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

十年以后,一座破旧的古庙之中。

一个样貌丑陋、胡子拉碴的大汉将背上背着的黑褐色麻袋卸了下来,放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面前,解开上面紧紧扎着的麻绳。

“哎哟,这次这个着实不错,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女子惊呼着,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麻袋里的白衣女童闻言,漂亮的不似凡人的脸蛋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你还挺会说话的,待会就留你个全尸吧。”

“你什么意思?别以为你长得漂亮老娘就不打你!我告诉你,比你还横的小丫头我见得多了!最后不还是被老娘教训的服服帖帖!”女子横眉立目地指着女童尖声嚷道。

“打我?”女童嗤笑了一声,挖了挖耳朵,“好啊,你来打吧,我不还手。”

女子听得这话,登时火冒三丈,二话不说劈手就是一耳光打了过去。

岂料异变突生,就在女子的手快要碰到女童的一瞬间,一层宝塔形状的光幕蓦然涌现,将女子狠狠地弹飞了出去,女子还未及痛呼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干的不错,比睚眦强,每次都弄得到处都是血,既吓人又污染环境。”女童稚嫩的脸上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玲珑宝塔瓮声瓮气道:“谢谢主人夸奖。”

“主人,我哪有?”睚眦委屈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我说有就有。”女童毫不客气地说道。

身后的大汉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却被两个容貌极美的女子拦住了。

“上仙让你走了吗?找死!”

其中的一个粉衣女子说着,直接伸出爪子,“咔”的一下穿透了大汉的肋骨,将他的心脏掏了出来。

睚眦见状,立刻道:“主人,你看,明明是妲己每次都弄得到处都是血,你怎么怪睚眦呢!”

女童拍拍脑袋,有些懊恼:“对不起啊,我这脑子总是记不住东西。”

睚眦拉住子仙的手:“别这样,这不怪你。”

心里止不住地难受。主人如今这样,还不就是为了拯救苍生留下的后遗症?要知道,她以前的记性可是很好的,真正的过目不忘啊。

女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她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锤自己的脑袋了。

“对了,我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又忘了。”女童撇撇嘴,很是沮丧。

真是的,都十岁了怎么还记不住自己的名字,天底下哪有像自己这般笨的人?

睚眦耐心地解释道:“主人,你叫墨子仙,我叫睚眦,你怀里这个叫玲珑宝塔,门外那两个,粉衣的叫妲己,青衣的叫婵娟。”

“哦……”子仙默念了几遍睚眦的话,用力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睚眦暗叹了口气。你每次都说记住了,可是没过多久又忘了。老天为何对你如此不公,你明明做了那么大的功德,为什么却没有一点好报,还要承受这样的命运?

“仙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为师好找。”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片刻以后,身着淡黄衣裙的冷凝霜御剑飞了过来。

“师父,我,我忘了……”子仙局促不安地望着冷凝霜。

不知道怎的,冷凝霜是她师父的这件事,子仙却是一直不敢忘,大概是因为冷凝霜比较凶吧……

冷凝霜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理了理子仙的鬓发,将她抱了起来:“走吧,师父带你去吃饭。你不是最喜欢吃松鹤楼的水晶蒸饺吗?”

“好啊,好啊。”子仙开心地笑了起来,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单纯的幸福和满足。

走到门口的时候,子仙的目光越过冷凝霜的肩头,看向了庙中那座布满灰尘的神像,忽然开口道:“师父,我怎么觉得,那神像很面熟啊?”

冷凝霜的脚步顿了一下,轻声道:“仙儿许是在梦里见到过吧。”

“原来是这样。”子仙释然地笑了笑。

睚眦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一行人御着剑,慢慢飞远,直至不见。

子仙走后,古庙的女娲娘娘石像忽然流下了一行眼泪。(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