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啊太大了雅洁

“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侧身对着身旁的刨冰附耳叮嘱了几句,便幸灾乐祸的来到沙发处优雅的坐下,像是要关上一部即将上演的好戏。【最新章节阅读】

夜胤的母亲看到男人眼里独有的眼神,那是雄性最为原始的**,她还不傻,看得出慢慢靠近的男人要做什么,然而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她似乎有些绝望的想要一头撞墙了结生命,然而就在轻生的念头一闪而过,身后还有她奋死要保护的儿,所以,她还不能死,如果让眼前这个女人如愿以偿了,或许就不会再去折磨她的儿。

她是这样想的,所以,她没有退,为了她的儿,她愿意,什么都可以!

“呦呦呦!你们看看,就是一不要脸的****,看到你们男人眼睛都不会转了,好啦,我也算是成人之美,你们随意吧!”女人漫不经心的观察着五彩斑斓的美甲,笑的得意张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屋里渐渐飘荡起耐人寻味的淫笑声,此起彼伏。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夜胤的母亲反复低吟着这几句话,此刻显得苍白无力,整个身体被牢牢的按住,已经无法动弹,身上的衣物被撕的已经衣不遮体,白皙的肌肤此刻看上去其诱人。

突然,眼前的壮汉一把将她拽起,重重的摔倒一旁的地上,冰冷的地板冰凉刺骨,引得她不住的颤抖,看着对面的男人开始解开腰带的时候,她开始拼命的向后逃,那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可是刚刚后退几步,便依稀看到从壁柜缝隙里射出来的那两道视线,让她的心为之一颤,随后慢慢停下动作。

泪水慢慢攀上脸颊,心痛的有些窒息,喉咙里反复的想要喊出他的名字,却怎么也吐不出来,煞白的手指紧紧的扣进破碎的地板里,痛不只是来自伤口,更是不断跳跃的心脏。

她慢慢的收回视线,眼底那抹柔情渐渐抹去,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和冰冷。

“你们不就是想要我这具身体么?好呀,我可以给你们,还能好好伺候你们,不过这里不舒服了不是么?”

“嗤!”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鄙夷的笑出了声,很是同情的摇了摇头“鸡就是鸡,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本性!”

看着倒在地上一丝不挂的女人,围在一圈的男人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于是看主并没有提出异议,于是几乎是连拖带拽的将她扯进卧室里。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呐喊,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那个壁橱,还有你面那双眼睛,她微笑着看着他,似乎在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然而..

她不知道,这对于一个孩来说是多么的残忍,此刻躲在里面的男孩多想出去挡在妈妈身旁,告诉她,自己想要保护她,就像他曾经许诺过的那样。

但是,现在的他却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在漆黑的壁橱里,因为他的妈妈了解他的性格了,如果不是将他的嘴堵住,手脚困住,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他的眼神僵滞,脸色苍白,顺着嘴角溢出来的口水沾湿了布条,身体慢慢僵硬起来,连同胸口里那颗一直跳跃的心。

他紧紧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听着屋里男人的淫笑声和母亲时而传出的压抑声,心里慢慢升腾起一个念头。

死,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两个小时,或许是更久,总之,小夜胤觉得好像是晚霞映射进窗时候,那些人才衣冠楚楚的走了出来,而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此刻正在打鼾。

他们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将屋里所有的电器全部销毁,像是不想让这里的人再生活下去一样。

门,被重重的合上,又被轻轻的推开。

合上的是邪恶的毒瘤,推开的是慈爱的母爱。

夜胤的妈妈踉跄的来到儿身旁,隔着壁橱轻轻的安慰道:“我的儿真乖,听了妈妈的话!”布满鲜血的手慢慢抚摸着破旧的木板,声音有些颤抖“儿,妈妈要和你说一些话,不管你现在能不能听得懂,妈妈也要告诉你,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最好也能忘记妈妈,你今后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健康快乐的生活着,以前是妈妈错了,以为自己足够爱你就可以让你幸福,但是妈妈狭隘了,一个单亲的穷妈妈能给予你什么呢,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所以,你该回到夜家,成为那里的主人,不是为了妈妈,只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以后的生活!”

夜胤拼命的摇着头,他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妈妈的话,但是他还是听出了些什么,那就是自己可能要和妈妈分开,这是他最害怕和担忧的事!所以,他不想,也不愿!

时间和声音再一次的静止,母两人只是这样对望着,像是在诉说着彼此的不舍。

最后,夜胤的母亲慢慢起身,来到桌旁拨打了一个她最不愿意触碰的电话号码。

挂断电话的她,慢慢来到壁橱旁,依旧笑着,眼里却泛着泪花。

“好孩,不要记得妈妈的模样,只要记得妈妈永远爱你!”说完将一旁的桌布盖在壁橱之上,慢慢转身,拾起地上的玻璃碎片,轻轻的一划。

血,汩汩而出,可是她却感觉不到痛,只是感到微微的凉意。

不知过了多久,沉重的脚步声慢慢清晰了,已经阖上双眸的女人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红艳艳的血河慢慢扯开嘴角。

看到了,他还会痛么?

和自己一样!

男人的脚步在踏进客厅的一刻猛然收住,像是不敢相信般的一边摇着头一边向后退步,他想要的结局不是这样的!

“来了?”她的声音很虚弱,但却耗尽了她此刻所有的能量。

男人突然惊醒的冲了过来,一把将地上的女人拽入自己的怀里,手掌有些颤抖的抚摸着微微冰凉的脸颊,凸出的喉结不停的滑动着,可是话语却被卡在喉咙无法出声。

夜胤的母亲似乎在笑着望着他,手慢慢的将刚才的桌布扯下来,有气无力的吐出几个字。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