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要放樱桃

呼吸渐渐粗重,已不再单纯满足于唇上的亲密,右手挪到她光滑的香肩,褪下裙的吊带,方便他的右手揉捏丰满的酥/胸。【全文字阅读】

沈暗暗一个激灵,抓住他的手制止:“别、别……在你办公室!”

君思初轻轻地咬着她下唇:“暗暗不是想在办公室做,哥哥满足你有什么不对?”

来不及拒绝,唇再次压下。

沈暗暗想哭了,叫你嘴贱,叫你没事儿去撩拨他,现在他还一副完全是你想要的语气,你自作自受。

两次致的欢爱,未用任何避孕措施,沈暗暗昏睡之前想起来,下次一定一定要跟他好好商量避孕的问题,她不想这么年轻就当妈啊,摔!

君思初替她盖好被,下了床,随即从柜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

左秋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战战兢兢的做好了负荆请罪的准备。

原因是他一个多小时以前习惯性的没打招呼进了办公室,谁知撞破了某两人的苟且之事,被思初扔得杯给砸出来,差点没被砸死。

苍天明鉴,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虽然他确实知道思初打沈暗暗主意很久了,但是沈暗暗什么时候被他吃干抹净他一点风声都没有。

当然,这都是次要的,目前重要的是被他撞见了。

君思初一身白色衬衫搭卡其色长裤,凭栏而立,冷冷的色调如同一片玄冰。

“瞧见什么了么?”

左秋炎连忙摇头:“没有。”

事实上确实没有,沈暗暗头发又多又长,整个背都挡住了,只有那小小的肩膀。不过敢说出来,除非他想死。

君思初斜眸瞟他,冷笑:“以后进去要先敲门,不回应就给我滚远点。”

“是。”左秋炎退后一步。

没有继续追问,他改口道:“有什么事?”

“媒体偷拍你和沈暗暗单独相处的照片被我拦下来了,想问问你,需不需要发出去?”左秋炎旋身,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份密封的档案袋回来,递上。

君思初接过拆开,翻看了几张,随后放了回去。

见他不说话,左秋炎接过也翻看了几张。

嗯……画面还是蛮限制级的,都不知道谁强吻谁,不过这种照片能拍出来,现在的狗仔也蛮拼的。

君思初想了想:“不用,省得刺激苏璟,自找麻烦。”

左秋炎诧异。

君思初已经转过脸:“让司南派两个人暗中保护她。”

“是。”

左秋炎应道,他听说苏璟恢复记忆,正在跟苏家人闹腾,思初定是怕夏雨涔的人对沈暗暗不利。

不过,既然他已经得到了沈暗暗,为什么还要留着夏雨涔?

左秋炎一时想不明白,但他的心思难懂也没敢多问。

沉默。

半晌,左秋炎小心的,“我没想过你的动作会这么快……不过,这么多年你不都忍过来了?”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居然饥渴的在办公室做。

君思初负手而立,望着扶栏外边茂盛的绿化散发着勃勃生机,宛若春意将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摇摇头,终于又微笑起来:“我以前倒是不知情|欲这东西也会食髓知味。”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