苦撑,他恳求你他背负了那责任寻着一个解脱的借口……你今天什么要对我解释?”

白云微笑道“你对我的误会不少,但那些都不重要,并不会因此让你恨我而影响和幻璃的感情。但黑凤的事情。让你失态了。如果不说,怕你会因恨我连带恼上你姐姐。”

“我明白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既然你愿意沉默着背负冤杀黑凤的罪责。只是,你不担心姐姐知道吗?”

白云笑笑道“幻璃相信我,如果她问,我告诉她杀死黑凤是有理地,黑凤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理。她不会再问,更不会质疑。”

银璃默然,心思终于重新放落至面前的真神印记,不解道“杀神的真神印记,什么会遗落在这里?”

“她是我所见过资质最优异的放逐者之一。其实她的能量在疯神洗礼刚发动之初就已经被摧毁,但她的意识却支撑着到了这里才肯溃散。是了把真神印记留给某个人,如分身体影郁一样的想法。”

银璃当然知道,如果不是两人灭亡前自愿之,融合物是不会与真神印记留落的。

听得白云的话,银璃偏转过脸,意识中这才察觉,另一方向正有一人从高空飞至此地,一个熟悉地人——依郁。

“他来了。”银璃轻声开口着道,白云语气平静地道“我知道。”

第四节留下的

依郁尚未赶到,却先来了另外三个不速之客。

“一举多得!”拉着天昏地地暗从天飞落,停落在银璃面前,目光紧盯着那两枚真神印记,一脸愉快之极的笑,仿佛这两枚真神印记已是囊中物了般。银璃并没有因两人的出现而试图抓过真神印记展翅飞逃,因无必要。

地暗和天昏现身的同时,尸王那美丽傲人的身形亦凭空出现在半空,对于下方三人全不望上半眼,却是自顾紧盯着悬飞着仍旧仰面望观雪的白云。

“你是谁?”尸王开口打破沉默着道。

白云闻声正视尸王,微微一笑道“我叫白云。”

尸王皱眉。

地暗和天昏探手一人将一枚真神印记和一件融合物抓握在手,转而冲天上的尸王叫喊着道“该走了。真神印记和银璃都在这里,得来全不费工夫。”尸王却似在思索着什么般。充而不闻,全无反应。

地暗见状探手抓着银璃的右手腕,叫喊着道“那我们先回去了。”说罢,便那么拽着银璃,领着天昏离地飞起,yu离此地。

白云语气温和地道“你们要走可以,但应该把你们不能带走的人和东西留下。”

地暗和天昏闻言齐齐回头朝白云望去。两人当然早看见这个平凡的男人,但全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这男人自然流露的能量虽然强大。但若说试图阻挡三人,那未免差的太远了些。

偏偏,此刻竟然从这么一个人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你是不是觉得灭亡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地暗开口,带着浓厚地嘲笑意味。

白云闻言微笑道“不,我很留恋和珍惜存在的时光。”

“那你一定是个疯子。”地暗接话着道,语气中却已没了笑意。取而代之地是杀气。

“有很多人这么说我。尽管我总认不是,但他们反倒更肯定我是,总说疯子是不会认自己已经疯了。”

地暗尚不及接话,尸王已然沉声喝道“把真神印记和那妖jing放下,我们走。”继而转朝白云开口道“我很想见识你的疯神审判,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以后怕也没有这个机会,当新魔神彻底苏醒诞生之时,你会是第一个被毁灭的神!”

><首><发>地暗已然知道面前这男人是谁,轻手松开始终不作反抗的银璃,将真神印记和融合物重新放返其掌中,恨恨瞪视着那悬浮于半空的男人,一个所见过最张狂的人。

对于地暗和天昏地瞪视,白云全不作理会。自顾轻声道“恶魔之王做了这么久的安排和准备,准备的这两个魔神种子并不合格。即使进行魔神仪式之后,实力也比较有限。”

尸王咬牙切齿的道“他的心思你们又岂能猜得透?此刻你有资格张狂,当三魔神重现之时,必让你了解魔神界真正的力量!”

白云微微笑笑,却不作驳斥。尸王冷哼一声,带着不甘的地暗和天昏又那么飞着去了。

依郁的意识早已经清晰感应到了无比熟悉地毁灭神印记,和另枚杀神印记。却是不明白,魅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身处疯神审判杀伤范围内,白云又什么会对其下手。

直至行至杀神印记面前。这些疑惑仍旧没有得到消除。

依郁出现在银璃视线内时。白云仍旧在看雪,看漫天飘扬的红雪。依郁抬手。试图抓握那两枚真神印记,复又顿住,如此反复数次,竟是意外的犯起犹豫,银璃却明白,这很沉重,调头离开或是抓握在手,带来的结果会截然相反。

白云从高空飞落地面,缓步走近两人,走近那两枚真神印记和融合物。语气温和的道“她灭亡前,选择把一切未了的心愿寄托给你。我听得到她地心声,当年在那条独木桥分别时,你没有选择坚持带她走,她没有让你真正动摇和改变。今天是她最后一次尝试,她想知道,你会不会改变打算,接受这枚杀神印记。”

依郁微笑着道“疯神审判名不虚传。”

却是与白云的询问牛都不对马嘴,白云微笑道“能量的质是一样的。恶魔之王埋下的魔星之种苏醒了,三魔神再现之时,也是恶魔空间在这个时间重现那刻。像过去恶魔之王创造恶魔族一样,再创造一次。你曾经参加过恶魔聚会之战,如果三魔神手中掌握的真神印记越多,综合战斗力也就越强大。”

“那两个魔种现在灭亡会带来什么厄运?”银璃突然插话询问道,却是在替依郁询问。

白云轻声回答道“三魔神力量汇聚一处,会灌注入另一个人体内。这是三魔神都知道的结果,但却一直没有这么做。尸王是恶魔之王的妹妹,当初的另一个魔星,jing灵神是恶魔之王的妻子,原这两人都愿意牺牲自己,却遭遇恶魔之王地拒绝,恶魔之王是个固执地人,始终认那样的力量即使获得也不可能战胜神王。

在众神之殿地记载中表明,三魔神力量汇聚会带来莫大厄运。即使神王辛德出手击败。无论放逐者有或者是辛德文明的意识都会被抹杀,辛德文明建立这空间时的规则认,出现那种情形必须要神王出手时,所有存在这里面的意识都等若是不可能高级进化的意识,存在也丧失了意识。”

末了,又道“杀神选择了影郁,等若选择了地暗和天昏。杀神城始终是放逐者的圣地,不能落在魔神手中。依郁。如果你选择继续原的决定,我会想办法帮助着你踏入众神之殿。”

依郁微笑反问道“算是一种补偿?”

白云语气平静地道“并不是这样。幻璃一直都这么打算,只是至今止仍旧没有发现其它途径。所以,这跟此事无关。尽管我和幻璃,银璃都希望你选择放弃这两枚真神印记,但在这天地间,谁也不能独善其身。还会有比今天更多。波及影响范围更广的变故,有多少实力总有一天要承担相应危险。”

依郁地思绪飘飞至极北大陆……

冰谷内,魅惑那贪吃的模样仿佛仍旧在眼前,那一点不愿浪费舔食手指的姿态仿佛昨ri……

不可避免?踏上众神之殿,此经历若干波折,至今不曾动摇。yu上众神之殿,必先一统真神界。要做到这,许多的人的毁灭就不可避免。魅惑坚持要放逐者圣战,坚持需要一个愿意放逐者的人,她的实力注定不能成功则步入灭亡。

原是不希望这么快地,因此才劝其成神。

阳关道,独木桥,当ri分道扬镳的情形。至今仍旧清晰,如果那句至今仍旧不怀疑的话“你是唯一一个让我险些动摇的女人。”

依郁收回思绪,微笑道“其实我至今不知道统一真神界后何能踏入众神之殿,真神可翻阅的典籍中并无及。”

白云闻言沉默片刻,轻声道“黑龙也不知道。能统一真神界的人,则必须挑战神王辛德,神王的存在是了等待,了寻求超越。胜其者则辛德文明领导者,败者亡。作被承认的挑战者,当然能得以踏入众神之殿。”

依郁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

白云语气平静着道“我说过。谁也无法独善其身。而我不仅要背负自身实力所面对地危险。更替幻璃承载。统一真神界者,挑战神王失败。其所掌握所有真神城追随者意识无以得存。无论任何人,试图统一真神界,必须用实力证明,比我更强大。”

银璃轻声道“现在你还坚持要踏上众神之殿吗?那时候,没有人能幸免。”

依郁从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从没有想过踏上众神之殿的坚持要面对的会是这种厄果。

“黑暗掌控者知道这些,所有关于众神的事情没有她所不了解不清楚,但她仍旧选择离开。你坚持踏上众神之殿的决心,有多少?”白云轻声反问着道,其中地意思十分明白,瑞拉知道这些,却仍旧选择离开,没有留下。

你的坚持值得吗?

你的坚持应该继续吗?

依郁沉默着将两枚真神印记紧握于手,而后从意识内取出另一枚一直收藏着的备用真神印记,在白云和银璃的注视下将枚真神印记糅合一,仰面朝天,高声着道“三真神印记掌控者依郁申请三神城融合!”

银璃脸上顿时变的全无血sè,依郁作出的选择。启动真神城融合仪式,那就是表明,已经做出选择,不仅接受杀神留下的印记,更选择从这刻起,将再无保留,再不等待的统一真神界而全力以赴。

这仪式后,再没有回头路,倘若丧失所有真神印记,便是灭亡,再无法传承,再无法抽身,所有其它真神都将遵从众神之殿的领导,视之敌。不仅将自身避入唯一道路,更迫得其它真神少却一条退路。

得此三真神印记,剩下地四枚,一者在银璃手中,一者在战神黑龙手中,另外两个则在魔星地暗和天昏手中。

而其中地银圣神。就在依郁身旁。

第五节血神洗礼决战疯神审判

天地sè变,狂风暴雨肆虐于天地间所有角落。

杀神城,毁灭神城,以及临时建立存在地狂神城,相继高飞而起,放shè这谣言璀璨地七彩光芒。在无数抬头注视者眼里,三座身城在剧亮的彩光中融合。变成一座比之寻常神城体积足大三倍的新城。

新生神城彻底融合后,又复飞降坠向地面。带着璀璨耀眼的亮光。

这一变化,让所有真神追随者目瞪口呆,神城竟能融合一?

于是有人惊讶,于是有人欢呼。

白云语气平静的道“圣仙城?”依郁微笑着反问道“名字不好吗?”

白云微笑道“很不错。这结果在我来之前已有充分心理准备,所以在离开前,我告诉幻璃,如果三天内没有回去。那么我就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她妹妹一定会过去陪她等待我归返。像过去一样,一个交换条件,如果我败亡,尽量替我照顾她,而我会告诉你一个对你而言,致关重要地信息作交换。”

依郁闻言轻声道“你并非真神,即使败亡……”

依郁话尚未说罢。白云已打断着道“不,新的众神规则中,我是,比真神更高阶级地存在,一个特例可以不必停留于众神之殿的神——能量掌控者。”

闻得此话,银璃和依郁双双露出惊愕神sè。白云微笑道“无可选择,否则无法得以加入辛德文明。”

“成交。如果败亡的是我,没有任何话需要托带给任何人。”

“瑞拉也不需要吗?”白云语气平静的反问着道,依郁摇头,微笑道“在没有见过神王前,我坚持下的决定对她而言并没有意义。”

白云轻声道“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利用放逐者功法施放出血神洗礼,其实也很想见识。”说着略顿,又转而朝银璃开口道“银圣真神印记传承给我吧,如果没有你幻璃传话,怕是不好。”

银璃什么也没有说。将额间的一枚真神印记轻手放落在积雪地面。沉默着拍动背后蝶翼转身远远飞开。

已不必说什么了,倘若胜的是血神洗礼。这天地间还有谁能阻其前进地脚步?大概也只有最后面对的神王了吧……如果胜的是疯神审判,那么这天地间恐怕再不会有血神洗礼了……

周遭直径两千米圆内,再度出现不久前曾出现过的剧烈能量波动,白云背后六翼尽数展开,飞高至半空,那平静的神态,如同方才在独自仰望高空观望红雪一般。

依郁手中的雪饮剑脱鞘而出,旋飞停留于其身前,片刻后,周遭千柄紫红sè能量剑影齐齐凭空而现,旋转着每一柄能量剑均化成颗颗直径约一米半的紫红sè能量球体,球体外表被一层能量带隔离脱出于空间——却不正是血神洗礼么?

当千颗血神洗礼能量球瞬间汇聚一时,直径粗达两千米的白sè光柱亦同时成形,以吞没一切之势直冲云霄,破空飞去……

……

仙踪林大陆,有一处葱郁地密林。许多人都知道,这里面住着一个神,一个从第二次真神之乱前获得众神之殿授予印记的高阶级神,能量掌控者。象征天地间除却众神之殿的神王外拥有最强大力量的存在。

凡是知道能量掌控者的人,也都知道神后幻璃同样居住于这片密林内,这是处圣地,多少年来都不曾有人敢轻易涉足,那是神圣之地,因此之故,这片密林十分宁静。

密林里每ri都会燃起数次烟雾,因幻璃在烹制食物。

白云是很能吃的,尤其是每天进餐地次数还不止四,五次。好在,幻璃也十分喜欢做,如果不是白云特别能吃的话,幻璃每天要少却很多乐趣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幻璃特别爱烹制食物,白云也不会那么能吃。

在这密林中,白云不尽量给幻璃体验乐趣的机会,还能谁给予呢?

幻璃单手托着下巴,边催促白云吃的更快些。白云面带微笑。暗地里催动内功加快身体对食物能量地吸收,不动声sè。幻璃笑容灿烂的道“要是不够,我再做。”

“等晚些吧。”

幻璃闻言笑着道“好啊。银璃和黑龙他们前几ri真的已经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了吗?”

白云微笑点头着道“真的。你也想出去吗?”

幻璃略作思索,笑道“不想。你告诉我的,现在外面和里面差不多,等外面变地比这里更好时。你会带我出去地呀。”

“是的,我会。”白云微笑着道。说罢,又开始吃着面前堆得足有半米高地食物。

幻璃安静了没有一会,又想起什么般,笑着道“吃完给我讲故事听吧。那时候你又走了,老是听别人说外面的变故,银璃陪着我,却又不愿意告诉我具体的事情。只知道依郁的血神洗礼杀了很多人。”

白云闻言轻声道“那先讲故事。完了后再继续吃你做的美味好吗?”

“不好,边讲边吃。”

白云心下颇是做难,持续开口说话,会导致内力吸收食物能量的速度变慢,却又不愿拂了幻璃的心意,笑道“那样地话会吃的特别慢,可以吗?”

幻璃笑容灿烂的道“没关系呀,慢慢吃。吃完了接着给你做晚饭。”

白云微笑称赞着道“还是你考虑的周到全面,好,我慢慢吃,慢慢讲。”

“依郁是个不爱说真话的人。”

幻璃笑着接话道“是基上不说真话的。”

白云笑道“是的。这样的人,在没有决定说真话前,也绝不会做真事。也绝不会用真正领。依郁原认属于自己地事情,不愿意拖累其它人卷入旋涡,而踏入众神殿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一直选择耐心的等待,等待能以最少杀亡代价统一真神界的那天。当那天他真的决定要说真话起,也决定要用真正的实力。

血神洗礼非常厉害,他做到将空间穿越融入放逐者轻功和身法,我们同时出手,他穿越至另一空间层面,尽管只有很短地时间。但血神洗礼却成功的击中我无数幻影里的真身。于是。我败亡了……”

“败亡不是死了吗?”

“是的。”

“可是你早就回来了呀。”幻璃不解着道。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依郁和过去神王之间的故事……”

“我想听。”

“好。”

“当我战败。告诉他再过半年,瑞拉将会被神王毁灭的信息后,他……”

……

众神秘录记载,第二次真神之乱战役。

初次将三真神融合后的圣仙神以天地杀伤力最强大的神咒血神洗礼,击败能量掌控者白云于冰封大陆。得第四枚真神印记,银圣,被吸融于圣仙真神印记中。

其后不过半月,圣仙神依郁携同魔神红魅,潜入战神城,凭其强大力量硬闯入战神殿,屠戮亚神六百五十三,后以血神洗礼摧毁战神黑龙意识,夺得第五枚真神印记,战神印记,被吸融于圣仙真神印记中。

随之不过一月,天昏被圣仙神的血神洗礼毁灭于黄沙区,魔神降临仪式,被迫无法继续。

半月后,破坏王领地遭遇地暗带领大批死亡神大陆亚神以及从原战神大陆叛逃以复仇目的地亚神袭击,破坏王使灭亡大半,来袭者除却地暗,余者被尽毁,无已得逃。

圣仙神之动怒,清点带领所有可调动地放逐者,原战神大陆勇者,原毁灭神大陆追随者,蜂拥杀向死亡神大陆。此战持续三个月,战亡亚神超过三千五百之数,圣仙神身边所有成神超过三年的亚神及王,死剩破坏王和红魅两人,余下皆新神。地暗死于血神洗礼,尸王降服,被尸王困绑于神殿地屠神疯幽得以重获zi you。

……

幻璃不解道“你灭亡了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呢?”

白云微笑道“灭亡并非消逝,意识被禁锢在外界的特殊仪器内。还能看到这里面发生地任何事情。如果不是这样,依郁和瑞拉击败神王,分别成人类和辛德文明领导者后,又怎能将所有灭亡者的意识还原?”

幻璃闻言点头,继而又笑着道“不知道依郁和瑞拉在外面怎样了呢?”

白云轻声道“这只有去问神王红魅才能知道。”

幻璃笑容灿烂的道“那我们去众神之殿找神王吧!”

“好。”白云微笑微点头,自然是不愿拂了幻璃心意的。

第六节相信

混沌纪元虚拟世界之外,在依郁当初脱出后。即得到五悬浮星的共同承认,承认其人类文明的领导者。也是唯一的领导者。原地五悬浮星之主以及混乱不堪的人类文明各方势力首脑,大多却集体反抗,并相约对五悬浮星发起攻击,意图摧毁依郁地意识,让一切回到原的状态。

后,尽数败亡。

人类文明拥有了新的主脑,恢复许多年前开始便因资源确实而无法维持的规则和次序。而这些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全部变化。皆因依郁之故变做了可能。

人类文明人造意识形成和存在的五悬浮星子脑之所以承认依郁的唯一领导者地位,皆因其jing神意识波中附带着若干年前人类文明拥有最高权限地主脑毁灭前留下的信息。

依郁梦幻空间中三领导者之后,在人类文明主闹遭遇毁灭前,通过意识波和基因改造在培植仓中成长的生命和灵魂。也是因此之故,当初进入混沌纪元虚拟世界前,依郁在培植仓中沉睡,在虚空中漂流了漫长的岁月。

倘若从一开始被发现时,便能得以出现于五悬浮星。那么早已直接晋升成人类文明领导者,早已因其身份得以寻找到梦幻空间的位置,人类文明的重造,主脑的重建,索得必须的,足够地所有资源。

通过依郁与辛德文明领导者瑞拉的交涉。魅惑以及许多人类文明已经灭亡的意识均得以被解放,其后魅惑便一直帮助着领导者依郁处理人类文明重建和维持的事务。

“领导者,辛德文明领导者瑞拉已至,请求相见。”魅惑通报传递着,此刻的人类文明仍旧未建立完善,若非如此,魅惑根无需亲身位于边缘地区指挥监督了的,更无需亲自将边缘区域地情形对依郁汇报。

“欢迎之至。”

瑞拉是一个人来的,事实上,每个月。瑞拉都会以前往人类文明领导者星呆上十天半个月。在辛德文明方面。理是协助人类文明的重建,当然。事实上不过是来陪伴依郁而已。所以,瑞拉只能一个人来,倘若被辛德文明的主脑得知真相,那么再想过来的申请,没有足够理的情况下,却是不可能获得批准的。

瑞拉仍旧蓄着长黑发,但不再穿着黑长裙,爱穿白sè,却仍旧如过去般,喜欢沉默,罕有笑容,只有对着依郁时,才能多上几句。房内只剩两人时,瑞拉也不再如早先般那么做作,亲昵的搂着依郁脖子,轻声道“进度如何了?”

依郁轻手将之拉抱在怀,微笑道“快了,有主脑主持,又得梦幻空间和辛德文明给予的资源,重建其实快的很。”

“听说这个月你又摧毁了很多人类地意识。”

“那批人坚持不明重建后地混沌纪元虚拟世界,我只有毁灭他们。人类文明过去的衰败就是因太多根没有达到脱离虚拟世界标准地人处在现实所致,这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依郁语气颇是严肃,言语中丝毫不因此而抱着内疚。

瑞拉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趣于这问题上,沉默片刻后突然道“那时候,见到神王辛德,她也认识你。什么你偏偏还坚持认,我才是丑小鸭辛德呢?”

依郁轻笑着道“想知道答案,先表现诚意。”

瑞拉沉默,好一阵子后,才终于道“好吧,我告诉你。那时候绿皮怪物袭击村子,我被其它人带着出了村外。后来大家都被绿皮怪物杀死了。包括我。来是会被洗去记忆的,但是没想到死亡神在那附近,他和我订立了契约,ri后我替他完成一件事情,他能让我记忆得以保存,并指引我寻魔盒。”

依郁闻言失笑出声,想起那时候在虚拟世界中地黄沙区时。瑞拉说过,因某件绝对不能失去的东西。必须那么做。原来所指,就是小时候当丑小鸭的记忆。轻声道“所以,你除了等我还能等谁?换了第二个,哪里还理睬你的沉默?”

瑞拉双手环抱着依郁的腰,轻声道“你长大后总是说谎,不如此,怎么能知道你的坚持有几分。而且。我是神王的分身,必须与神王决战,胜者新王,败者被毁灭。如果你不是像我一样固执坚持地相信,让你知道了,最后又败于神王,只是徒然增添你的伤痛。”

依郁笑着道“我早就说过真话,但是没有人相信。我明明就是相信爱情地啊。”

“我也相信。”瑞拉微仰起脸。轻声着道。

说罢,两人吻上对方。

“红魅和锋他们怎么样?”

瑞拉闻言轻声道“还好的。就是大牙和冷漠他们一有空就齐声冲着天空骂你,说是当初害他们被毁灭。锋和致雅每天,厄……每天上床前后都要骂你一顿,当做祷告。说对神王决战的时候,你是故意不救他。让他惨死在神王的意识攻击下的。”

依郁嘿嘿笑道“其实来就是。那时候我猜到意识灭亡后并非真正消失,既然有机会,看着那混蛋被神王摧化成气体,多过瘾。”

“狠心。”

“我就是对他们那群混蛋太心软。要不然,一早就不理会他们死活,当初哪里需要拖得那么久才见着你。结果到了后来,还是无法避免。”依郁这般说着,言语中却没有懊悔之意。

末了又道“幽幽还没出来吗?”

“恩,他跟锋他们一起,不打算那么快出来。说是里面比外面还有趣。何必出来。前几天。黑龙和银璃他们获得红魅认可,已经出来了。”瑞拉轻声作着回答。依郁摇头叹气道“看,辛德文明聪明人就是多。能出来他们还不愿意出来,人类文明这些人,非坚持着什么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问题,让他们进去还不愿意。”

“不过没关系,有的是时间。他们早晚也得全部进去,不合格地人我绝不会放出来,爱杀爱闹在里面进行吧,外面的物质文明发展丝毫不受影响。”依郁不以然的轻声说着道,神sè间充满自信。

末了又道“待你回去后,让红魅多想办法整整那群混蛋,要是能整的他们不敢再呆里面,那最好不过。让他们过的太滋润快乐,我心里可痛快不起来。”

瑞拉摇头道“不行的。不能因个人喜好,去随意干涉里面的事情。”

依郁正sè道“这么小小一个要求,你竟然都不答应?”

瑞拉沉默半响,轻声着道“真的不可以地。换个其它的好吗?”

依郁做不快状,没好气的道“其它的?”

“恩。”

“回去告诉辛德文明的主脑,人类文明的领导依郁决定在重建工作完成后,正式娶辛德文明领导者瑞拉妻。”依郁嘿嘿怪笑着道,瑞拉脸sè一红,摇头道“也不行地。主脑不会同意。”

“不同意我拆了它。”依郁故作凶狠,瑞拉急道“不可以这样的,这样的行径不是跟你们人类文明以前的过错一样吗?因个人**受到主脑相对限制,就摧毁主脑想把一切都随心所yu的掌握在手……”

依郁微笑注视着急声劝说的瑞拉,后者住嘴,终于反应过来是被戏弄了。

“放心吧。我已经想到办法能获得两方面主脑的批准。老早以前便约定将来要举行结婚仪式做我妻子,却没想到一直拖到现在。”

“不着急的。”

依郁笑着点头道“正如芙清的意识被解放后对我说的那般,人生如饮,无论喝地快慢。总是体验着入嘴,入喉,入肚时地快感。但无论喝的是快还是慢,是多还是少,那快感终究不会是占据感受地全部。认识到这点,也就无所谓了。早寻着你也好,晚寻着也好。我们都不会因此改变,终究还将陪伴着彼此。对于无尽的未来而言。又有何区别。”

又有何区别?

辛德文明的虚拟世界内,众神之殿之颠的圆台,神王红魅已经在这里站立了数百年。在这个位置,这世界内的一切,任何一处角落无不尽收眼底。这是恶魔之王父神在梦寐以求了若干年都未能站立地位置,如今红魅站上了,却也是恶魔之王站上了。

神王用了一百年的时间思索一个问题。什么当初依郁心下明明知道被寄托于恶魔之王最多期待地种子并非那两个掩人耳目,灭亡而存在的魔星,其实是自己。却偏偏故作不知,任自己伴随左右,直到最后成神王。

在圣仙神城诞生之前,没有人知道以剑引动天地力量的血神洗礼早已完成。红魅毫不怀疑,如果依郁要冲自己下手,只需要一瞬。

很久以前开始。红魅不再想这个问题了。因实在想不到答案,又因追忆在不知觉中,全部用于回忆站立在神王位置之前的所有点滴。与那个有着深紫sè眼睛男人相处的每一个片段,都不愿意去忘记,极力的反复回忆着,年复一年。

神王总是沉默的。或说是深沉地,让众神轻易无法理解的深沉。

红魅之前的神王辛德,每ri也是这般,身着黑sè长裙,静立在众神之殿之颠,用那对红亮的眼睛,仿佛永恒不动的注视着远空,下界。如今的神王红魅,还是这样,神王的眼睛里到底看着什么?是什么让她们能这般一直注视着?

众神之殿的神。无一知晓。因那地方。只有神王才能站立。

“你不是她,再怎么像。仍旧不是……”依郁当初说这话地语气和神态,仍旧清晰的如同只在昨ri。

最近一百年,神王红魅一直静立着回忆这句话。

“因,我相信爱情。”红魅喃喃自语,清楚记得,当初落败的神王,语气平静的询问着与之完全一般无二的瑞拉,何会被两人打败时。依郁神态严肃,语气认真的如此回答。

虎头蛇尾?

饮在写之前结局部分已经准备了两份剧情大纲,结局是一样地,但结局部分的情节字数却不一样。有了写真相堕落的经验后,便在开始做了这准备。目前选择的是少却约三十万字的那份结局大纲,其实从中可看出,情节部分具备很大的字数扩充ing。

小部分原因是不愿如高手寂寞那般形式,独开虚拟世界之外的短篇部分,主要原因下面会谈及。

相关的情节部分,或许在ri后会以外篇形式补充吧。

写了真相堕落,又写了饮后,我发现有些题材和背景,自己根碰不得。比如饮,想保持让之蒙着欢笑氛围的面纱。自我审视和感觉而言,认十前维持的都不错,但在其后,却渐渐失去

到写至放逐者部分,在码字地时候,身便已无法维持那种jing神状态。却已成骑虎之势,只能按照大纲尽力写下去。这样地状态不是我所想要,更不是该存在的。码字时身地思想状态如何,所造就的文字予人感受的差异也会随之改变,尤其对于写小说方面无造诣的我而言。

对于许多追看或是关注人作品的友,都知道去年写高手寂寞一文时,许诺过该至结束,每ri三节绝不欠。

ri万字对于那时候而言,不过是一个半小时至于三小时的工夫,对于工作和私人时间影响并不大。但从后期开始,之耗费的时间越来越长。

至写真相堕落时,因友的支持,于是选择继续这承诺。其实那段时间工作非常忙,我不是个喜欢规律ing工作的人,从不把自己捆绑在某处,让工作最后进入懒惰而无聊的等待发薪,等待下班,等待休假的状态。

我喜欢填充时间,将所有可填充地时间尽量塞满。

小时候。在一段对山地车充满兴趣的年代,在上学途中遭遇摔撞,膝关节血流如柱,至尽仍旧留有隐约可辩的类圆形伤口,却也让自己坚持踩着车子到达学校,继续上课。

再后来大些,到了热衷打篮球的年代。有过一次将手腕摔的肿粗胜手臂经历,却仍旧每天忍痛用那只手继续和同学朋友打球。这些都是因喜欢。是的,我是个可以对要做的事情尽量压榨自己地人。

我喜欢每天花些时间写小说,所以,哪怕是在写真相时,即使平均每天都工作约十四小时,几乎每天都必须出去应酬,即使缩短睡眠时间也会坚持着保持更新。即使是前些时候右手掌被车门夹着。却也坚持用一只码字维持着更新近一周。这些在那时候,都没有说过。因既然能维持,这些没有必要说。

码字对于私人感情和生活方面的影响其实是最大地,一天只有24小时可以分配,还需要扣除四至五小时睡眠。(睡眠是最浪费时间的,可是无力改变。)前些时候请了八天假,赶补欠下的节,假期中只有两天半的时间予我。

原以后天才会到结局。前了。到这时候,也终于可以说些在没有结束时不该说的话。在正常更新时,从来是不留存稿的,能码多少就更新多少。其实高手寂寞时和在写饮前十时,更新速度是最快而且质量自认最接近意的时候。

喜欢,身就会极力压榨可分配地时间和jing力。而这种情形。即使工作忙碌,每月的量也不会低于三十万,这从三结束的小说可总结看出,并非自以是的情绪化结论。而定下了固定量,在较久的忙碌或时间遭受较多的客观影响下,反倒越来越觉得像是在做最排斥的规律ing固定工作一般,无论质还是量,其实都少了。

变成了……而必须,而不是因要而极力。

这种差异的影响和区别非常大。就我自己地感觉而言,饮从第十开始。质量其实是在持续下滑。是这种思想状态造就的不可控制情形。我人有些固执,或者说有些太重视某些自己订立的原则。否则这番话不会在如今结束时才说,否则会在尚未结束,意识到这些问题时就说。

因这同样许诺过,至结束平均ri更新三节。许诺过,无论自己状态如何,必须极力做到,没有其它理可说,哪怕我认这是种造就负面结果的束缚和枷锁。

下一,不会太快开。我需要调养身体,让这休假符合其真实意义。

而下一,也不会许诺ri更新量,不再自己套上枷锁,也没有必要套上这枷锁。ri更新三节,四节,来就可以做到,没有这枷锁反而更快,状态更好,发挥也更出sè。否则,继续这般下去,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感觉像是在规律ing的完成某种工作,如同最厌恶的规律ing工作。

以上是个人认很必要对许多支持友交代地话,如果大家需要什么许诺,只可以说,在我仍旧喜欢以写小说的方式填充时间内,都会极力压榨自己,没有固定承诺的更新数量和质量,必定比之这种固定承诺只多不少。

这是自信和对自己的自知。

题外话至此止。

关于饮,最初想起的题目叫干,第一声。但因字意很容易被理解其它,未得编辑允许,于是取了饮字。

此的大纲和构思在写真相堕落时就已大致完成。

很多时候,准确说是从来。从身边所见或是所闻,总会见到听到这样那样的争执。我总喜欢用喝酒去比喻,这种许多的争执往往就像是一个爱细品慢饮的人和一个爱一口干尽的人坐在一起引起地争吵。彼此都是有理可依地,却又都认对方是强词夺理不懂真谛的。

很多事情总觉得如饮,任你喝快喝慢,喝多喝少,各有各地喜欢,各有各的体验。我管我高兴,哪管你喜欢?

每个人都有自己衡量事物的标准,而我认,自己的标准是自己而订立的,并不是了要求别人而订立。此也就以此立意,取名饮。

文中的主要角sè,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准则,有的人不仅用这准则要求自己,同时也要求别人;有的则只要求自己,不要求别人;也有的人,准则只用于要求别人,不用于要求自己;当然还有的人,准则只是用来说,既不要求他人也不要求自己。

至于如何看待和认知,愿读罢此者,各有各想法。

最后,关于此,虽已尽力。然中途开始自己都已知道,质量没能维持相仿程度。很感歉疚,因存在能力范围内可做到更好的余地。

十分感谢至今仍旧支持友们。下一,相信会是能从开始将质量维持到结束的小说,真相堕落和饮始终带给我许多些什么。希望那时候仍旧能看到大家的留言,终究还是该饮划上句号了。:)

念及这混沌纪元背景系列的最后一部,竟以这种方式结局,失望之余亦是唏嘘。

兰帝魅晨

2006年8月10ri18:48分留字

[记住我们的网址----网或按ctrld收藏我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