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

霍逸站在远处,看着前方的梅瑰,疲劳得到缓解的她在人群中神采奕奕。不舍打扰她此刻的安静。小时候她总是最爱看天空,会不停的和我诉说着云形状的变化,而我总是看着美丽的她,我想给她她要的,需要我便在,不需要我便离开。

“您好,梅总裁,我是范梵。公司一些合同需要您的签字。”范梵说着。

“我一会回公司。”梅瑰挂了电话转身和身旁的帅哥说:“很开心与你相处的时间,再见。”

我走向站在远方等候我的霍逸。曾经爱情短暂的陪伴和现在重新的尝试。爱情从最初进入眼帘到进入心间;有甜蜜的相处,有琐碎的争吵;有倾慕的瞬间,有包容的瑕疵;有温暖的陪伴,有转身的离开;有幼稚的相爱,有成熟的相处相爱;有爱有彼此。

开着已陪伴自己多年的兰博基尼,熟悉的街头,曾经的心动。我的霍逸,儒雅沉稳,英俊的外貌,白希的肌肤。

往事在脑海浮现。

那年大一,成绩总是垫底,只知道打扮,购物,欺负华博的我。那天我穿着睡衣,头毛乱,给每天准时来玩的华博开门。“啊!”华博被我拍一下头喊一声。

“你身边的帅哥谁啊?”我问华博,紧接着花痴兮兮的看着华博身边的霍逸。

“吃货梅瑰,他是我好兄弟,收起你那副花痴的模样。他可是乖孩子,只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脑子里的小幻想打住啊!给你带的不胖零食,花生、核桃、开心果、瓜子、杏仁;葡萄干、苹果干、猕猴桃干、果脯、蜜饯、话梅。”霍逸弹一下我脑袋。

我不理会华博,飞跑到卧室,换了最喜欢的粉红色公主裙,穿上带有蝴蝶结的白色坡跟鞋。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霍逸走向他。这时不小心绊倒将在自己前方的霍逸扑倒,我看着被我扑倒在地的霍逸,躺在他的怀抱,然后抬起头摸着他细嫩的脸颊:“霍逸,我是梅瑰。我想我摔倒,在你怀里,就是命运,你有女朋友吗?”

霍逸看着梅瑰,身着粉红色公主裙的纷嫩肌肤,黑色秀她身上淡淡的迪奥香水味道让我沉醉,娃娃音那么动听。

"不说话是吧,那就代表你没有了。”我嘟起嘴吻向霍逸的嘴唇。

我起身抬起头看着呆的霍逸继续说:“不过你现在有女朋友了!从今天开始我梅瑰就是你霍逸的女朋友!"

“哦,恩。”霍逸看着眼前打扮如此女性化,可爱迷人竟如此强势,不过也好有魅力,完全不同于自己相识的任何女生,刚见面的邋遢率真,接着精致装扮和她优异的外表,还有她的大胆示爱,以及我还没准备的初吻。

“怎么还不说话?你不喜欢我?刚认识你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我。”说完我转身离去要拿起水果吃。

霍逸不知要说什么来表述自己此刻的心情,看到转身的梅瑰误以为她要离去,这时抓起她的手臂,她转过身来,我一手放在她纤细娇柔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细嫩的脸颊,温柔的吻着她的樱桃小嘴。

我深情的吻着霍逸,爱情到来也许就只有一瞬间,哦,我的上帝。在这清晨,霍逸你降临我世界,夺走我的初恋,让我爱上儒雅的你。记得后来我们坐在一起聊天,他让我知道男生原来不仅仅爱打游戏,爱运动,还有热爱科学的。我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听他讲着科学知识,数学,物理,化学,小小的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我们甜蜜的相爱,他了解人际关系的尺度,了解如何爱,了解爱情,可以让恋人相处更融洽,他懂得两人之间有问题如何解决,一贯冷静的他不再爱我时,两人就像在一条路上原本是一同前进,曾经幼稚的自己一再被他纵容,就连遇到分歧都只是我自己在吵闹,当争吵都懒的吵时便是爱情的尽头。在原地分手,我们分成两路,越行越远。后来他的成熟心智让我不想理会的尴尬关系成为了亲密闺蜜,转变成的友谊。

记忆在脑海,车已经来到公司楼下,范梵等候在门口,为我打开车门,手放在车门口顶部以防我碰头并说着:”不好意思,不知道您住院的消息,作为名誉老公非常的不称职,一会签完合同在办公室休息或者回家都可以以,其他的事情我会尽力帮你完成。”

“小事一桩,进去工作吧。“我快步走进去处理公事。

范梵看着忙碌工作的梅瑰,心中生出爱怜。就那样看着她下班时间到了,梅瑰不同于往常的起身准备回家。

“今天不加班了吗?也应该这样,好好休息才能好好的工作。好好放松一下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范梵盛情邀请梅瑰。

我正准备独自离开公司,霍逸因有事约好的晚餐不知被推迟到何时,何地。索性就和范梵一同用餐。

“好啊,地方由你来选。”我笑着回应。

“恩,我开车载你,路上好好休息一会。”范梵打开车门说。

“四合院历史悠久,在这一种房子感觉与平时截然不同。很有情调,很会选地方。“我称赞着范梵。

“这是我家了,进来吧。”范梵带着我进去。

“哇哦,深藏不露啊。可是我没有给叔叔和阿姨准备礼物呢,等我一下。“我转身要去买些礼物。

范梵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入怀抱,手轻轻的抚着我的长:“梅瑰,虽然我们只是假装,我想和你是那种熟悉到可以互相打闹,无需礼仪的关系,你的疲惫有我在,记得我曾跟你说过我的怀抱永远你城堡。“

我温顺的被他牵着手走进他成长的家。

“叔叔,阿姨好。我是梅瑰。”我和范梵父母打招呼。

“哦,你就是范梵的上司吧,他经常提起你,很感谢你给他提供这么好的机会。来快坐下,要喝些什么?”阿姨。

“是范梵有实力,我还很庆幸能够招到他作为员工呢。我喝什么都可以。”我坐下夸赞着范梵。

这时候我签收为范梵父母定的花,送给阿姨:”阿姨,祝您身体健康,来的仓促,一点小心意请您收下。“

“你客气了,我很喜欢。快吃饭吧。”阿姨微笑着收下。

“阿姨的手艺真棒,比五星级饭店都好吃。”作为吃货的我吃着不同于饭店感觉家常便饭由衷称赞。

“你喜欢吃随时可以来吃啊,我儿子还需你多多提携。”阿姨说着给我夹着菜。

“谢谢,我会尽力的,而且范梵如此有实力会高升的。”我吃着阿姨给我夹的菜说。

用过晚餐我和范梵一起走在街头,然后坐在喷池旁,夜空皎洁的月光,闪亮的星光,周边一盏盏各色灯光,身边穿梭的人们,耳边的水声我将头依靠在范梵的肩膀:“我们现在好像真的成为好闺蜜了呢,虽然相识不久。平凡的一天,平凡的我,就这样吃着平凡的饭菜,走在平凡的街头,靠在平凡的你的肩头,人生没有那么复杂,就这样和好友在一起享受平凡的快乐,真好!”

范梵搂着梅瑰的肩,听着她甜美的声音,没有注意到自己女友的靠近。

郑娜眼圈开始泛出泪水,一向乖巧的自己在这该恋爱的时候恋爱,与一位不知是伴侣还是爱人的人在一起是错了,还是对了,若继续走下去爱上他,失去了真正的恋爱是否终生遗憾,不由得情绪大。

郑娜逛完商场准备来到范梵家却看到范梵与梅瑰,走上前去,将买的礼物扔在范梵和梅瑰身上大喊:“范梵!”

范梵看到郑娜将她拉走:”她是我上司,我们只是朋友,你不要乱猜忌!“

我看着她女友走上前去:“你好,我是范梵朋友梅瑰。你不要误会。“看着郑娜不信任的表情,我知趣的离开。

范梵带着郑娜回家。

郑娜一个人在那里哭闹,范梵有些不耐烦,但又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给她听。

后来终于将郑娜送回家,回到卧室感叹,女人真是神奇的生物,刚见面时如画美丽,乖巧可人瞬间飞逝,情绪爆史时的凶悍让自己大吃一惊。

范梵和梅瑰聊天说:“哭泣的梅瑰让自己无奈。”

“小女生都会有些脾气,双方要学会包容。而且你是爱她的。而且今天是我的错,作为朋友还是注意一下。”我说着霍逸曾包容我的坏脾气安慰我的话。可是我也记得他也曾和我说若一个人不爱对方即便优点也会变缺点。而且男生如果爱一个女生要看他愿意带给她什么,收入不高会带她去人均消费过万的地方只为她随口一句的话。虽然这不算什么,但有句话,一个男人有一万元他愿意给你一万,和一个有一亿给你一万的男人我想前者更爱对方。

与范梵聊过天,梅瑰想起霍逸,理智的他总会在自己需要他时出现,可之后总会消失。他知不知道爱人之间没有什么需不需要,爱不是所求。

题外话:

我深情的吻着霍逸,爱情到来也许就只有一瞬间,哦,我的上帝。在这清晨,霍逸你降临我世界,夺走我的初恋,让我爱上儒雅的你。<!--div netbsp;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