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气娃娃之恋实战图片

~日期:~10月19日~

哎呀终于结束啦!不容易啊!不知道大家能否看出来后面的结局赶了啊……本来应该是改名黄泉,然后再书里面出现几次,比如剥夺记忆的剧场版就林某人一个人和黑崎还有记忆啊……比如王印和冰轮丸前面都铺垫好了还是没有写啊……比如说还有不少角色还没有吐槽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理由我已经说啦,用原创剧情和剧场版来写后面的部分,让我很有一种同人里面写同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找不到感觉。 所以只好提前结束了。结局交代的“隐藏力量”比较多,显得有些杂。没有办法啊……本来还打算多加几段原创和剧场版的。不过还好的是想要说的基本上都说了。

说说主角的斩魄刀吧……其实也就是设定有些奇怪,实际上除了必须“起名字”借用了中国修真啊武侠啊里面的炼器,锻造神兵等行为完成过后必须先命名的设定之外,其他的部分,在死神中基本都可以找到依据。比如斩魄刀和主人不同性别那是浦原喜助和红姬,斩魄刀可以实体化出来帮助战斗那是综合了黑崎一护和剑八战斗时候斩月帮忙止血的外挂,和三天学万解的时候阿散井恋次说“已经修炼到可以具象化的地步了”,所以说斩魄刀具象化和斩魄刀帮忙打架都是可行的,既然可以帮忙治疗,那么直接帮忙出手也就没啥特别的了。可以使用他人的斩魄刀那是黑崎一护用露琪亚的袖白雪,既然鬼道中有空间系和时间系(握菱铁斋的禁术),那么所谓鬼道系的斩魄刀有时间系和空间系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斩魄刀解放是领域的问题,有京乐春水的“花天狂骨”(领域中都是游戏规则嘛!)。所以说,主角的斩魄刀虽然强,但是除了一个可以自己命名之外,我可没有脱离死神本身的设定……

关于蓝染的问题,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对于以后剧情的猜测”了。毕竟蓝染那么背活捉,我只有两种想法:一种是那个王键的存放地点虽然是总队长之间口口相传,但是那种奇特的东西存放的地点一定有些特别,蓝染故意被捉住,然后去找王键――还不如造一个。所以这个的可能性比较小。当然主要是我觉得我偷偷猜测的“超级”用来解释的蓝染的万解实在是让我深信不疑。比如蓝染在决战和黑崎一护对话的时候说“我从一开始就崩玉了”,那时候的配图,是队长服。照理来说,百年前,浦原喜助为了救人,就已经用了崩玉了,以蓝染的能力,一定很快就可以知道,虽然那时候未必会知道叫什么,不过很显然一定是从那时候起就知道了,但是为什么配图是队长服呢?据蓝染在决战的时候自己所说的,用死神和流魂街有死神潜质的人的灵魂制造崩玉(松本乱菊被拿走灵魂了,银的回忆……),说明在遇到银之前,蓝染就已经开始制造崩玉了,更别说是浦原喜助拿出崩玉来用的时候了。

所以我设定了蓝染的万解,银用自己的灵魂和万解中没有见到的“灰”来补足松本乱菊的灵魂。同时也是因为,东仙要虚化了,蓝染虚化了,没有理由蓝染不要求银也虚化吧?或许就是因为银的灵魂有了缺陷,不能虚化了。再看最后之战,东仙要认为死神的力量是堕落,所以不万解,市丸银万解了,蓝染虚化了,但是没有万解。为什么?即使是被一护嘲讽的时候都没有,他应该清楚虚化后万解实力会更上一层楼的……

而且他为什么需要灵王,为什么培养黑崎一护?现在已经确定灵王是个东西了,所谓的王族充其量也就是“守护灵王一族”,和灵王实际上没啥力量关系,一护是不是也没啥区别了。而我的设定是,培养一护对抗真蓝染,他自己故意被抓起来藏进地狱……当然,虽然我的设定未必对,就好像当初火影设定的佩恩是四代一样,不过总的来说,能够解决我自己的疑惑,而且看起来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然后混淆的交代一下最后的感情结局:林松用行动表达了“我要忙着睡觉,哪有时间当总队长?”,那俩字有没有特别的含义呢?呵呵……

最后感谢一下各位读者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最后啊……还是不得不谈到当初我说的已经开写的新书……恩,因为工作和身体的关系,这本书已经不写了……而且本来这本书就是为了如果把某个人搞死了而准备的,现在这个人没有搞死,所以我也就不必特意用一本新书来平息众怒了。好了,下面的内容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不会再续写的篇章,不想被勾引的同志可以散场了,想看的同志继续看的话本人概不负责……

“火影大人!漩涡鸣人又在火影岩上胡乱图画了!而且这一次用的居然是油漆!”身穿绿色小马甲,头上绑个有铁片的布条弄的跟忍者神龟一样绿油油的中忍愤怒地说着,“这次捉到他,一定要……”

“好了好了……这不是很好嘛?”三代火影拿下嘴里面的烟斗,从鼻子中喷出一道青气,“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

“火影大人!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站在旁边的另外一个中忍突然间发话道。微黑的面庞上略微有些红潮,配合上眼睛下方横穿鼻梁的一道伤疤,窘迫的有些诡异。

“哎呀伊鲁卡,你就是会小题大做。”再传来一个声音。这是一个在火影办公室里面躺在长条椅子上的青年忍者,银亮的头发颇有些耀眼,“火影大人都说没关系啦!”

“但是旗木老师……”伊鲁卡显得颇为犹豫,“不能让名人继续这样下去的啊!再这样对他自己也不好啊!”

“真是冷淡啊伊鲁卡。”躺在椅子上同样穿着绿马甲的青年忍者眯着眼睛,“我叫你的名字伊鲁卡,而你却始终只称呼我为‘旗木老师’……我是不是真的很悲剧啊?”

“这不能混为一谈的吧!你那名字……”伊鲁卡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叫了起来,然后又平复了下去,“不好意思,火影大人,我失态了……我要去好好教育一下鸣人,就先告退了!”

原地一个瞬身术,伊鲁卡已经离开了。而那个之前报告鸣人劣迹的中忍,却是忍不住出声嘲讽了起来:“伊鲁卡实在是太维护那个妖狐小鬼了!每次都说什么要好好的教育,结果每次还不都是继续犯错误……这么急着赶过去,还不是为了比我们警备队先找到那个妖狐,要是被我们先找到他的话,一定要……”

说话到一半的中忍突然间停住了。汗水,从额头上慢慢地顺着面颊滚了下来,喉咙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却不敢咽一口吐沫。因为一支苦无,就停在他的脖颈下方,直指咽喉要害。隔着数个厘米,都可以感觉到那苦无上冰冷的寒气。

“一定要怎么样呢?”银发的青年已经坐了起来。

会被杀死!一定会被杀死的!中忍半跪在地上,一对瞳孔不住地放大收缩着。面对着一支苦无,居然全无反抗之力。

“好了旗木……”三代火影突然开口了。在这一瞬间,原本在整个房间中弥漫的杀气,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了,“上条,你先下去吧!”

“是!”如蒙大赦,被称为上条的中忍跌跌撞撞地跑出了火影办公室。

“想不到你居然也会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啊!旗木。”火影原本严肃的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怎么?看你的样子,伤已经好了吗?居然……都有了动手的打算了。或许我不应该说居然的吧……当初你向死神动手,我就已经居然够了……我还以为你会憋在木叶忍者学校一辈子呢!”

“怎么说呢?好得差不多了吧?不过火影大人也真是冷淡呢!居然也叫我旗木……”

“我倒是可以用能够用的最尊重的称呼来叫你。”三代的眼中,闪过一道喜色。

“那还是算了吧……”银发青年旗木摇摇头摆摆手,“我还是讨厌麻烦的事情啊。”

“鸣人快要毕业了吧?”沉吟了一下,三代忽然间想起了这个人来找自己的一点可能性。

“当然,大概……是明天?应该是明天吧?鸣人那个期待被人重视的小鬼,有很大的考前综合症呢!”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啼笑皆非:“我说你啊!你是学校里面的老师吧?三天后的毕业考试,你居然还要用到‘大概’这个词?怎么了?你过来找我……难道说……想要亲自带鸣人吗?我想卡卡西是不会介意的。他绝对是巴不得不带这一届,不,只要你在学校,他就不想带学生。”

“不要这样说啊火影大人,搞得我很破坏木叶的和谐氛围一样啊!我可从来都说卡卡西是个好老师,卡卡西是个好上忍,从卡卡西那里毕业的一定都会有很大的成就……我可从来都是夸他的啊!他不愿意给他的学生毕业,我有什么办法?”

“你啊你!”三代摇了摇头,放下了已经熄灭的烟斗,“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不要告诉我只是顺路被伊鲁卡拉来的?”

“那当然不可能了……而且我这么懒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是不会特意跑这么一趟的啊……”银发青年的眼神越发的懒散,口中所诉说的,却让人背心发寒,“只是很久没有杀人,感觉有些寂寞了。”

三代目瞪口呆,随即眼中闪过激动的亮光。

…………

考试结束,鸣人一个人坐在忍者学校的秋千上,望着那些无论是毕业了还是没毕业的,笑着的或者是哭泣的同学,他们的身边,总会有一个人来分享他们的快乐与悲伤。而自己,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个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偶尔有目光投射过来,那也是夹杂着恐惧和憎恶的神情。

“哟!鸣人!”一个有着明亮的水蓝色头发的帅气中忍,来到了鸣人的身边。

“水木老师?”鸣人惊讶。

火影办公室,三代看着水木对鸣人的表演,一抹冷酷的笑容出现在脸上。我虽然老了,我虽然雄心不再,但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在我木叶搞风搞雨的!

“来人!传我命令!”三代发出声音的时候,一个带着面具的暗部出现在他的身前,当命令结束的时候又再度消失。一道天罗地网,已经在鸣人行动之前就布下了。没有人能从中逃脱。

“火影大人!这次一定不能轻饶了鸣人!那可是封印之书啊!那可是初代大人封印所有危险忍术和禁术的卷轴啊!”中忍们乱糟糟的说道。

看着眼前纷乱的景象,三代也很是头疼。这就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洗礼的忍者啊……“好了!不要再说了!现在立刻出发,去把鸣人找回来!”

“是!”乱糟糟的中忍们得到命令,总算有了一些忍者的样子,纷纷使用瞬身术,朝着四面八方赶去。

“真是的……”三代再次摇头叹气,“那么还是拜托你了……”

没有人,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异常。三代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勃然大怒:“混蛋!居然不等我说完话就偷跑!”

森林中,伊鲁卡朝着水木大声喊道:“鸣人才不是妖狐!他是我认可的学生!”

被感动的鸣人,使出了自己刚刚学会的影分身之术。击倒了水木。

森林的更深处,一个人影带着嗜血的笑容,慢慢地向着鸣人和伊鲁卡前进。只是他的身后,一个懒散的声音突然传来:“哎呀呀,这不是坂田上忍吗?不知道这个时间,您出现在这个地点,想要做些什么呢?”

坂田吓了一跳,立刻转身举起了手中的苦无:“谁?是谁……原来是旗木老师啊……”仿佛轻松了很多一样,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坂田上忍,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半夜睡不着,听到中忍们出动的声音所以出来看看,刚才看到紧张的时候,想要出去帮忙来着,想不到鸣人那个小鬼很有一手啊……旗木中忍,你是什么意思?居然过问我的行为?你只是个中忍!”坂田说着说着,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着急交代,眼神不善起来。

“所以我才奇怪……为什么只是身为中忍,并不知道鸣人完全真实情况的水木,会知道鸣人可以在晚上还名正言顺的进三代的家,并且有拿出封印之书的可能性。要知道鸣人的身份,不是上忍,是根本不可能的……就连伊鲁卡,都不知道鸣人究竟是谁的孩子……我说的对吗?坂田上忍?没有一个上忍的指点,仅凭一个在忍着学校内教书的中忍,是不可能想出‘让鸣人去偷’这么搞笑,实际上却是最后可能成功的办法的。”

“被发现了吗?”坂田的脸上是狰狞的笑容,“旗木老师,那就怪不得我了!虽然对于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我也很好奇,不过……还是让你变成死人比较好!毕竟我是上忍,而你只是中忍,就算你号称忍着学校内的第一中忍老师,和我们这些经历过战争的上忍,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经历过战争的上忍?很有意思……我还真不知道,坂田上忍你有经历过战争啊……第几次忍界大战呢?不要告诉我,在你的眼中,现在木业上忍出去执行的那些a级s级的任务,就可以称之为‘战争’了啊!”

“大言不惭!”坂田飞快地甩出了手里剑,“旗木,你可以去死了!”

有着亮银色头发的青年忍者向后退去,避开了十几只手里剑的攻击。

“说到底,你也只是借用了那个人的威名而已!木叶第一技师,拷贝忍者卡卡西……呵呵,我只能说,你实在是太孤陋寡闻了……在木叶所有上忍中,我的远距离攻击能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坂田冷笑,“你居然还想和我拉开距离?”

“拉开距离,是为了防止你的血,溅到我的身上。”旗木笑了笑,伸出右手,轻轻在左侧腰间,仿佛握住了什么东西一般,缓缓地向前抽动。

“你傻了吗?”坂田冷笑,“看你的动作,那似乎是一柄短剑吧?你想像中的短剑?就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剑,距离那么远的距离,你想做什么呢?”

“我想做的,就是这个啊……”旗木青蓝色的眼睛中,泛起莫名的意味,让坂田忽然觉得,自己死定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先下手为强!

“手里剑――影……”坂田的眼中,眼前的旗木用那仿佛握着什么东西的手,做出了一个放在放在胸前的奇怪姿势,然后,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些什么。他的忍术,就已经硬生生被截断了。胸口的剧痛,已经昭示着他的结局。

眨了一眨眼睛,在临死的目光中,他忽然间看到了一道亮银色的光芒,从对方的手中,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脏。

而此时,对方那最后略略动了动嘴唇所说出的话语,才终于传到他的耳中。

“射杀他!神枪!”

……

火影办公室,三代用远眼睛之术看着被称为旗木的男子冲着自己微笑了一下,心中的感慨和激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第三次忍界大战,木叶有两颗新星。上忍的波风水门,暗部的“琴酒”,并称木叶的“金光银闪”,当然,他同时还是……

三代嘴角是止不住的微笑,手中是一张刚刚填好的上忍晋升资料卡。

姓名:旗木卡卡东……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0/194/indehtml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