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人体艺术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大雨倾盆而下,洗刷着大地。 新奇中文.xiniqi.

贺兰玉站在静心庵大殿的门口,抬头望着面前的雨幕,对于方才自己看到的那抹身影,还是有些介意。

韩玉飞站在母后的身边,仰着可爱的小脸看着母后微微皱眉的样子,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然后小心的说道:“娘亲,飞儿可以去那边玩吗?”

贺兰玉收回思绪,低头看向儿子,见他指着旁边的回廊,想想这里也算是佛门,而且外面都是自己的人,应该不会有事,于是便笑着点了点头,不忘叮嘱道:“可以,不过,飞儿要答应娘亲,不能乱跑,让母后找不到。”

“恩,飞儿知道了。”韩玉飞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蹦蹦跳跳的朝那边回廊跑去。

贺兰玉看着儿子活泼的身影,微微吐出一口气,扭头继续看着外面的雨幕。

贺青凌从大殿内走出来,见外甥没在妹妹身边,便问道:“玉儿,飞儿呢?”

贺兰玉收回视线,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哥哥,然后看向旁边的回廊,哪知却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一变,转身就朝着那边走了过去:“飞儿,飞儿?”

贺兰玉唤了两声,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心里一沉,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的一个御林军沉声问道:“小公子去哪了?”

“回夫人,小公子去了那边,请夫人放心,有人跟在小公子身边。”那御林军看到贺兰玉一脸冷厉的样子,连忙跪下恭敬的禀道。

贺兰玉听到他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扭头和身旁同样变了脸色的哥哥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的朝着御林军所指的方向走去。

刚转过一个拐角,贺兰玉就猛地停住了脚步,看着前方的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变得异常复杂。

贺青凌站在自家妹妹身边,看着前面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再看自家妹妹时,眼里闪过一丝担忧,见她神色复杂的看着,微微皱眉,扬声唤道:“飞儿,来舅舅这里。”

听到舅舅呼唤的韩玉飞回头,看到母后的脸色,心里颤抖了一下,再看了一眼面前这个一直不和他说话的师太,撇了撇嘴,然后转身朝着母后他们走去,走到母后面前,看着她的脸色,小小声的唤道:“娘亲!”

听到儿子的呼唤,贺兰玉才神色一闪,收回了视线,低头看着眼前的儿子,掩去眼里的复杂情绪,然后说道:“飞儿不是答应过娘亲不乱跑的吗?怎么一转眼就不听话了?”

韩玉飞察觉到母后没有生气,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肚子,朝着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走过去抱住她的腿,说道:“娘亲,飞儿没有乱跑,飞儿刚刚是为了还那位师太东西,才跑来这边的。”

韩玉飞说着,还抬手指了指站在一旁回廊上,手里拿着一块玉佩的尼姑。

贺兰玉抬头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的尼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弯腰将儿子抱起来,转身放到哥哥怀里,看着他点了点头。

贺青凌明白妹妹的意思,没有说什么,而是抱着韩玉飞转身,笑着说道:“飞儿,舅舅带你去其他地方玩,好不好?”

等儿子离开之后,贺兰玉这才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脚朝着那始终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的人走去。

“不知这位女施主有什么事?”贺兰玉刚刚走进,一直没开口的苏心蕊神色平静的看着她说道。

贺兰玉停下脚步,看着面前一身尼姑打扮的苏心蕊,心里很是复杂。

她一直以为她已经死了,所以刚才无意间看到她时,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沉默了片刻,贺兰玉才说道:“你……我还以为你死了。”

苏心蕊看着贺兰玉眼里的复杂情绪,只是微微闪了闪神,然后扭头看着外面的雨幕,淡淡的说道:“死了也好活着也罢,一切不过是过眼烟云,最后都会归于尘土,何必再去计较那么多。”

原来当日伤心欲绝的苏心蕊纵身跳下皇宫的护城河,本意是寻死。

可却没有死成,随水逐流的她被两个尼姑救起,带回了静心庵。

大难不死的苏心蕊醒来之后,在大殿里跪了一天,望着菩萨那慈祥的面容,突然就想明白了。

便求师傅收她为徒,遁入了空门,法名静心。

过去的一切,都随着苏心蕊一切烟消云散,而现在,她不过是这静心庵一个普通的,名为静心的尼姑而已。

贺兰玉听到苏心蕊的话,再看看她平静如止水的眼神,微微吐出一口气,双手合十,行礼道:“师太说的对,过去的一切不过是过眼烟云,何须再去计较,打扰师太了。”

贺兰玉说完之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就在她离开的同时,似乎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

贺兰玉回到大殿的时候,雨也在这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鹰见主子回来,便上前,恭敬的询问:“大小姐,雨停了,是否现在上路?”

贺兰玉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传令下去,即刻上路。”

“是。”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去传令去了。

贺青凌牵着小家伙从大殿内出来,身边还跟着穆雪鸢和秦云几人,看到自家妹妹神色如常,心里松了一口气,弯腰将身边的小家伙抱起来,笑着对她说道:“走吧!”

贺兰玉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站着的静心庵主持和另外两个师太作揖行礼:“打扰了。”随后转身走出了庵门,翻身上马,深深的看了一眼整个静心庵,然后策马上路:“驾!”

对于苏心蕊的事情,贺兰玉不提,贺青凌也没有问,两人就当是没有见过她一般。

转眼过去半月,贺兰玉一行才千辛万苦的来到临川,位于临川的一座大山脚下的小村庄,而这里,也是穆雪鸢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

贺兰玉一行人的到来,让民风淳朴,很少有外人涉足的小村庄热闹了起来。

穆雪鸢笑嘻嘻的和一路的男女老少打着招呼,直到走到一间比较偏静的小院子外,才停下来,看着敞开的院门和背对着他们坐在院中椅子上,不知道在做什么的男子,扬起大大的笑容,欢快的跑进去:“爹爹,我回来了,你快看,我把谁带来了!”

背对着贺兰玉等人的男子,听到穆雪鸢的话,慢慢的抬起头,转过头,露出一张和贺兰玉有五分相似的脸,在看到站在院门口的贺兰玉时,眼里闪过一丝激动,就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声音颤抖的看着贺兰玉说道:“你,你……”

“啊,爹爹,小心。”穆雪鸢看着神色激动,险些从椅子上跌下来的爹爹,惊叫了一声,赶紧冲上去。

贺兰玉也在看到那张只在画像上看到过的人快要跌下椅子的时候,身形一闪,就进了院子,伸手扶住他坠落的身子,有些心惊的说道:“小心。”

穆天成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摔倒,一把抓住贺兰玉的手臂,满是激动的看着她说道:“你,你是……”

贺兰玉看着他眼里闪烁的泪花和激动无比的神情,压下心里的激动情绪,低声说道:“来,先坐下,我是穆天音的女儿贺兰玉,舅舅。”

贺兰玉喊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心里一阵震动,她几乎不用确定就知道,面前这个双腿残疾的男子就是母亲失散多年的哥哥,也就是她的舅舅。

只因为他的这张脸,虽然苍老了许多,却和她当初在王兄的寝宫里找到的那副画像一模一样。

穆天成看着面前那张和自家妹妹相似的脸,一时间老泪纵横,握着贺兰玉的手,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沉默了片刻之后,这才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说道:“玉儿,你母亲,她还好吗?”

贺兰玉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暗光,然后看着他没有说话。

穆天成看着贺兰玉的神色,心里一颤,已经猜到了,心里一阵颤抖,然后小心翼翼的确认道:“天音她……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贺兰玉眼里闪过一丝哀伤,沉默不语的点了点头,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胸翻涌的情绪,说道:“舅舅,我这次来,是来接你们一家人进京一家团聚,不知道舅母和小表弟在哪?”

“相公。”贺兰玉的话音刚落,院外就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唤,随即一个身着粗布麻衣,长相清秀的妇人,手里牵着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走了进来,看到贺兰玉等人,只是柔柔的露出一抹温柔淳朴的笑容,然后看着穆雪鸢说道:“雪鸢你终于回来了,一路上都平安无事吧?”

而她身边的小男孩,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满脸好奇的打量着贺兰玉等人。

穆雪鸢听到母亲的话,赶紧站起身,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篮子,看着和贺兰玉说道:“娘,女儿没事。”

随后拉着母亲看着贺兰玉,笑着介绍道:“娘,她就是姑姑的女儿,玉姐姐,这位就是我娘。”

穆雪鸢的母亲,听到女儿的介绍,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脸色微微一变,就想要行礼。

“舅母,这里没有外人,不用多礼。”贺兰玉在她有所动作之前,便率先上前一步,伸手扶住她的手臂,阻拦了她的动作,随后笑着说道。

“这……”穆夫人看了自家相公一眼,然后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贺兰玉和她身后站着的那些人。

穆天成收起心里的悲伤,看着为难的妻子,说道:“娘子,既然玉儿都说不用,你就别在意了,玉儿远道而来,想必也累了饿了。”

穆天成的话刚说完,穆夫人就反应了过来,然后说道:“看我,你们稍等,我这就去准备饭菜。”

“舅母先不用忙,玉儿有话对你们说。”贺兰玉看着正要离开的舅母,出声将人唤住。

等他们都看着自己,贺兰玉才说道:“舅舅,舅母,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这次来是为了接你们一起进京,好一家团聚,不知舅舅舅母可愿意?”

穆天成闻言,看了看妻子和一双儿女,然后沉默了片刻,看着贺兰玉满眼的真诚,微微吐出一口气,说道:“也好,那就要麻烦玉儿了。”

“不麻烦,鹰,立刻帮忙收拾东西,舅母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告诉他们一声,也免得他们笨手笨脚的弄坏了。”贺兰玉闻言,立刻迫不及待的吩咐手下的人。

她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皇帝会担心,而且她之前收到消息,王兄收到自己的消息后已经赶到京城,现在就等着她将人接回去,一家团聚。

浩浩荡荡的来,浩浩荡荡的离开,经过了又一次的长途跋涉,贺兰玉终于带着穆天成一家回到了京城,刚走到京城门口,就看到皇帝和耶律宸竟然都等在哪里,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朝着他们摆了摆手,朗声说道:“臻,王兄,我们回来了。”

一家团聚,这一刻,贺兰玉才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至于其他,便各安天命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