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的性处理番ACG大全

<i lass="bsharebunbx">

且说李云一个翻身就跃入深坑之中,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身形往下掠去。 沿途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息,仿佛透明的空气一般。也不知道下降了多久,终于感受到了阴属性的灵气波动,李云也不敢用神识去探测,因为一般门派的灵脉都是用莫大的阵法给包裹住的,若是有修士敢动他的歪主意,自然会受到阵法的反击,而李云自问如今还没有这个能耐对抗整个分坛的邪修,即使自己有八卦阵的掩护也不行。

一个时辰之后,李云两脚终于踏在地面之上,小心谨慎地往前走去,从祁连山五鬼的称号可以看出,至少还有四个人在洞中,而且都是和祁老二那样结丹期的老鬼。若是自己不小心应付,很有可能会陨落在这地方。虽然等待他们离去是更好的办法,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通知此地分坛之人,又或者做些其他动作呢?现在这条矿脉李云可是都看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哪里去找这么一条无主的灵脉,是吧?所以在夜长梦多的思量下,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

但是这一路进来的方向,做点小手脚那是必须的了。

终于在通道的尽头,李云整个人趴伏在地面缓缓的移动着身体,只见洞内最宽阔处几乎有千丈大小,而中心处有四人同样身穿黑白长袍,估计就是另外的四鬼了,但此时四人也不知道在炼化什么,只见他们手中黑光连射,一起击打着中央处的小鼎,不时的发出嘭嘭之声,而小鼎之盖猛然一翻,露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脑袋,一丝浓厚的灵力从中散发出来。

“孽畜,还不赶快屈服,不然灭了你的灵智!”

听到四人之话,再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灵气,李云的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晶石之灵,居然是晶石之灵,天哪,这可是传说中滋养药草的宝贝啊,若是将它放入灵药园,只要有充足的灵石供应,就能快速催熟药草,这这这,发财了发财了!”

李云的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几乎成了绿色,但是他在等,等一个绝佳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个时辰过后,那小鼎之中似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迹象,而盘膝而坐的四人也是累得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可是那眼神中的兴奋之情怎么也掩饰不住。

“哈哈哈,大哥,你说黑魄那小子知道后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那必须的啊,三弟,他老是鬼鬼祟祟的来到这片范围,我们五人又跟踪了他那么久,这次好不容易使了些手段让长老支开了他,居然让我们发现了这么个宝贝!”

“大哥,要是那小子回来怎么办?”

那大哥笑道:“有了这晶石之灵就足够了,若是那小子识相,我们六人平分,若不识相找个机会灭了就是!”

“哈哈哈,大哥高明!”

“好,我数三声,一起催动最后的法诀,务必一次成功!”

“是,大哥!”

..

..

..

“谁?”四人一声惊呼,这个“三”字并不是他们发出的,可惜他们已经得不到回应了。因为他们在转身的一刻,只听见噗噗噗噗四声,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后背,然后眼前一黑,四个大好头颅嘭的一声同时掉在地上。

李云已经恢复了原先模样,而背后的五彩双翼也已经展开,手中的青云剑上仍旧银白一片,丝毫没有沾着什么鲜血。也活该这四人倒霉,本来在人生最得意又最虚弱的时候,居然被一个晚辈一剑一个杀了,这也是因为他们非常放心的缘故,因为祁老二在洞口守着。这么屁大点的地方,即使是一只虫子,在结丹期修士的神识范围之内,那也是不可能进入的,何况是个活人呢。

带着浓浓的不甘之心,四人的金丹落入了李云之手,看着眼前的小鼎眼睛一眯,随后从自己的魂丹之中挤出了一丝七彩光雾,瞬间脸色一白,但是手指却没有停下,诀印一掐,然后对着小鼎一挥。只见小鼎中七彩之色闪耀,然后消失不见。

呼,李云喘了一口粗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抓个邪道不仅得到一条极品灵脉,还能收获一只百万年也难以产生的灵脉之灵----晶石之灵。

李云一把从小鼎中抱起陷入昏迷的晶石之灵,晶莹剔透的身躯,两对可爱的小翅膀,像极了缩小版的人类。“真是可爱,小家伙以后跟着我,免得被邪道之人掌控生不如死啊!”将小家伙收入了乾坤鼎中,让它好好睡一觉,而刚才那个特殊的诀印已经使得两人以后有着天生的亲近,因为李云将自己的一丝魂魄精华注入了它的体内,或许一觉醒来,就会将他当成自己的亲人。

李云环顾四周,暗暗施展天眼术,眼中金光闪动,半刻钟后眼睛一亮,身形一闪就到了一块粗糙的墙壁边,运起法力推出一掌,轰,乱石翻飞,露出了里面的极品灵石矿入口,顿时磅礴的灵气铺面而来。

爽。。。如今李云心中只有一个字。

一个时辰之后,洞窟中飞出一道身影,正是用乾坤鼎收取了极品灵脉的李云,因为有了上次收取灵脉的经验,这次却是小心了许多,许多脆弱的地方,都用阵法暂时固定了下,至于能坚持多久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了,毕竟土地的压力太强,他也不想浪费那么多极品灵石用来布阵。

李云用神识一扫,发现了不远处的黑魄,传音之下就自己先行离开了,而和黑魄打的难分难解的祁老二突然见到他突然撤手离开,愣愣的在原地站了许久都没明白过来。

“***疯子!”祁老二呸了一口,然后回到了洞口,开始打坐恢复法力,顺便疗伤一番,心中还在暗想等大哥他们办完大事,有他好看。

黑魄领着李云再次回到了出大阵的口子上,那领头之人一看又是这家伙,顿时笑着说道:“怎么,黑魄道友又有新任务了?”

“哼!”黑魄装着有些不满的道:“真他妈烦人,刚办完事情又要出去,这是欺负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在这里么?”

“呵呵,这个------黑魄道友一路顺风!”领头人也怕触他的霉头,很爽快的就放了两人通行。

李云二人出了护山大阵,让黑魄取出了自己的法宝,顺便丢给他一些极品阴灵石,也不去用那飞舟了,直接全速催动法力,带着他一溜烟的飞走了。

“这黑魄道友真是心急,不就是办个事么,慢慢来就好了,活该又被派出去了!”摇了摇头,继续和周围的属下开始讨论起女人来。

半日后,一道悲惨的喝声响彻邪道分坛,“大哥三弟四弟五弟,该死的黑魄,我要杀了你!”

..........

(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