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污到流水的文章_边走边运动在楼梯上

仙簪奇缘最新章节。

赵嬷嬷看着方蓝心装糊涂的模样,也不管其他便冲上前去,狠命的拉着方蓝心的手,想要把那镯子取下来,方蓝心手腕被勒得很疼,她想要开口叫出来,却是忍住了。东儿在一旁看得万分真切,她想去帮忙但丝毫没有什么用处。

这时,门外有了点动静,好像是有人来了。东儿立刻跑出去,那潇洒倜傥,半笑半语的男子不是李灏又是谁,太好了,萧然也在旁边,小姐有救了!东儿立刻跑到萧然身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萧大哥,小姐.......小姐她.......求你救救.......”

等了半天见她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李灏扇着扇子干脆直接进去了。“这是哪位嬷嬷,竟有如此的胆量这样的情怀,选择了这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来刺杀大小姐,看来明天是想滚出方府了,我平日其余事情不喜欢做,就爱好看热闹。你说是不是,萧然-----”

赵嬷嬷愣住了,手停住不动——

萧然很是配合的点点头“公子这诚然是个不大好的爱好”。

看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东儿觉得有些好笑,但看到方蓝心还被那可恶的赵嬷嬷擒着的手腕,又笑不出口了。

嬷嬷是个明眼人,看出这是在府上闹的沸沸扬扬的泼辣的二小姐痴迷的李公子,又看着旁边腰间配着刀冷着一张像要杀人的脸的萧然,想着还是识相些,立刻陪着笑意后退了几步“李公子,老奴唐突了,老奴今晚还有其他事,先走了。”赵嬷嬷立即想要离开,李灏笑着朝着萧然使了个眼色,萧然便紧跟着出了门,东儿明白这是要让萧然给那赵嬷嬷点眼色看看,这么好看的场面自己怎么能错过呢?一定要看到那个赵嬷嬷认罪的模样!她跟着出了门。

李灏扯着扇子来到方蓝心身边,看到她的手红红的一片,显然是肿了,这婆子真是狠毒!方蓝心推开李灏的手“李公子,我没事,不用担心!”

“都疼成这特别特别污到流水的文章_边走边运动在楼梯上样了,为什么还是忍着,女人有时候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可爱!你这千年大忍术究竟是从哪学来的!”李灏看着她的手心中有些疼,竟是为了这个镯子,上次不是还很随意的想要送给我吗?今日竟想要以命相护,这个女人倒是怎么想的!

这时门外响起坑坑洼洼的脚踩着泥泞中的声音,袁大夫背着一个药箱进来了。他看到方蓝心的手立即皱眉,恼怒地盯着李灏“我说李公子,老朽上次离开时还再三嘱咐过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才几天她这手就肿成这般模样了!”袁大夫边说边从药箱里掏出一些布条和药膏,先是替方蓝心抹了一层药,然后又替她包扎好。

李灏笑着看着“袁大夫,你这就冤枉小生了,都是这府中的婆子乘着我不在竟然敢欺负我的内人,我已经命人去好好处罚她了。还好内人心胸大,不怪罪于我,哈哈!”

李灏这一口一句内人说得很是自然好像原本这就是事实,方蓝心也不好反驳,任他叫着。过了一会她轻声开口:“袁大夫,其实这次请你来是问你一件事-----”

袁大夫点头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方蓝心想了一会红唇轻开“袁大夫,我最近常常会看到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很莫名其妙的东西。”

她微微低着头,不知道这件事说出来是对是错,但自己近日确实因为这心神不宁,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该解决的也终究是要解决的。

袁大夫从药箱中拿出一棵药草放在鼻尖闻了闻,“那敢问小姐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一个人,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看到过她,我觉得这会不会是真的有鬼魂作怪!”袁大夫盯着手中的药草静静看着,“其实这鬼魂之说只是一些人的片面之词,但老朽很多年前在一本古书上倒是看到过类似的症状记载,书上将这种症状描述为一种脑部的疾病,很有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

李灏站起身,走到方蓝心的身边,眉间闪过淡淡的担忧“那袁大夫,这.......不会是真的.......”

“李公子不用担心,刚刚老朽说的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因为患上这种脑部疾病的少之又少,大多都是一种家族病,人会看到一些虚幻的景象还有一种可能,比如某些药物的作用,有些植物会使人产生幻觉,我觉得会不会是小姐住的地方在某个角落放了些其余的东西。”袁大夫说完便下意识的看看了方蓝心竹屋中的物品极其布置,当看到窗户边一排各色花盆时,目光停了许久。

李灏和方蓝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难道是这些花有问题?方蓝心有些迟疑地开口:“袁大夫,这些花.特别特别污到流水的文章_边走边运动在楼梯上.......”

袁大夫移开视线,“小姐很喜欢花吗?可是花一两种还好,若是过多了也许花香混合之下会产生一些其他的作用。”李灏听完立即朝着门外招了招手,几个小厮应声进了屋。“你们把窗台上的花盆都搬走!”

“可是......”这时方蓝心却阻止了“可是这些花是她.......是母亲特意让人送过来的,如果被她知道我们把花搬走了,她可能会不开心的。”

李灏听了这句话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就这么怕那个荣氏吗!如此的忍耐,如此的将就,说不定荣氏送来这些花的本意就是制造一些幻想,让她迷了心智,即便如此她还能忍!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不应该介入到这件事中,在深闺宅院中要改变自己的处境永远只能靠自己,如果总是抱着这样事事忍耐的心态迟早有一天会丢失了性命。这是自己帮她最后一次了,李灏朝着小厮们开口“先搬下去吧。”

等窗台的花全都搬完了,袁大夫也已经背上了药箱,他微微拱手,做了个告辞的姿势就出了门外。此刻萧然和东儿也回来了,东儿看着远去的袁大夫立刻关心地问:“小姐,怎么样,找到问题了吗?”

方蓝心朝着窗台看了一眼,“好像是因为花的问题”东儿听了长长舒了一口气,又有些气愤地说:“我也说呢夫人什么时候那么好心过,还给小姐送花!”李灏看着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开口:“方小姐,那我们也走了,回去补觉,哈哈!”

仙簪奇缘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