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请自重H

对面黑袍的人将黑袍拿开,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我会让你死就行了。【全文字阅读】”

赫连子轩立刻拔剑,“阁下恐怕是太高估了自己吧?”

他虽十六岁,但从来都不是一个废柴,这个人想要杀了他。必然是为了寻仇来的。

冒充毒医谷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是谁吧?”对方低低地笑着,格外的冰冷,“我叫霜铭。”

霜铭!

霜家的人!

赫连子轩立刻想起来,这当然是仇人了。

毕竟霜家的人都死了,在朝代更迭的时候就已经被几乎铲除了。

只有一支与赫连家近的那支。

霜铭……

“是霜无泪的孩子?”

霜家的人应该已经被铲除了。如果说还有人活着的话,那么就是霜无泪的人了,霜无泪有自己的皇子和凰女,想必这也是某个皇子了。

“你们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没什么地位,还不好好地活着,居然来做这种事情。若是你能将解药拿出来,我会饶你不死。”

赫连子轩冷淡地看着霜铭

霜铭咬牙,“凭什么?我就是要让他们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我听说你是赫连笑白这个贱人最喜欢的儿子,我杀了你,他们一定很生气吧?!”

霜铭说完,发了疯一般冲向了赫连子轩。

“不知所谓!”赫连子轩一剑挥出去。

强大的剑气,包裹着魔宫的气息,整个人忽然间霸气起来,周围仿佛有他的气息在浮动着。

霜铭知道不是赫连子轩的对手。

甩出毒药,准备在这个时候潜逃。

赫连子轩挥了挥手,将毒药挥开,快速追上去!

很快就追到了霜铭,在房顶上。

霜铭看着赫连子轩,咬了咬牙,只能够硬上了。

两人在打斗的时候,外面的官兵也到了。

赫连雪听到里面的声音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报了官。

霜铭很想逃脱,然而现在逃不了了。

赫连子轩淡淡道:“将解药拿出来,若是你肯拿出来,我就放你离开。”

霜铭冷笑,Y寒的笑从牙缝中挤出,“呵?拿出来?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当初你爹是怎么骗了我姑姑的信任?然后现在成了太上皇了?哈哈……如今,你也想这么骗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赫连子轩有隐隐的怒气,在身体周围沉浮,“看你的年纪应该比我大,看你的年纪应该比我懂事,竟然会看不清楚眼下的形式。你们霜家还有人活着,那么就好好的活着,偏偏还要出来刺杀。如今我姐夫生命垂危,对你而言算是什么好处?”

“你能下一次毒,你以为还有第二次吗?霜铭,把解药拿出来!”

赫连子轩挥剑,长发狂狷,周身的气息正在快速地蔓延。他盯着对面的男人,一点点地走近。

霜铭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但是他并不生气。

“我死了,有人陪葬也是好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绝对!”

“不知所谓的东西!”赫连子轩发起火来,霸气外露。

一剑刺到霜铭的身上。

霜铭身上暴血,却没有后退的意思,其实也根本就没地方可以退了。

“将解药交出了,我只说一次!”

霜铭感觉到赫连子轩越来越强烈的怒气,竟然没有办法逃脱的感觉。

要死了吗?

赫连子轩最后一剑在抵达他的时候停了下来。

扼住了他的喉咙。

“霜家的人,我不想杀了你。但是……不要太过分了。我姐从来都没有对你们下手,你们霜家的人难道没有对赫连家的人下手过?我爷爷的毒是怎么来的?”

清癯君的毒就是霜家的人下的。

霜家的人也擅长用毒药。

赫连子轩知道,但是却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毒药。总归是没有办法解决。

赫连笑白努力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帮清癯君解毒。

最终,清癯君是胖死的。

就在几年前胖死了。

身体的R都炸开了。

当时死得很惨,很惨……

忽然房梁上多了一个人,一个少女,像是黄鹂鸟一般的少女,笑看着赫连子轩,“子轩,你放了霜铭好不好”

赫连子轩看向那个少女,这个少女的名字叫宁心,是宁扬,也就是五姨爹玄浊的孩子。本来当年宁扬都以为自己没有办法生子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毒被霜家的人给解开了,所以当年宁扬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

等到出了凤天国才发现了这个事情。

后来赫连家主将玄浊给接回来了。

玄浊和赫连家主也算是琴瑟和鸣,特别是清癯君死了之后,近些年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宁心算起来是赫连子轩的姑姑。不过年纪却只比赫连子轩大了几岁。

而且从小因为之前生命之树中毒的原因,宁心看起来长不大,是一个少女的模样。

赫连子轩现在算是明白了,宁心是认识霜铭的。

“看样子,陷害皇姐的事情也有你的份儿了。”

赫连子轩冷淡地看着他们,“放了他可以,但是,拿出解药。”

宁心将解药交给赫连子轩,“想要解药么?这个就是解药。若是你想要的话,那就拿去吧。”

赫连子轩接过解药,淡淡点头,“好。”

然后,转身就走。

赫连雪立刻追了上去,“表哥,表哥,怎么样了?”

赫连雪看向了房顶中的两个人。

赫连子轩摇头,“没怎么样,解药拿到了。”

“我怎么看着好像有点熟悉啊,那些人是什么人啊?”赫连雪十分好奇地要回过头去看。

赫连子轩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把她的脑袋带过来,放正,“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一些失败的小杂碎罢了。”

“嘻嘻,表哥,你最强了!我最喜欢你了!”赫连雪十分狗腿地表示自己的喜欢。

赫连子轩勾了勾唇,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柔和无波澜,“我们去给我姐送解药。”

——

宫廷中,赫连晴正在批阅奏折。

“卧槽!这什么P玩意儿!一点点治理水患的事情你们都做不好!你们这群饭桶!我养你们做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