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此处山谷芳草鲜美,气候宜人,仿似世外桃源一般,适宜植物动物生长。 ..COM但谁又能够想到这处人间仙境的山谷,竟是江湖上甚为神秘以至于人言之中邪魔之教——五毒教之所在。

毒蝎门门主蝎君谢人王、毒蛇门门主蛇姬佘沁瑶、蜘蛛门门主蛛王朱九龄、蜈蚣门门主蜈神吴不忧、蟾蜍门门主蜍圣楚震天五毒教五毒门五位门主在前引路,

逍遥、华如嫣、无名老道、花生四人随后入谷,进的五毒教教内。

洞府内,别有一番气派与神秘。

逍遥、华如嫣、无名老道、花生四人被引入一房间,五位门主在旁,安排逍遥四人入座,蛇姬佘沁瑶开口说道:“四位一路辛苦前来,圣姑吩咐,请四位用过宴席,略作歇息,圣姑自会前来相见。”

花生想到堂堂圣姑吩咐的宴席终于有好吃的了,笑嘻嘻说道:“这还差不多……”却听华如嫣对着花生说道:“你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的宴席你也敢吃吗?”花生看着华如嫣严肃的脸,心中方才记起这里是“毒窝窝”,到处都是毒,心中不禁一怔。

不出片刻,桌上已摆满美食美酒,只是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四人更无人动筷。

“诸位请用‘五毒宴’,这可是奉圣姑之命,以我五毒教最高礼遇招待四位——这五壶酒,分别是由蛇、蝎、蜈蚣、蟾蜍、蜘蛛泡制而成,这些菜肴也都是以五毒做成,美酒佳肴。还请享用。”蛇姬佘沁瑶与逍遥、花生、华如嫣、无名老道之前已相识,另外四位门主冷笑不语,眼神之中充满敌意与不屑,不知这“五毒宴”是不是这些人有意刁难。

毒蛇羹、油炸蜈蚣、爆炒蝎子、清蒸蟾蜍……所有菜肴,皆是以蛇、蝎、蜈蚣、蟾蜍、蜘蛛做成,甚至都没有配菜,单看已让人触目惊心,哪还下得了筷子?

“这难道是五毒阵的第四阵么?”花生小声抱怨道:“这顿饭,可不比之前的漫山遍野的毒物、沼泽地困住、这五个奇形怪状的什么门主的五毒阵有多轻松……吃个饭都像闯关赴死似的!”

“哈哈哈哈……”毒蝎门门主谢人王冷嘲热讽道:“筷子动都不动一下,这是不给圣姑面子、不给我五毒神教面子么?” ,“还说是圣姑的朋友,现在圣姑请你们吃着美味佳肴,却一筷子都不动,这算哪门子的朋友?”蜘蛛门门主蛛王朱九龄、蜈蚣门门主蜈神吴不忧、蟾蜍门门主蜍圣楚震天也面露难色,形势一下子变得有些危急。

“喂……你们这又算哪门子招待朋友的宴席?”花生终究按捺不住。

“如此美味佳肴,真是人间少有!”说话间,五位门主竟先自顾斟满一杯就,碰杯而饮,接着每位门主又动筷子尝了一道菜,蜈蚣门门主吴不忧笑道:“我们吃的喝的,你们怎么就吃不得喝不得呢?”

“莫不是真的看不起我们五毒神教,看不起圣姑,不给我五毒教、不给圣姑面子么?”毒蝎门门主谢人王脾气暴躁,脸色越发难看。“莫不是不给我们五位门主面子么?”一时间剑拔弩张,形势危急。“若不动筷子,就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人,那就不把我们当人,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蛇姬佘沁瑶媚笑道,“大哥,莫要动气么,他们没见识,不知趣罢了,反正饿肚子的是他们,爱吃不爱呢。”

五毒教几位门主有意刁难,若不动筷子,恐难让这几位门主心服,更不要说见圣姑了。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自然明白这其中缘由。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但见一芊芊玉手伸出,拿起筷子,乃是华如嫣。

华如嫣心中暗暗想着,“不知这酒菜之中是不是真的有毒,还是他们虚张声势作弄我们……但此行是因寻我爹爹下落而来,逍遥、花生,乃至无名老道都是受我所累来到这毒窝,理当由我来。”

逍遥开口道:“谢谢华姑娘。”伸手就势就“接过”华如嫣手中的筷子,像是华如嫣拿起筷子递给逍遥一样。华如嫣见到逍遥这般帮自己,一时间竟有些呆呆的望着逍遥,心中一股暖流,动容道:“逍遥哥哥,大可不必这样。这一路来你已经为了我做了许多事情了。”华如嫣却是第一次称呼逍遥为逍遥哥哥。

“我已还俗,自然能够吃得肉食,饮得美酒了……华姑娘,不碍事的。”逍遥只是淡淡一笑,“只是想不到,这第一次吃的肉食、饮的美酒,竟是这么特别。”

“逍遥哥哥,以后就叫我如嫣吧,不要再叫华姑娘了……”华如嫣说道。

逍遥动筷,夹着一整条蜈蚣,心中想道,“反正我中了盅毒,不怕中毒……”当下便吞进整条蜈蚣,但想到蜈蚣此前也是生命,逍遥心善,咬都不咬,硬咽进了肚子,顿时觉得有些恶心,端起酒杯,喝下一杯酒压一压——直看得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一阵不是滋味:他未还俗前是最为虔诚严于律己的僧人,现在虽说还俗,一下子就让他做出这些事情来,想来他的心中是极其难受的吧。

五毒教五位门主心中暗暗称奇:这个少年其貌不扬,但行事但却也大胆不羁,与那世间多少人相比高出多少……“好,好,好样的……”毒蝎门门主蝎君谢人王叫好道。

“这酒肉,是什么味道呢?”逍遥心中不禁问着自己,“为什么世间那么多人都离不了酒肉呢?”

而后,逍遥有吞下一整只蝎子, 喝下蛇羹,饮了几杯酒,却都只是硬咽下肚,未曾去咬,是故让逍遥说说那些食物的味道怎样,逍遥倒也说不出。

“师傅,感觉怎么样,你没事吧?”花生关切的问道。

逍遥淡淡一笑,摇摇头,缓缓说道:“我没事……”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无名老道笑道:“老道真是惭愧之极,正是越老越胆小!却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了!”当下端起一酒壶,径直就往自己口中灌下,也不管那酒是不是真的有毒。无名老道心中暗暗想道:“不能被这些人小看了……即便酒中有毒,老道的内力也可压制!”

酒入肝肠,福兮祸兮,酣畅淋漓,不知生死,这一生的江湖梦,不就一杯酒么?醒又何?醉又何?生又何?死又何?

逍遥对着花生、华如嫣摇摇头,示意二人不可冒险。“前辈,小孩子敬您一杯!”逍遥端起酒杯,向着无名老道说道。逍遥虽不知道无名老道底细,但这一路而来,可知无名老道武功高深莫测,江湖经验、临场应变可称江湖老前辈,令人佩服,很多时候都是无名老道在指引前路、应变危机。

“好!”无名老道应道,心中暗暗说道:“这个年轻人,总会让人感到惊喜。”

片刻之后,逍遥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让我们去见圣姑了么?”

“这是自然……”却见一俏丽女子已然站在一旁,女子生的美丽动人,脸庞眼角间颇有些异域形容,身着华服,光彩照人,这——不就是遇见的华衣少女,不就是苏苏么?

“拜见圣姑!”五位门主躬身行礼。

“你们先出去吧……”苏苏冷定的双眼看着入座的四人。

“是。”五位门主退身而去,此间房内就只剩下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和苏苏了。

一百一十二、宴席·圣姑(下)

相互对视,竟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进来吧……”苏苏缓缓开口。只听到银饰撞击发出清脆银铃般声响,一个少女进来,不是别人,正是蓝染。

“你……”花生见得蓝染出现,叫道:“你害的我们好惨!”

蓝染天真无邪的面容显现天真烂漫的笑容,“哈哈哈哈……那只怪你们太笨,只怪你心地不纯!”

“果不其然,你是五毒教的人。”华如嫣有些失望的对蓝染说着,虽然此前逍遥曾对华如嫣说过,他猜测蓝染就是五毒教的人,这并没有多难猜,但是想到当日蓝染真诚的对待华如嫣的种种,华如嫣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华姐姐,我不是五毒教的人,我和圣姑姐姐可是好朋友。”蓝染说着,依旧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这件事我自会跟你们说,不关蓝染什么事,是我让蓝染那么做的,你们以后也不要再找蓝染什么事。”苏苏冷冷的说道。

眼前这个“苏苏”没有带着面纱,脸庞和许久之前逍遥揭下面纱看到的面庞一模一样,可逍遥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这个“苏苏”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

“那么……华前辈现在何处?我们此番历尽千辛万苦,就是来寻找华羽华前辈的!”逍遥开口问道。

“华羽华大夫随我来到五毒教,替我父亲瞧过病后,他就离开了。”苏苏淡淡的说道。

“什么?走了?”华如嫣、花生、逍遥、乃至无名老道都惊讶道。

“是的,走了。”苏苏淡然的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华如嫣心中知道苏苏这是在说谎,且是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话,“那跪下来求我爹爹前来苗疆,之后又遇你五毒教五门主合力围攻,我就是那是中了你的毒昏迷不醒,待到醒来,你就派人一路追杀我,把我赶出苗疆去,那时我就知道你五毒教肯定因为某事教内大乱,我爹爹进的这是非之地,自是凶险异常,你却说我爹爹就那么离开了,你让我怎么信你?”

“之前我五毒教的确教内发生大事,我的父亲突然中毒,损伤大半功力,仗着我五毒教圣物方才自保,大祭司闭关修炼不出,教内人人都欲争夺教主之位,我便与五门主相抗争,父亲以内力压制毒性,命我去寻解毒之人,我便逃出去寻找华前辈,随后带着华前辈回来,五毒教五位门主合力围攻,眼看不敌形势危急之时,忽然大祭司提前出关,震慑五位门主,化解危机,安抚教众,以内力替我父亲逼毒,辅以华大夫药剂之力,不出数日,我的父亲已然痊愈,所以,华大夫就独自离开了,说是既然来到苗疆,还要去寻些极为难寻药材药引……”苏苏讲那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讲得平平淡淡。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这才是这一两日的事情。”苏苏淡然说道:“华大夫的确已经离开了。我之所以命人一路追杀你,想必你也发现了,实则只是驱赶你远离苗疆五毒教这片是非之地,事情紧急,不及怕也难以向你解释清楚,只能出此下策……你们走到苗之青苗寨子之时,蓝染便已传信给我,我知道你们的行踪,将计就计,就让蓝染加以给你们带路,好缓些时日,让我五毒教的事端在平静些……”

“蓝染带我进了那片沼泽地,险些把我们困死在那里……那又怎么说?”花生质问道。

“你们现在不是都还活的好好地么?”苏苏淡淡一笑,看了蓝染一眼,“蓝染妹妹有时候确实很淘气贪玩。”

苏苏的言辞颇有漏洞,并不能解释诸多疑惑谜题,五毒教内定然发生过大乱,诸事相杂,或如苏苏之言,“难以解释清楚”,华如嫣、逍遥、花生、无名老道心中却都产生了更多了疑窦。

“所以,你们也算是帮过我的人,就请你们在这里游玩两三日在离开吧……还请见谅,不能多留你们,我教内最近诸事较多,且平日里教内也不怎么有外人前来。”苏苏缓缓说道。

从五毒教圣姑苏苏出现在此间房间之时起,苏苏的注意好似一直都放在了华如嫣身上,看着逍遥的眼神也颇为冷漠。

“苏苏姑娘……”逍遥试探着缓缓说道:“你知道,‘他年之约’么?”

“这个自然知道了,我听我爹爹说过。”苏苏缓缓说道:“华羽华前辈年轻的时候,曾来苗疆之地探寻极为难寻到的药材药引,见识苗疆各类奇毒,期间结实了我的父亲,那是我的父亲还不是五毒教教主,我的父亲曾帮华前辈寻来无数珍奇草药、奇毒,甚至冒着触犯五毒教教令的危险,冒死将只有我五毒教教内才有的珍奇草药、毒物偷来交到华前辈手上,因而我父亲和华前辈相交颇深,引为知己。在华前辈离开之前,华前辈为感谢我的父亲,便许下诺言,他年若有要帮忙,他当再次踏足云南。”

“阿爹跟我说过,华前辈为了钻研医术连性命都可不要,华前辈与医术上的造诣修为可谓天下第一,而且华前辈为人更为人敬佩,医者仁心,重义轻利,阿爹以能交到像华前辈这样的朋友而自豪……”苏苏不慌不忙的回答。

“噢……我们也听华前辈说起过这些往事。”逍遥淡淡的说道,心中或许已然有了答案。

“可我怎么还是不怎么相信你说的话呢?”华如嫣开口说道。

“哼!”苏苏突然变色道:“那你还想我怎样?我堂堂五毒教圣姑,在整个苗疆之地地位何其高贵,若不是念在华前辈的面子上,就算我轰走你们,毒杀你们了,你们又能奈我若何?”

“眼下我五毒教方才平息,明朝大军又将前来侵略,此处确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苏苏缓缓说道,有些情急。

一直未曾开口的无名老道圆场道:“既是如此,我们知道了。”

“既然来到贵教,若不拜见贵教教主大祭司,恐怕是我等的罪过,贵教要怪罪的;还望圣姑禀报,若贵教教主大祭司教务繁忙,无暇见我们,那我们的心意也已尽到,我等离去之时也就心安了……这一路前来万苦千辛,甚是疲惫,还烦请让我们在贵处歇上一晚,明日就离去,这样可好?”无名老道拱手行礼,所言礼数道理皆可说得通,令苏苏无法拒绝。

“这样……来者是客,歇一晚也无妨,只是拜见教主大祭司一事,还需我去禀报……几位先用餐,歇息,我就不做赔了……”苏苏说道:“对了,你们放心饮用,这些酒菜,没有毒的。”说罢,苏苏转身离去。

蓝染对着四人做了一个鬼脸,便也跟着出去了,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人。

片刻的沉默,显示着四人心中更多的疑惑。“她……不是苏苏。”逍遥饮下一杯酒,淡淡的说道。

“什么?她不是苏苏,那她是谁?”花生惊讶道:“看她的面容,就是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个苏苏呀!”

“我知道,她很像苏苏,和苏苏长得一摸一样,可我知道,她不是苏苏。”逍遥缓缓说道,“前辈为我们争取了一夜的时间……当然,这一路走来,我们都知道前辈你是个好人,是个武功高深莫测的好人,那么,前辈,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来五毒教的真正目的呢?”

无名老道端起一杯酒来,看着此刻正看着他的逍遥、花生、华如嫣三人,邋遢的一笑,饮下了杯中之酒……

屋外,苏苏正疾步前行,蓝染跟随在后,小跑着方才追上苏苏的步伐,银饰撞击发生好听悦耳的声音,更显得蓝染的天真可爱。

“圣姑,我已按照您的吩咐办了,现在我们寨子所有人的性命……”蓝染话未说完,却见五毒教圣姑苏苏止步,一脸怒色的看着蓝染,喝道:“你休想用你的媚术迷惑我的心神,好去打探她的下落!现在你们寨子里的人的性命暂时保住了,可是你和你爹爹的性命还在我的手上!”___小/说/巴/士 www.XSBASHI.coM__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