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

按照来路往回走了半个钟头,终于到了他之前经过的一个山坡下面,山坡上植物很少,全部是石头,应该是郊区的一个采石场,更为重要的事,有一条水源从山坡下面的石洞中流出来,形成一条小溪。

将大老鼠的尸体拿出来,剥皮、开肠破肚,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唐军来说,这都是小菜一碟。

村里面的野兔不少,小时候家里很穷,他就去捡垃圾攒了很久,然后叫镇上的铁匠打了两幅小兽夹,能夹住野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熟练的剥皮,老鼠的皮质很柔软,并且很轻,唐军将皮用树枝撑开,铺在一块石头上晒水气。

做完这些,就听见叮当一声,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唐军领悟剥皮术,奖励剥皮小刀一把,”

一个激灵,“还有这好处,”打开背包一看,里面果然多了一把三十厘米左右的小弯刀,属性值:剥皮小刀,锋利无比,能切开任何动物的皮毛,极其稀有,永不磨损。

唐军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的看,“真的是好东西啊,还是永不磨损,意思就是不用担心刀会钝的吧,最后还有一排属性增加力量2点。”

将铁剑拿起来看,却没有发现这个属性,不愧为极其稀有。

当他砍开老鼠坚硬的头骨时,惊奇地发现一颗大拇指头大小的红色晶石,唐青拿起来手一滑掉地上,“嘭”的腾起一股火焰。

唐军大喜过望,心中激动道,“好东西啊,大老鼠会喷火一定就是这玩意的原因。”

本来还以为要吃生肉,没想到时来运转,找了一堆干枯的树枝生了一堆火在避风的地方,石场中没有什么危险,在地上挖了个坑,找来一些新鲜的树叶,将鼠肉包住埋进火堆下面,上面再铺上一层泥土,这样就不用担心肉香引来别的生物,又可以吃上香喷喷的熟肉。

晶石拿在手上,提示为变异动物体内的能量晶核,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

唐军也没在意,直接开始做吃的,在艰难的等待中,火堆渐渐熄灭,拨开上面的热灰和泥土,一股扑鼻的香味传出来,虽然什么作料都没有,唐军吃的差点连自己舌头都吞了下去。

随着叮的一声,“玩家唐军领悟烹饪术,”然后就发现手中的鼠肉有了名字,美味多汁的熟肉,吃饱状态各项属性加1点,对异常状态有一定的抵抗力,又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身体是恢复了,精神上累得不行,唐军吃饱了就想睡觉,以他现在经验值,是可以回归现实中的,可是从小就要靠自己精打细算的他,竟然决定要好好活下去,那就要计划。

从操作指南可以看出,这个游戏不可能有这种让你打打酱油就回去的好事情,如果你真这么做,现在可能感觉很好,但是以后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是唐军自己推测出来的,想到最先的提示,“死亡杀戮的世界,”唐军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竟然是游戏还有经验值和属性,就和现在所有的游戏一样,那一定就有等级的存在,操作指南里面只注释了简单的操作,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多少经验可以升一级,貌似怪物也不爆装备,想到这里,唐军神情激动起来,“竟然提示变异鼠皮是制作装备的良好材料,那么也就是说,有一个地方可以制作装备了!”

回想玩过的游戏,唐军嘴中吐出两个字,“城镇。”

而且一定是离他第一次出现的地方并不是很远,不然这游戏也没有必要存在了,玩游戏的人迟早要死光。

可是另一面是茂盛的树林,他可是一点都不想进去看的,在这边他还可以在废墟中靠运气生存下来,在林子里那是随时都可能死去。

最后考虑了半天,决定去边边上观察下,站起身收起老鼠皮,拿起铁剑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然后他看向手中的铁剑,手一挥在空中“呼”的转了一个圈,很自然,急忙换出属性栏一看,不由仰天大笑两声。

之前他的基础属性:力量5,智慧6,敏捷4,可是现在去变成了力量10,智慧7,敏捷6,特别是力量直接翻了一倍,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力气是以前的一倍,生命值也增加到120了。

唐军心中信心大增,在树林中削了几只自制标枪放进背包中,虽然虚空包裹可以无限放东西,但是重量确是不会减少的。

回去的路总是很快,没有像来之前畏畏缩缩,唐军感觉这一刻又回到了小时候化身猎人的状态,其实人的心理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强大自信可以让人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水平,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唐军觉得自己现在就算遇到了巨狼,他也可以大战一场不必害怕。

自动修理装备和恢复伤势仅限于第一次进入游戏的特权,指南上是如此说的。

回到最先出现的地方,唐军沿着巨狼出现的方向走进树林,一进树林中,一股寒意就扑面而来,厚厚的枯树叶踩上去擦擦作响。

一声惨叫从树林深处传来,如果唐军没有听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痛苦到了极点。

唐军本来高涨的士气,随着双腿一抖,瞬间消失不见,转身就向树林外跑去,跑了几步又猛的停住。

心中有个声音不断的在责问自己,“我还是人吗?还是个男人吗?为什么如此懦弱,我的勇气呢?难怪欧阳倩看不上你,这种行为连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唐军停住脚步,一咬牙转身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在前进了百米距离之后,断断续续的惨叫声非常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

猫下步子,紧握着铁剑,慢慢前进,因为紧张,惨叫声仿佛被扩大无数倍冲他的耳朵中。

几幢用大树干建成的简陋房屋,建在大树底下,围成一个圈,唐军的前面正好是一座小屋的后面,叽叽咕咕的声音伴随着越来越削弱的惨叫声传来。

透过房屋的缝隙,唐军终于看清惨叫声的主人,那一瞬间就感觉脑中一阵眩晕,头发在剧烈的刺激下,像被电了一样,炸了起来,根根竖起,在房屋围成的空地上,一个长相甜美,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赤身躺在地上,手脚都被绑住。

在她身边,五个瘦小、浑身肮脏,穿着兽皮的小人,皮肤像石头一样的颜色,牙齿突出,一双不成比例的大脚和长长的手指,他们手中都拿着短刀在女孩身上一块块的割肉吃。

女孩双眼生命的色彩开始慢慢消退,五个小人却越吃越开心,唐军浑身颤抖,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滚落,忍住心中想吐的冲动,一点点后退。

当他感觉远离那个地方不会再被发现之后,撑在一块石头上将吃的东西又全部吐了出去才感觉浑身好受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