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放到下面

这一巴掌差点没把朱少俊给抽晕过去,那跟女人一样白嫩的脸,一下子红肿了起来,他的嘴角还渗出丝丝鲜血。

令我有些意外,朱少俊被我一巴掌扇到脸色时没有叫,转过脸瞪着我,右手的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他忽然笑了。

在干笑几声后,脸色突然一冷,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好,很好,从小到大,就连我爸都没有给过我一巴掌,林峰,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做的人,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最后四个字,朱少俊是在停顿后用力咆哮出来的。

抬起右手又是一大嘴巴子,扇的朱少俊两眼冒星星,指着朱少俊冷冷说着,你有本事再说一个试试?我死定了,信不信老子死之前,先弄死你。

朱少俊怨恨的眼神,充满了阴毒瞪着我,他没有还手,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就他那点实力,反抗跟不反抗基本没什么区别,最后还会是我打得他不要不要的。

朱少俊的眼神让我很不爽,又是用力的一耳光,这一次直接把朱少俊扇趴在厕所的地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瞬间脏了。

呸!

朱少俊从嘴里吐了些带血的痰,躺在地上狰狞的冷笑:“来啊,我知道自己不是你对手,随便你怎么打,除非你在这里杀了我,否则,你现在给我的耻辱,我会十倍还给你,慢慢折磨,一直到你死。”

此刻的朱少俊,就仿佛有某种精神上的疾病,疯癫成魔的躺在厕所地上狞笑,阴毒的眼睛在记住我揍他时的每一个样子,每一个表情,一旦找到机会,他就会以最疯狂的方式报复我。

我一点也不怀疑朱少俊说的话,以他家在上城市的势力,抹去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蹲下身子,右手抓住朱少俊的衣领,拎小鸡般将他从地上提起,“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别以为我真不敢杀了你。”

“杀我?你杀啊,快点动手啊……怎么,不敢动手,林峰,你就是一个孬种,你不敢杀我,可我敢,只要我活着走出这个门,你休想看见明天的太阳,如果我死了,你一样活不到明天。”

“可惜你不敢,哈哈哈……”

朱少俊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狂笑,从他脸上我看不见一点害怕和反抗的样子,一松手把朱少俊丢在地上,我一声冷哼:“我会杀了你,不过不是现在。”

我没那种嗜好,去揍一个一点不反抗的人,转身走出了厕所。朱少俊他说得对,在学校里我还真不敢对他怎么样,他家就朱少俊这么一根独苗,要是被别人知道,朱少俊是死在我手中。

恐怕那个上城市第一富豪朱强就会不顾一切,发了疯一样来除掉我,甚至不惜倾家荡产也要杀了我,那样我恐怕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我已经对朱少俊下了必杀他的决心,只是,要杀他必须找一个机会,一个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察觉的机会,除非我拥有可以无视朱家最疯狂报复的势力或实力,否则只能忍耐。

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朱少俊有个那么牛逼哄哄的朱(猪)爹,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阿毅还有王康,这两个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害郝建住院的混蛋,我可不会给他们一天的好日子过。

根据姜雨灵给我的资料,目前阿毅暂住在城东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中,三楼306号房间,他的一些小弟都跟了别人,只有几个比较忠心的人跟着他。

不过阿毅是独住的,估计他也不相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找他麻烦,而且找他麻烦的人,就是我这个昨晚因他出卖,差点被打半死的人。

我敲了整整三分钟的门,房间里才传了阿毅的声音。

“谁啊,一大早敲门,找死啊!”

现在已经是早上10点多了,还早?我右手抡起拳头,咔嚓一声,房间门了,当阿毅那张不耐烦,甚至有些恼怒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时,回答他的就是我重重的一拳。

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拳我可是一点留手的余地都没有,直接把阿毅的鼻梁给打断了,那鼻血瞬间喷了出来,阿毅惨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我趁机闪身进入房间,反手关上门,还没等阿毅反应过来,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将他整个人得向后退了一米多远,撞上身后的柜体,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

忽然,房间里一声女人的尖锐声,那高分贝的声音,差点没把我耳膜给震麻了,一扭头,床上一个光着膀子的女人,脸蛋还是漂亮,身上让被子裹着,双手正紧紧抓住裹在身上的被子。

面色惊恐,眼神中充斥着害怕,尖叫过后,见我扭头看她,又想开口尖叫,我连忙吼了她一句:“闭嘴,再叫,信不信,老子扒光你衣服,丢到大街上去。”

女人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连忙摇头表示不要。我不再看她,拎起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的阿毅,刚才那两下都是我的全力,一般人挨了,一时半会还真爬不起来。

“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想干什么?”阿毅目光惊恐的看着我。

我冷冷一笑,告诉他,我这辈子也讨厌被朋友出卖,虽然我们并不是朋友,你也不配,不过,找你只是替郝建向你要一些债,放心,我也不会太过分,最多把你送进医院躺几天。

一听我要送他进医院,阿毅捂着肚子,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点出息都没有,直接跪在了我面前求饶,说,让我别送他进医院,小刀限定他今天离开上城市,如果过时不走,明天他的尸体就会出现在城市某个下水道里。

他可以给我钱,甚至,床上他的女友也可以让我玩,怎么玩都行,只能让他离开上城市,干什么他都愿意。

阿毅的话让我有些吃惊,想不到小刀一句话就拥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了按照小刀的要求准时离开上城市,阿毅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拿出来卖了。

“哼,我可没有穿你破鞋的兴趣,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从古到今,出卖者有几个好下场的?”

说完这句话后,我直接无视了阿毅的哀求,打断了他的一条腿,还打得他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离开的时候顺手给医院打了个电话。

至于剩下的事情,就看阿毅的命大不大,或者说,如果阿毅没有准时离开上城市,小刀会不会真的一刀抹了他脖子。

去找王康的路上,我脑子里不禁都在想,这个小刀口中所谓的老板,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头,竟然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看样子,一会处理完事情,回学校看看赵颖有没有来上课。

从她口中应该能知道她家里面的一些事情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拦了辆出租车,按照资料上的地上,找到了王康长期居住的酒店,当时找他的时候,几乎遇见了和阿毅相同的状况。

当我敲开王康居住的房间门,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上,床上竟然也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那尖叫差点没把王康的小弟给招来。

对于王康,我可没有像打阿毅那样仁慈,昨晚的事情,如果阿毅是从犯,那么王康就是主谋,要不是小刀关键时刻出现,恐怕我现在已经少了一根手指了。

“王康,承蒙你昨晚的照顾,今天我来特意感谢你,两条腿是我换你的,一只手算利息,留你一只左手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昨晚的事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心狠!这个世界要是不心狠,就注定要被淘汰,解决了王康和阿毅,接下来该想想怎么对付朱少俊这个最大的麻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