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小姐”

姚无双并没有熟睡,向来都是浅睡的她,宋筝一喊便醒了。 ·首·发

“快下飞机了”宋筝见姚无双醒了便提醒了一句,随后转身整理东西去了。

姚无双此时已经完全清明,看着身上盖着的毯子,而后在看了看身边依旧还是在敲打键盘的的男人,在看看整理东西的宋筝,下意识便以为是宋筝为她盖的,至少若是有人说是黑手党教父给她盖的,她是绝对不相信的。

姚无双整理完东西,飞机便正好开始降落了,飞机落地后取了行李便和宋筝双双下了飞机,温暖姚风华和姚如陌早已等下那里了,为了避免姚无双找不到还特意准备了举牌。

“妈,大哥,二哥”姚无双走到三人面前,温暖早已是湿了眼眶,两三个月都没见上一面,难免又有些伤感情怀了。

姚无双主动上前将温暖抱住,“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温暖拍了拍姚无双的背,若不是碍于是在机场只怕早已是落泪了。

这些年,她虽然不过问他们做了些事,但是心里却是明白,这次双双一去两个多月,她担心的如火烧的蚂蚁,坐立不安,有时候整夜整夜的失眠,现在见到自家女儿这一刻,悬了许久的心,终于是落回原地了。

“他是?”姚如陌看着同姚无双一同出口来后,还站在后面的楚墨笙,疑问道。

闻言姚无双回头看向楚墨笙,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不走……

“我是无双的朋友,这次来京都办点事”楚墨笙走上前两步,朝三人笑着颔首道。

还不待姚无双反应,礼貌的温暖就笑着问:“是朋友啊?那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今天给双双接风洗尘准备了大餐”

“好的,谢谢伯母”楚墨笙点头应道,眼里满满的笑意。

果然,最好攻克的还是身为她母亲的温暖。

楚墨笙这样想着,却不知未来某一天他却无比觉得姚无双母亲的真麻烦,以至于他追妻之路中间横了个大障碍……

看着立马答应下来的楚墨笙,姚无双傻眼了,怎么这么不识趣,没看出我妈是出于礼貌才问的吗?还满口答应,你一个黑手党教父去我们红三代家里真的合适吗?!

承受着姚无双指责的眼神,楚墨笙只是笑笑,过程不重要,手段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而结果他现在很满意。

“走吧,先回家,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该累了吧?”温暖高高兴兴的拉着姚无双往车子走去。

温暖一路嘘寒问暖生怕姚无双没有照顾好自己。喋喋不休的说了许久。

“这次回来不出意外的话要过年之后在走”姚无双笑着打断温暖的喋喋不休。

“真的?”温暖听了立马两眼放光,但心中却还是半信半疑。

姚无双无奈点头,“没有意外不会提前行程”。

“是真的就好”温暖高兴的拍着姚无双的手,嘴里说着:“好不容易啊”。

可不是好不容易,孩子越大越疏离,一年到头也不会几次,回来待上几天就走了,姚无双这次一待就要待两个月,可不是好不容易么?

姚无双笑着拍着温暖的手,偶尔触及姚风华姚如陌的眼神时也会回以一笑。

温暖又扯着姚无双说了许久的话,快到姚宅时才想起,车上还有个陌生人……

“你是双双的朋友?”温暖看着楚墨笙问道。

“伯母你好,我叫楚墨笙,无双在y国的朋友”楚墨笙礼貌的点头,一副优雅沉稳的气派,瞬间就博得了温暖的喜欢。

“这样啊?你说你是过来办事的,那你打算在这边待多久呢?”温暖说着,眼睛却在不停打量楚墨笙,见他一表人才,内敛沉稳,不怒而威。就单单安静坐着就让人忽视不了。

温暖第一感觉便是楚墨笙不简单,第二感觉便是自豪,那么优秀的女儿也只有这种人才能当她的朋友。

“大约也要过年之后,这次回来是找母亲幼时生活之地”楚墨笙嘴角始终挂着笑,在说到母亲时,脸庞比平时要柔和许多。

“你母亲是京都人?”温暖有些不解,京都有名望的世家她都差不多都知道,楚墨笙这一身气质说他不是世家公子她是不会信的,但是,她从来没听过楚墨笙这么一个人啊。

楚墨笙似乎猜到了温暖所想的,道:“母亲的故乡是京都,但我从小在y国长大”。

温暖明悟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母亲叫什么呢?想必定然不凡吧?”能养出这么出色的儿子,她也很好奇是谁。

楚墨笙顿了顿,没有说话,温暖也看出了他犹豫,也不勉强,“不方便的话就别说了”。

楚墨笙摇摇头。道:“我的母亲叫楚辞”。

“楚辞?!”温暖满脸不可置信,莫不是那个楚家那个楚辞?

温暖还未多想,楚墨笙便回答了她的疑问。“恩,楚家楚辞”

温暖看着楚墨笙只感觉心中震惊。

“怎么了妈?”姚无双有些不明温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温暖摇摇头说了句没事,但看着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姚无双便不解的看向楚墨笙,楚墨笙只是一笑,心中估摸这温暖可能是被吓到了,毕竟,全世界都以为无后的楚家突然冒出一个后人,是谁都要震惊。

楚墨笙不讲,姚无双自然也不好问,但是温暖这一情绪,自然也是带动了车内的气氛,一路非常安静,不过这种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到了姚宅之后便如雨过天晴一般。

快到主屋时,姚无双远远的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姚立天,一下车便快步走到姚立天面。

“爷爷你怎么在外面等呢,虽然没下雪但是也冷啊!”姚无双摸着姚立天冰凉的手便知道姚立天早在门外等了许久。

姚立天呵呵笑了,“没事,这点寒我还受的住,倒是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了”话语间满是无所谓。

“受的住也不能故意来受啊!”姚无双嗔怪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