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动态图插图

<!--章节内容开始-->艾涟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莲清城的声音却清晰的在耳边响起了:“涟兮,你终于知道回来了?给为师过来。”

忽然听到师父的声音,艾涟兮躺在床上,不由一个激灵,吓了一跳,师父他在哪儿?

她左右看看,却并未发现师父的踪迹,艾涟兮愣了一会儿,才想到了,师父用的是传音术,这会儿,师父肯定是在他的寝殿之中。

不敢有一刻耽搁,艾涟兮赶紧走到了师父的寝殿跟前,她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刚要敲门,莲清城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了:“为师在这里。”

艾涟兮吓了一跳,随即转回头,莲清城站在他寝殿旁边的一处悬崖之上,下面云雾缭绕,仙气飘飘,他垂手站在那里,一袭白衣被风吹起,脸上却说不出的冷峻。

莫不是师父发现了什么?艾涟兮不安地低头走到了莲清城跟前,主动认错:“师父,徒儿知道错了。”

莲清城未回头,冷冷地问道:“你错在哪儿了?”

“我不该不跟师父请示,就私自跑下山了。”艾涟兮小声地说。

“还有呢?”

还有?艾涟兮有些疑惑,自己最近好像除了私自出了紫山去参加倩玉姝和木凡的婚礼,就没做什么别的事了吧?

“没有了。”

“那么,你被莫煌给掳走是怎么回事。”

莲清城的声音里带上了一抹严厉,他正在闭关修炼,正到了关键的时刻,却听得从远处传来一声她呼救的声音,他正修炼到紧要关头,却不得不停下来,等他调息好了,准备去救她的时候,却已经感觉到了她已安全的气息。

他这么一说,艾涟兮愣了一下,她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在幽明河底的呼救让师父给听到了,于是,艾涟兮也不再隐瞒,便将她为什么要出紫山,以及为什么会被莫煌给抓去都说得一清二楚,当然,她没有告诉莲清城,她之所以会无意识的到黑森林里边,是在纠结师父他老人家心中到底有没有自己。

“以后,出紫山一定要告诉为师,知道吗?”莲清城看她说的这么详细,眉宇间还有些淡淡的忧伤,也不忍心再责怪她。只是一想到她私自下山遇到的危险,就免不了一阵担忧。

“嗯,师父,徒儿记住了。”艾涟兮神情恹恹的,似乎并不愿意多说什么,莲清城只当她是因为参加倩玉姝的婚礼有些累,便让她回去休息了。

回到房间里,艾涟兮忍不住又想到了她曾经留帝战在这里住了一晚上的事情,但是,当时帝战好像还曾经紧紧的抱着她来着,还有在紫泉洗澡的也是似乎也曾亲密接触过。

艾涟兮身上一阵恶寒,拿了换洗的衣服之后,就去了山角的紫泉之中。

天已经黑了,皎洁的月儿悬在夜空之中,紫泉泛着月光的水面上还飘荡着一朵朵白色樱花瓣。

此时已是夏季,艾涟兮解开了衣服,泡在了清凉的紫泉之中甚是舒畅,但她却没有心思享受这清凉,只是一个劲儿的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搓一边喃喃自语:“这么脏,要洗干净,洗干净...”<!--章节内容结束-->

<center></cent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