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多谢陛下,陛下谬赞了,陛下本人以及皇子们,也都是人中龙凤呢!”南疆太子道。 Ш Ш Ш .Ыqi.com

“哈哈哈,互夸的话就不说了。南疆与大胤头回坐在一起,今日咱们就只手吃喝!”燕凌城笑道。

“是,定陪着陛下尽心。”太子举杯道。

众人都饮了第一杯,乐声中,舞姬们扭着腰肢出现。个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美人,跳起舞来自然也是风情款款。

不多时,燕子归便借口酒洒到了身上,将苏棉叫出去伺候他更衣了。

苏棉不知所以,怔怔的跟着去了。

更衣室里,一进去苏棉就被燕子归抵在墙上。

“殿下……还没喝你就多了?你要做什么?”苏棉头上顶着大大的问号,疑惑道。

“方才是哪个小妖精说要扑倒本殿?嗯?本殿不忍你忍受,自然要满足了你的。”燕子归勾起苏棉的下巴道。

“啊?这……你……唔……”苏棉的话还没说完,就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被强吻了。

“乖,别乱动,可没带着奴婢出来,头发乱了本殿可不会给你弄。”燕子归松开她,一只手摩挲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已经掀起她的裙摆。

“殿下……你……不是要在这吧?不要啊……”苏棉惊恐的叫道,又不敢乱挣扎,头发乱了就麻烦了。

“所以,棉棉乖乖的不要乱动,不然一会无法见人了,嗯?”燕子归根本不听,只是将她的亵裤拉下去,一把将她身子转过去随意摸了几下,就狠狠顶进去。

“嗯……”苏棉也不反抗了,反正是自己男人。尤其是……这种疯狂也很刺激的嘛……

“轻点啊……嗯……殿下……”苏棉咬着手指小声叫。

燕子归被她绞的紧紧的,抱着她的腰身,从衣裳上面伸手进去,握着她的小白兔揉捏。

“这样的场合也敢勾引本殿?嗯?喜不喜欢?”他一边动作,一边啃咬她的脖子,一只手将她的头扭过来,与她接吻。苏棉被弄得七荤八素,除了身体的感受之外,就只记得一条,不能大叫。

本能的紧张,使她越发绞紧了燕子归,燕子归也越发快速。到底是外面,虽然疾风他们就在外头,不过不能太久。

苏棉很快便在这样的气氛中到了顶点,她紧紧抓着燕子归的手,皱着眉头,身子抖得如同风中落叶一般:“殿下……不……嗯……殿下……”

“棉棉不要忍着,不怕不会有人知道的,乖。”燕子归语言轻柔,动作却相反,揉捏着她雪白的臀瓣,狠狠用力。

苏棉根本不可能忍住,低声叫了一声,便像是没了骨头一般委顿在燕子归怀里。燕子归也几乎与她同时结束。

“看来,棉棉喜欢极了是么?”燕子归淡笑,这可比她往日里到顶点快多了。

“燕回!你就是个色鬼!”苏棉有气无力道。

燕子归笑笑也不与她斗嘴,用帕子为她清理干净,帮她穿好衣服,又自己换了衣裳。苏棉头发并未乱,只是脸色潮红,双腿无力。

“棉棉此时越发美丽了。”燕子归发自内心道。

苏棉今日穿了一身桃红色的袄裙,带着银丝线的暗线绣纹,配了一头银丝镶嵌猫睛的首饰,灯光下看很是精致,如今她脸颊酡红,带着媚态,像是多喝了几杯一般,很是诱人。

燕子归自然不会叫她带着这样的媚态回到席上去,于是两人在外面坐了一会,夜风吹散了苏棉的一张大红脸,这才回了席上。

席上也没什么变化,各自说写风土人情。只是燕子归去的久,燕凌城问了一句:“小九更衣,如何去了那么久?”

“回父皇,儿臣方才酒喝得急了,外头站了站。”燕子归道。

南疆太子和东临王只往这边看了几眼,也没什么特殊表情,想必南疆人早就打听清楚了,九皇子毫无根基。所以根本不会浪费心力。只是与三皇子四皇子两位相谈甚欢。尤其是四皇子,毕竟这是大胤皇帝安排的接使,定然是受宠的。

如今大胤朝内皇子夺嫡,四皇子如今风头是隐隐要盖过了三皇子的。反正他们并不是要与答应你如何,不过交好了以后的国君,还是有利的。

而对于南疆人的那一眼,苏棉也是无视了。好在苏棉也是个厚脸皮,脸色再没什么变化了。;两人回了自己的座位,燕子期就又凑来了。反正他是格外的黏他九哥就是了。

“九哥我还不知道你,你是烦了吧?你酒量能那么差?来吧,继续喝。”燕子期端着酒,非要往燕子归跟前凑,也不顾及旁人的眼神。

燕子归笑了笑也不解释,举杯与他一起喝了几杯,又闲话几句说了说南疆人的是非才作罢。唔,准确说,是燕子归听燕子期吐槽了几句。

这一夜,果然是宾主尽欢。南疆人是有事相求,自然不会找事。大胤也抱着大国气度,自然是怎么好怎么来。

知道月上中天,才算是散了。

散了以后,苏棉等人自己回府,而燕子归等皇子,还要去送南疆人回鸿胪寺,也是客气的意思。

苏棉后来,还真是多喝了几杯,这回真的是因为酒脸红了。回了初音院,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是谁扶着她洗漱去的。

她是被‘戳’醒的……

一睁眼就见某个美男在她身上动作……

“殿下……”苏棉软软的叫了一句,也不生气,概因她觉得很舒服……

“棉棉睡觉,居然连肚兜都不穿?这般勾人,是不是等着本殿良久了?”燕子归一把勾起她的腿,动作快了起来。

“是,就是等着殿下,殿下……”苏棉搂住燕子归的脖子将红唇送过去。

见她如此直接燕子归也越发快速了起来:“真是个小妖精。”

苏棉直叫燕子归折腾的哭出来,他仍旧不肯作罢。直到苏棉在没有一丝力气,才哭着求了燕子归放手。

燕子归终于餍足。天知道,宫里那一次不仅没有满足,甚至一直吊着胃口,他都忍了几个时辰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