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激烈床戏 床震

,。

小包子的诞生

过年期间,安然总是觉得,白奕辰好像背着自己在和安士朋密谋着什么事情。他曾经好奇的向白奕辰打听,可是每次都是被他含糊其辞的闪躲过去,要是被追问的急了,便将安然拉到床上去亲热。最终,安然只能捂着酸痛的腰,咬牙切齿的放弃了刨根问题的想法。

年后,安士朋和白奕哲跟着白振鸣回到了国外,而陈安也自告奋勇的接手了照顾白振鸣的工作,这样白奕哲也可以更好的完成学业。这次安然并没有像上次一样依依不舍,而是高兴的挥别了众人,气的安士朋咬牙切齿的在心中嘀咕:臭小子,有了爱人就忘了师父

于是,白奕辰和安然便过起了白天各忙各的工作,晚上的时候窝在一起打游戏聊天,并不时聊着聊着就开始滚床单的性福生活。而且两人三不五时会到盛家或者唐家做客,中间偶尔再有孙鹏拜访,因此小日子过得实在是无比满足。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便是五年过去了,安然已经成了京城最为有名的神医,而就在此时,远在国外的安士朋也完成了一项惊人的研究,并且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五年里,他在白奕辰的资助下,终于研究出了同人孕育下一代的方法:将其中一方的染色体改变,然后和另一方的精子结合,形成胚胎,放在一个人工制造出来的类似子宫环境的容器中成长至出生。而

提供基因的两个人可以每天到实验室的容器前查看孩子的生长状况,随时培养亲子之间的感情。他们给这个容器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生命”。

因为这完完全全是属于两个人之间的孩子,所以这个发明不啻于给所有的同性情人带来了福音,成果被发布之后,不但很多想要孩子的同性情人跃跃欲试,甚至连社会上对待同性情侣似乎也跟着宽容了许多,而且据说天朝还传出风声说,一旦能够确定孩子与正常生产的无异,则会考虑通过同性婚姻的提案。

于是,在确定了这样“产下”的孩子和正常分娩的孩子一样聪明健康之后,许多女方有心脏病的夫妻甚至也开始考虑用这种方法孕育下一代毕竟既能够避免了妊娠的风险,又能够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这是一种多么幸福且不可思议的事情。

其实安士朋之所以会研究这个项目,完全是因为前世白奕哲曾经无意中说过希望能有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而他又实在不愿意自己爱人的孩子身上流着别的女人的血,因此,便私下里和白奕辰达成协议,他出钱,自己出力,无论如何也要成全爱人的心愿。

白奕辰虽然对白家有没有后代并不介意,但是他知道舅舅盛博一直为了盛家后继无人心中郁郁,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便有了这项震惊世界的成果的诞生。

盛博彼时已经快要半百,本来在心中对此事有些犹豫,但是抵御不住心中对盛家后代的渴望,再加上沈擎也希望拥有两人之间的孩子,于是在一旁拼命撺掇,最后一咬牙,便和沈擎偷偷的去找了安士朋。

安士朋在获奖后,以完成了学业为理由,偕同爱人将实验室搬回了京城,并且二人就住在三年前白奕辰给白振鸣准备的房子里。他见盛博和沈擎联袂而来,心中便明白了二人的来意,于是,很快,他的实验室便多了一个标着二人编号的“生命”。

安然知道了以后,便拉着白奕辰也来凑热闹,白奕辰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后代反正他有小安就足够了。可是安然却觉得自己不能够回到唐家已经很愧疚了,怎么也要有一个孩子姓唐才好,而且他也要一个长的像白奕辰的小包子他其实对白奕辰小时候穿裙子样子一直很好奇。

于是白奕辰很快便败退在安然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之下,硬着头皮也跟他去了一趟实验室,于是,安士朋记录本上的编号又增加了一个。

有了安然的例子在先,唐宁和季景在被唐老爷子轮着拐杖追了大半个院子之后,也无奈的加入了“准爸爸”的行列,再加上安士朋本人的两个,此时已经是一溜五个“生命”一字排开,无奈之下,安士朋只能另行开辟了一件屋子,专门放置自家的这些“小宝贝”们。

在这群“准爸爸”们或紧张,或期待,或好奇,或焦虑的等待中,小包子们出生的日子终于到来了,一群大男人们在抱着大声啼哭的小宝贝们心中无比激动的同时,也迎来了“家有包子”的混乱生活。

而唐老爷子也摸着胡子在心里乐开了花:真幸福,再算上唐苒的话,自己一下子有了三个小孙孙

大白小安番外

如果问医大哪个学院的学生最憋屈,中医学院的学生绝对会含着眼泪开始控诉:什么上面不重视了,经费少的可怜了,设备太陈旧了,好吧,就连他们住的宿舍楼都是最旧的

这个时候其它学院的学生就会跳出来反驳:中医院的学生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们每天只用看看草药,记记配方就行了,最多学个按摩针灸什么的,没事还能做点药膳改善一下伙食,哪像我们,不但要一样一样的看人体器官,还得隔三差五的上解剖课,内容暴力一点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下去。

最后,他们甚至还举例道:你看,别的不说,就说走路,我们哪个学院的学生上课的时候不是匆匆忙忙脚下生风,生怕去晚了一点就漏听了重要内容你们中医院的学生什么时候不是上课铃响了半天还有时间在路上磨蹭为什么呀因为你们的课根本没啥重要内容,就算晚去一会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左右来来回回那几个药方,自己看看书,考试绝对能及格

这么一说,中医院的学生就算心里再不服,也只能低下头,将一口老血默默的咽了回去:没办法,谁让人家说的是事实呢随着西医的兴起,现在的中医早已没落,好一点的大夫都把自己的药方捂得死死,

他们在学校里面也不过是学些治疗头疼脑,脾弱气虚的大众药方,因此中医院在京城医大早就得了一句十分屈辱的评价“治不了病,也吃不死人”。

而且中医“望闻问切”全靠经验积累,等自己毕了业,开了诊所,怕是得几十年才能熬出头,到时候人生还有什么乐趣黄花菜都凉了

不过最近,中医院学生们的状态明显与以前不同,他们一反之前每天无精打采的状态,每天图书馆一开门,便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冲进去抢占阵地,而且在某天某节课开始之前,一个个发挥记者的战斗状态死命的往教室里面冲,就怕去晚了抢不到前面的座位。

其他学院的学生见状不由得十分诧异,但是在知道原因之后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没办法,谁让中医院的院长居然邀请到了安神医来做医大的荣誉教授呢而且据说这个教授可不光只是“荣誉”而已,从这周开始他每周三下午都会来上一堂公开课。

说起安神医,那可是京城近几年来最为有名的人物。据说无论是什么病症到他的手里,轻者一剂痊愈,重则三剂见效,几乎没有例外。起初人们认为这种说法不过是商业炒作,但是在他以三剂剂药方治好了某位重要人物的绝症之后,整个京城立刻轰动起来,人们纷纷涌向碧水云居的那个小小的千年堂,只是为了万一哪天自己不幸生病的话,生命也好有个保障。

安神医来医大讲课的事情,震动的不仅是中医院,就连其他学院的学生也惊动了,纷纷表示要前去看热闹,于是校方在无奈之下,只得将授课地点临时安排在了医大的千人礼堂,同时也表达对这位医生的重视。

即使校方做出了安排,在上课之前,礼堂的人还是挤得满满的,最后甚至连站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了。

一时间礼堂里热闹无比,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这位安神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今天会讲些什么内容。

饶是这些学生对这位荣誉教授的情况有各种猜测,可是当安然到来的时候,他们还是被台上人的年纪惊呆了,于是礼堂里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安然似乎早就料到了眼前的情景,他到京城已经近十年了,这十年里他早就对别人质疑自己的年龄这件事免疫了。

他先是环视了一周台下的人,然后微微鞠了一躬,这才开口道:“大家好,我是安然。很高兴能够受到校方的邀请,来这里和大家探讨一些医学方面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欢迎大家能够和我积极互动,说出你们疑问。”

说完,他拿起白板笔,转身在身后的白板上写了大大的“医德”二字。

然后,他又转过身道:“第一堂课,我想和大家讨论的就是医德的问题。很多人会说,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高明的医术,而我认为,身为医者,高明的医术固然十分重要,高尚的医德也是必备的修养。”

“但究竟什么是医德呢明代裴一中说过医以活人为心,视人之病,犹如己病。清代喻昌也说过医,仁术也。仁人君子必笃于穗,笃于情,则视人尤己,问其所苦,自无不到之处。由此可见,只有心存仁义之心的仁爱之人,才能将医学真正的变成济世救人的仁术”

此时,下面一个学生突然拒收打断了他的话,道:“安教授,您说医者仁心我们十分赞同,但是没有医术的话,面对病人即使有心救治也是素手无策的吧现在病人有病根本不愿意求助中医,你说的我们没有机会实践,而且手里又没有治病的良方,同西医相比,中医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安然闻言一笑:“中医西医本就是不同的体系,西医重在针对某个病症,就好像清除土壤里面的毒草,而中医除了治病之外,更加主要的是调理人的身体,从根本上改善了土壤的环境,让毒草再也没有生存的可能,这样的医术,怎么可能没有前途。”

他顿了顿,又道:“至于你说的没有机会实践,其实真的有心的话,生活中到处都有机会,你的家人,朋友,同学,都是让你观察的对象。我没有正式上过医学院,但是从小跟着师父看过各式各样的病人,他老人家也鼓励我不管碰到什么病人都要自己开个方子,辩证一下,到现在我都记不清自己看过多少人了。归根结底,一切的根源都要看自己的努力”

这时,另外一个学生突然站起来道:“安教授,您的话里似乎轻视了西医的作用,而且现在好多病症都是通过手术的方法来解决,这是西医的专利,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安然闻言抬手示意他坐下,这才道:“这位同学的话其实有一点不妥,手术并不是西医的专利,事实上世界上最早的手术案例出现在中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西医在手术方面的确比较发达,而且我也完全没有轻视西医的意思,因为我本人至今就做了不下几百台西医手术”

安然的课结束后,在医大引起了轰动。学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谈论的话题都是围绕着这位新来的安教授打转,当然,中医院的学生关注的是他的药方和针灸手法,西医院的学生关注的是他对西医手术的研究和心得,当然还有某些学生关注的则是安教授本人。

“哎,你们觉不觉得,安教授长得真的很斯文很好看,他往讲台上一站的时候,我光顾着看他了,别的什么都顾不上想。他在课堂上讲得内容我都是靠着用录音笔录下来之后回去听的”一个女生兴奋的道。

“我也是啊而且你发现没有,他在讲台上的时候那么自信,下了讲台之后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上次我挤上去问他问题的时候,离他近了一点,他还会下意识的后退害羞啊。”另一个女生说道。

“是吗还有这种事”她们的同伴兴奋的道,“这样的话下次我也去试试,好可爱呀。哎,你们说他多大年纪”

第一个女生闻言摇摇头,道:“不知道,他看起来年期和我们差不多大,最多不过20出头吧不过听校方说,他今年已经27岁了。”

“呀,才27岁真的好年轻。”第二个女生捧着脸,幻想到,“也不知道有女朋友没有”

第一个女生闻言立刻道:“管他有没有你去试试啊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于是,在不久之后,安然在医大的办公室门缝里,信箱里,e-ail里,甚至他讲课的教案里便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求爱信件,甚至有自认为条件不错的学生频频向他表白,其攻势之猛烈让他几乎完全无法招架的落荒而逃。

白奕辰为此面上大度,心里却十分郁闷。两人在一起转眼已经十年了,他当然知道安然对自己的感情,但是算算自己已经年近四十,而学校里那群学生正直热血青春,蓬勃向上的时候,就算安然不动心,也难保不会有哪个不要命的对自己的爱人下黑手。

白奕辰在思索半天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宣誓主权,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于是这天,安然又不慎在校园里被一个女生拦住,对方正绯红着脸颊向他表示爱意的时候,只听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道:“爹地”

安然一愣,随即转头,发现自己的儿子哆哆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他连忙走上去,蹲子,柔声问道:“哆哆,你怎么会在这里谁带你过来的”

小包子没有回答,他只是歪着头,看着安然道:“爹地,我想你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安然闻言摸着他的头,轻声道:“爹地和这个姐姐刚刚在说话,现在说完了,马上就要回家了。”

这时候,那个女生也走到跟前,吃惊的道:“安教授,这是您的儿子”随即她心中黯然:原来这么

年轻帅气的安教授早就结了婚,连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

哆哆听见那女生说话,有些迷惑的看着她好一会儿,突然走到她面前,轻轻的道:“姐姐,你是喜欢我爸爸吗”

女生没想到眼前不过三四岁的小孩会突然问出这句话,她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后蹲子,柔声道:“是的,你爸爸是个很优秀的老师,我们都很喜欢他。”

小包子听完之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那就是说,你不会想要和爸爸在一起,做我麻麻了对不对”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那个女生,道,“姐姐,我麻麻人很好的,你不要抢走爸爸。”

女生看他那眼泪汪汪的样子,心里柔软成一片,连连摇头保证到道,“不会的,姐姐没有那个意思。你放心,姐姐不但对你爸爸没有任何想法,还会帮你看着其他的姐姐,让她们不要接近你爸爸,好不好”

小包子闻言露出灿烂的笑容,在女生脸上“叭”的亲了一口,清脆的道:“谢谢姐姐”

说完,便回到安然身边,拉着他的手,仰头看着他道:“爸爸,我们回家吧,麻麻在等着你呢”

安然哭笑不得的抱起小包子,在向女生点头致意后,便抱起他向校门口走去。

果然,没走多远,便在路边的树下看见了白奕辰的身影。安然慢慢的走了过去,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这人真是的,心里在意就直说吗i是两人并非毫无牵挂,所以在临走前,两人将宝贝儿子送到如今已经彻底沦为曾孙控的唐老爷子家,至于小白,则顺手扔给了孙鹏代为照顾。

于是,孙鹏便苦逼的开始了一人一猫两条光棍“同居”的日子。

提起小白,不得不说这货乃是猫中奇葩。折耳猫本来性格温顺,这货不知道是因为伙食好还是环境问题,在来孙鹏家不到一周便四处打架,关都关不住,很快便成为了附近的猫中一霸。

这天孙鹏回家的时候,发现小白身上又脏兮兮的,看来不知道又跑去找谁打架了。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家有惹祸儿女”的沧桑感,他认命的抱起小白往洗漱间走去,想要给它洗个澡,谁知道此猫在打架上虽然从不畏惧,但是不知为何却十分怕水,只要一被放进澡盆,便会不由自主的拼死挣扎。

就在一人一猫在浴室奋斗的正欢,外面的门铃突然响了。孙鹏无奈的放开小白,顶着一头的猫毛和水花狼狈的走去开门,却见门外一个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孩正抱着一只满身伤痕的猫咪怒瞪着自己。

女孩看着孙鹏狼狈的样子也是一愣,随即清脆的道:“你好,我叫林珊,就住在你家楼上。请问那只白色的折耳猫是不是你的它把我养的猫咪抓成了这样,你说要怎么办。”

孙鹏看着对方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突然心中剧烈的一跳,随即觉得口中有些发干。

恭喜孙鹏,在过了三十多年单身生活之后,终于也迎来了他的春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